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 第283章 卜卦推算全文阅读

第283章 卜卦推算

热门推荐:

第283章 卜卦推算

七日后。

云来峰洞府,炼丹室内。

炉盖开启,霞光腾升,三颗乌霞闪烁的灵丹飘出,飞落到陆长安的手中。

“三阶灵丹,乌龙丹。”

陆长安观看灵丹品质,皆是七道纹,色泽晶莹,颗粒饱满。

乌龙丹,可解世间大部分剧毒,是离火上人最擅长炼制的三阶丹药。

“过往百年求之不得,今日三阶炼丹师,唾手可得。”

陆长安朗然轻笑,心情舒畅。

此世,他曾尝试兼修炼丹,可惜天赋差,上百年都只是二阶下品,没有晋升二阶中品。

前面几十年,他几乎放弃了炼丹一道,只是炼些日常所需的丹药。

此刻,成为三阶丹师,算是完成了他的夙愿。

相比之下,卜卦和炼器,对陆长安的帮助更大。

卜卦,预测凶吉,有利于稳健经营。

炼器,是离火上人前世造诣最高的修仙百艺,成为三阶上品炼器师。

如今,这些都属于陆长安了。

往后炼器,他自己的本命法宝,不必假手于人。

同时,炼器对傀儡打造有帮助。

傀儡的武器,防具,可以自己炼器,达到真正的法宝级,而不是阉割版,光有材料强度和特性。

“此前在七国盟的投入,实在太值了!”

陆长安收起丹药,此时心情仍有些激荡。

九印碑化轮回一世的能力,不同于单纯获得一个元婴老怪的毕生记忆。

若是后者,每样技能还得从头开始学习,最多是经验丰富,少走些弯路。

如同陆长安穿越前的地球,互联网海量知识开放。

但要将任何一个领域,学到顶尖,耗尽普通人一生的精力,未必能做到。

离火上人位于九印碑的第四个位置,在陆长安第三世的后面。

相比前世轮回,用第四世轮回形容,其实更好理解。

前几日,陆长安总结第四世的经历,发现离火上人前面几百年,实在太顺了!

天灵根资质,从炼气到结丹,畅通无阻,几乎没有瓶颈。

缺乏坎坷和磨砺。

这导致他晋升元婴后,潜力后劲不足。

当然,这可能不是最主要原因。

大青东域的天地环境,也是重要影响因素。

晋升元婴后,离火上人紧守基本盘,缺乏开拓进取。

跟梁国离火宫绑定在一起,限制了他的未来之路。

这个道理,离火上人肯定明白。

但他自少年时代,就从离火宫成长,大几百年的心血和情感,弟子门徒,道侣子嗣,都与此地息息相关。

不去外面开拓。

一来,有风险,难以走出自己的舒适圈。

二来,他一走,离火宫必然没落,甚至可能灭亡。

……

“还好,我此世不娶妻生子,不与任何修仙势力完全绑定,没有那么多顾虑。”

陆长安发现,离火上人所缺少的,正好是自己具备的优势。

不过,离火上人的顶级资质,修炼速度,也是陆长安所欠缺的。

在修仙界,没有那么多十全十美。

强如元婴真君,也有自身的限制,在某些方面可能不如普通修士。

站在第四世的巨人肩膀上,陆长安对未来的修仙之路,有着更明确的规划:

元婴之前,在大青东域还能混一混。

元婴之后,若要图谋更高层次,须得去更广阔的舞台。

尤其对陆长安这种散修出身的修士,更是要如此。

四阶灵脉,天地运数,都限制了这片修炼地界,让修士突破上限变得很难。

在第四世的记忆中,陆长安对天珩大陆的地界,也有了更明确的认知。

前世所在的大坤,名为坤州。

此时所在的大青,名为青州。

类似的传闻,陆长安前世也听闻过。

坤州、青州这两片地界,属于天珩大陆的中等州界。

这样的地界,本土不可能诞生化神期,因为根本没有五阶灵脉。

能诞生元婴后期,都是大气运之人。

第四世掌握的天衍大陆地图,比较笼统,不够细致,上面只标注了一些传承悠久的大州位置。

传说中的中州,位于天珩大陆的中心腹地。

大晋仙朝所在的封华洲,位于大陆东部中心。

青州也位于天珩东部,跟封华州相隔了两个大州地界。

在地图上看,似乎距离比较近,实则路途无比遥远。

前世大坤的位置,没有标注。

但陆长安相信,等自己未来晋升元婴,找到前世的位置应该不难。

第四世的记忆中,还有很多对陆长安有用的信息。

譬如风元国。

陆长安得知,离火上人在金阳北迁战争前,将自己的部分血脉子嗣,送到了风元国。

为何选择风元国?

在离火上人的认知里,风元国环境恶劣,虽然不太适合修行发展,但在魔道入侵的当口,却是一处可保命的地方。

风元国不仅有天堑阻拦,而且本土很贫瘠,魔道六宗多半看不上。

将一部分子嗣,留在那边,可确保血脉延续。

当然,离火上人还有些优秀的子嗣门徒,跟着离火宫迁移到七国盟。

七国盟,比卫道盟几国更繁荣,发展前景更大。

无论是进取,还是保命,离火上人都做了相应安排。

此外,离火上人还布置了隐藏物资,为后人准备。

陆长安没有贪图的想法。

毕竟,他等同于经历了离火上人的一生。

虽然在九印碑作用下,不影响本心,只是多了一世的经历感悟,但多少有些爱屋及乌。

九印碑若是没有这等能力,经历几世轮回,陆长安早就人格分裂了,哪能维持初心不变。

“若是魔道六宗威胁到梁国,风元国可作为好蛰伏的地方。”

陆长安打算将后路,也安排到风元国。

毕竟,第四世的元婴老怪,都将血脉后人送到那里保命。

至于风元国环境恶劣,资源贫瘠,陆长安倒是不在乎。

这些年,他已经攒积了丰厚的身家,足够支撑好多年的修行所需。

……

两日后,陆长安正在尝试炼器的技艺。

忽然,他念头一动,取出储物袋中的长老令牌。

令牌流转白色微光,传来一道讯息。

“天枫真人,重伤归来?”

陆长安沉吟,停下手头的事。

在魔道入侵战争中,张铁山为金云谷立下很大功劳。

十几年来,斩杀魔道两位真丹初期,灭杀假丹真人六七人,击杀的妖兽也有同等数量。

这还不算战争中,抵挡或击退的魔道真人。

相对一些传记,并未越级杀敌,杀的最多是同阶,听起来没有什么了不得。

但是,魔道的同阶修士,整体比卫道盟要强上一筹。

因而,能在魔道入侵战场,击杀同阶结丹真人,算是很难得的战绩。

张铁山立下的功劳越大,金云谷的压力越小,每年派往前线的修士新血,数量可以相对少些。

卫道盟这种规定,是为了提高各大势力中高阶修士杀敌的积极性。

此外,立下的战功,在卫道盟可以兑换不少稀缺资源。

半个时辰后。

一队受伤的金云谷修士,返回山门。

张铁山是其中的领队。

宗主殿内。

陆长安第一时间见到了受伤的张铁山。

张铁山脸色苍白,气息虚弱,一条腿折断,由灵性藤条固定滋养。

“陆长老,天枫长老伤势如何?”

金云宗主在一旁照看,面露关切。

张铁山虽然是结丹初期,但其斗法实力,堪比结丹中期的修士。

“伤势有些重,需要及时调养,否则可能损伤道基。”

陆长安把脉后,心中异样。

倒不是张铁山的伤势。

伤势确实重,身上骨骼断了十几根,脏腑受损严重,留下不少暗伤,影响到丹田。

陆长安的异样,来自张铁山体内,一种隐晦奇特的法宝气息。

如果是过往,陆长安看不出问题。

但他如今是元婴老怪的眼界认知,又是贴身把脉,看出了端倪。

作为三阶上品炼器师,陆长安感觉那股法宝气息很独特,蕴含某种灵性,超乎寻常法宝。

便是陆长安的钉头箭,甚至离火上人的极品法宝,都比不上。

“莫非是彷制灵宝,或者灵宝碎片?”

陆长安如今的认知,有所推测。

如果是真正的灵宝,刻意收敛,陆长安此刻的感官状态,难以察觉。

“陆长老,能否尽快治好张某的伤,不留下后遗症。除了宗门贡献,事后另有酬谢。”

张铁山声音沙哑,拱手一礼。

陆长安医术不错,善于温养。

金云谷曾提议,为战场回来的高层疗伤,就给陆长安一定数量的宗门贡献。

只有那些伤势很重的高层,陆长安才会出手,并且不会消耗寿元。

陆长安用得到的贡献,兑换所需资源,或者发布宗门任务,让金云谷的修士给自己跑腿。

“至少三个月时间。每过七日,陆某去张长老府上治疗一次。此外,还需如下药材……”

陆长安沉吟片刻,给出治疗方案。

其实,他可以用一半不到时间治好。

三个月时间,对于三阶名医来说,算是合理范围。

“那就劳烦陆长老了。事成后,张某免费为陆真人的法宝精炼一次。”

张铁山脸上露出笑意。

当年,为陆长安炼制钉头箭,他本人倒是尽全力了,但是灵宝残片没尽全力。

这些年过去,张铁山炼器技艺有所长进,再精炼一次,可以将钉头箭提升为上品法宝。

“不必了,陆某驾驭中品法宝,有些吃力。法宝精炼之事,留待将来再说。”

陆长安笑着拒绝。

“如果张道友过意不去,届时以三阶材料补偿即可。”

“那就依陆道友的意见。”

张铁山颔首答应,心里却有些奇怪。

以陆长安的秉性,巴不得将本命法宝提升到极致,增加护道手段。

……

双方达成约定。

陆长安当天去张铁山的洞府,为其疗伤一次。

等治疗结束,陆长安将得到一笔丰厚的宗门贡献,以及张铁山提供的三阶宝材答谢。

陆长安离开后,张铁山面色踌躇。

“器灵前辈,陆长安为我疗伤,会不会看出您的存在。”

“放心吧,如果他是燕东来转世,与你这么熟,多年的近距离接触,早就看出了。”

器灵老气横秋,却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

“经本器灵观察分析,此人行事风格,与燕东来大相径庭。如果只是普通修炼长青功的天才,没有这等感知和眼界。”

“如此便好。让他看出我的修为进展,以及准三阶的炼体,倒也无妨。”

张铁山放下心,不再纠结。

这次找陆长安疗伤,因为伤得确实重,担心影响根基。

他的修为在结丹初期过半,正是立战功,争夺珍贵资源的阶段。

只要晋升结丹中期,张铁山在战场上,自保能力大增,元婴不出,难有修士威胁其性命。

由于在战场上表现亮眼,张铁山近些年被兽王谷的高阶修士针对。

这次受伤,他被一只三阶后期的飞禽盯上,速度远不如,差点丢了性命。

还好大长老及时出手,将他搭救。

否则,他必须在战场暴露灵宝残片,才可能保命。

云来峰洞府。

“张铁山机缘果然不小,这般修炼进度,至少结成了上游真丹,对于下品灵根来说,数百年难见。”

得益于元婴真君眼界,这次治疗,陆长安看出张铁山不少底细。

陆长安推测,张铁山二十年内,有望晋升结丹中期。

下品灵根,在炼气、筑基,确实很拖后腿。

在筑基初期之前。

张铁山的修炼速度,明显不如赵思瑶,筑基后期开始反超。

但到了结丹层次,灵根的影响比重有所下降,成丹品质也是重要的因素。

成丹品质太差,譬如傅雪梅,即使是地灵根,在结丹期也将变得平庸。

张铁山比陆长安早十八年左右结成真丹,也没有长青功的岁月限制。

有机缘在身,斗法强大,他在结丹期可能比炼气,筑基时走的更顺。

……

一晃眼,三年时间过去。

养好伤的张铁山,两年前又去了前线战场。

反倒是赵氏师徒,一起回到金云谷。

这一日,年满195岁的陆长安,完成了例行修炼和蕴养。

三年时间,九印碑第四世的紫袍道人虚影,点亮了少部分区域。

陆长安推测,总共二十年,可点亮第四世的元婴真君。

在没有蕴养成四阶宝符前,这将是陆长安的最强底牌。

“陆叔!我们又来了。”

正午过后,云来峰外传来赵檀儿清脆悦耳的声音。

“进来吧。”

陆长安唇角微微泛起,起身走出洞府。

洞府外,有一口人工水池。

陆长安、赵思瑶、赵檀儿三位真人,坐在水池边的凉亭里。

战争期间,赵氏师徒难得同时在金云谷山门。

赵檀儿知道陆长安下午经常有空,近两个月时而过来串门。

在云来峰山顶,三人时而品茶,下棋,对酒高歌。

运气好的时候,陆长安还能听到赵思瑶弹琴,赵檀儿翩翩起舞,两位女真人歌舞配乐。

假丹修士,享三百多年寿元,赵思瑶闲暇时有了爱好,喜欢弹七弦琴。

几十年来,赵思瑶的琴技登堂入室,琴音越发空灵,幽静。

每次听赵思瑶的琴音,陆长安隐隐感受到她的心声。

没有太多的喜悦,也没有多少遗憾忧伤。

每次在陆长安面前弹奏,空幽的琴音中,时而泛起一丝灵动轻快,亦或是一种高山流水的平澹温馨。

陆长安喜欢这样的闲情逸致。

赵思瑶的端庄得体,默契知己,赵檀儿的俏皮轻灵,偶尔胡闹。

与赵氏师徒相处,陆长安无忧无虑,某些时候,有种一家三口的感觉。

二人的眼神碰触,或许有会心一笑,但没有真正男女之间的暧昧。

无须打破那层界限,陆长安与赵思瑶相处,自然而然的舒心,默契。

即使赵思瑶,已经是三十四、五岁的模样,不复当年的红颜。

她不必如当年的慕秀芸,伤感痛心,最终苍颜不敢面对青春不老的那个男人。

不踏出那一步,就是最完美的关系。

陆长安前世妻妾成群,明白人生若只如初见的道理。

倘若他和赵思瑶打破那层界限,或许没有现有关系的融洽,愉快。

“陆叔,你有没有认真听?”

赵檀儿皱着琼鼻,轻轻磕了一下茶盏。

“这是檀儿在战场击败一位真丹魔修的心得,你没有同阶斗法的经验,须得认真领会。”

“已经听过几遍,你陆叔悟的差不多了。”

陆长安和赵思瑶相视而笑。

经过这些年的历练,赵檀儿在战场上受过伤,杀过敌,其斗法能力已是不俗。

或许是那颗赤子之心,赵檀儿悟性不错,成长速度很快。

至于她说的击败真丹魔修。

当时是对方轻敌,被她使计,配合准三阶的傀儡,打得重伤而逃。

“檀儿,等什么时候你能正面击败陆叔,才有指教他的资格。”

赵思瑶对陆长安有更多了解,知道他真正实力,绝非表面那么简单。

“嗨!累死檀儿,也打不动那乌龟壳子。”

闻言,赵檀儿面色一垮。

每当她信心十足,神通秘术有所提升,找陆长安切磋,都奈何不了后者。

持久下去,她必然招架不住。

经过赵檀儿的宣传,龟真人的名号,在金云谷得到认证。

陆长从未拒绝切磋,是为了磨砺她。

“长安,最近听闻你被黑市悬赏通缉。”

赵思瑶关切的问道。

陆长安无所谓的道:“雷声大雨点小,只要我不轻易离开金云谷,陈国谢氏能奈我何。”

原来,陈国谢氏当年在本国的通缉悬赏没效果,便加大力度,在各国修仙界黑市通缉。

赵思瑶注意力被战场牵扯,属于消息延迟。

“陆叔叔,听说二青叔叔快不行了,寿元将近大限。檀儿想去看望一下他老人家。”

赵檀儿提议道。

“李聪仁的书信中提过,李二青不许后人竞争二阶延寿丹,避免耗费财力,树立敌人。”

陆长安叹了口气。

重返梁国的二十多年,他很少外出,只去了翡月湖两次。

反倒是白发苍苍的李二青,来金云谷拜访过他几次。

这几年,李二青身体更差了,没有再来过。

念及此处,陆长安掐指推算起来。

“陆叔,你会卜卦之术?”

赵檀儿秀目转动,似有兴趣。

几息后。

陆长安推算完毕,沉声道:

“李二青,大概还有一年寿元,如今卧病在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