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从斗罗开始当大主教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杀人诛心全文阅读

第一百四十八章 杀人诛心

热门推荐:

唐三很清楚,龙须针的缺点就在于它属于是一种‘软攻’暗器,不像诸葛神弩那样硬穿,而实际上,即便是诸葛神弩也不可能说一箭精准的爆掉魂王强者的头,因为有护体罡气的存在,这种硬穿伤害会被减弱不少。

因此,暗器只能说是各有千秋,即便是最强的暗器实际上也没有达到逆天的程度,前世的内家高手也不乏化解暗器的强者,不然他的唐门早就一统武林了,又怎么可能没落到隐居山林。

而舞柔手上的枪械,似乎既不会被护体罡气阻挡,同时还能打出直接击穿骨头的伤害,这是极其恐怖的。

因为这意味着龙须针在这里大概率不值什么钱。

见唐三面色凝重,舞柔便道:“这些金粒我想每一粒可以卖一百金魂币左右,如果你不想要呢,我可以将这些折成现金给你,先前桌子上的大概有三百粒左右,加上我额外奖励你的两千粒,也就是二十三万金魂币,你想想,你要怎么结算?”

听到这个数字,唐三也明白了,对方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二十三万金魂币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了,这笔巨款以他目前每个月20金魂币的补贴来看,差不多相当于好几百年的工资了。

见唐三有些犹豫不决,舞柔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可要想好了,这金粒的实际价值或许都不到一百金魂币,如果你了解我们九州商会就不可能在此事上还有犹豫,我这已经看在你讲解的份上多给你一些了。”

闻言,唐三只得叹了口气,随后道:“好吧,我想留下两千粒,剩下的都帮我换成金魂币吧。”

“明智。”舞柔从唐三手中接过三百枚金粒,随后转身,从自己的柜子中取出了三张卡,递给了唐三:“这是我们九州商会发行的储蓄卡,每一张里面有一万金魂币,你可以随时在下面不久前新开的九州银行将其提取出来,当然,也可以在商会内买东西。”

唐三点了点头,他倒是不担心对方会骗自己,于是放心的告辞离去了。

唐三和小舞刚走,办公室内的一处暗墙忽然打开,冷汐月和阿银从中走了出来。

“柔姐,怎么样?我没骗你吧?”

见到冷汐月,舞柔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嗯,谢谢你啊,汐月,我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小舞了...”

阿银则是轻车熟路的打开了墙壁上的监视魂导器,望着唐三和小舞在商会四处打探的身影,默不作声。

不应验的预言,那就不是预言,因此阿银十分希望事情的发展不会如同冷汐月前些天所预言的那样,因为这意味着她的儿子不会是未来那个背信弃义、毫无道德的败类,即便这个败类后来成为了至高神之一。

而舞柔则是希望冷汐月的预言应验,因为这样,就意味着她女儿接下来的命运是完全可控的,只要在她们的安排下不再和唐三走的那么近,早晚她们母女会团聚的。

冷汐月的预言便是围绕着龙须针展开的,九州商会是九州帝国派驻在天斗帝国的一个经商组织,出售各种相对先进的产物,如今已经保证了每个行省、王国的主城都已经安置了一家分会,在武魂殿和天斗帝国双重认证下,即便目前武装力量不太足够扩散到每个城市,又有哪个不开眼的黑恶势力敢招惹呢?

建立好了这广阔的情报网之后,冷汐月一声令下,所有地方便都开始收购类似板晶的矿物,这些东西并不贵,甚至可以用极度廉价来形容,却算是个锦上添花的手段,于是乎基本上目前天斗境内已知的板晶都在她这了。

正所谓杀人诛心,直接杀了唐三显然并非良策,在他所知的各个领域——比如说暗器、内功、毒药、昊天锤之类的外挂统统贬低的一文不值,让他自己怀疑人生,失去继续修炼的信心,那才是真正的胜利,以后对付大师也是一样,毕竟如今她已经进行了如此之多的铺垫,贸然击杀除了引出可能存在的修罗神之外不会有任何好处,甚至不会有什么成就感。

显然,舞柔刚才的表演已经成果的迈出了这第一步。

见阿银脸色有些难看,舞柔从背后轻轻抱住了她:“阿银,你这是何苦呢?世界这么大,我们的生命又近乎无限,如果真的想寻一良人携手一生,诞下子嗣,待我们回归之后,恐怕会有大把的雄性魂兽想要来和我们共结连理,如果你不想延续血脉,你还有我,既然如此你又何苦拘泥于这一段孽缘呢?”

对于阿柔的羁绊,舞柔其实很不理解,蓝银皇是一个真正拥有十万年寿命的存在,就真实寿命而言其实比冰帝这种在极北之心加速修炼出三十万年修为的魂兽也低不了多少。

舞柔的寿命也有八万年左右,对于她们来说,一段几年的爱情就好像普通人生命中的几天一样,就算是生了孩子,这个孩子也和自己不是完全亲近的,毕竟人兽之别可不是说着玩的。

就比如说阿银没有被武魂殿猎杀,也没有献祭,只是作为一只十万年魂兽和他们生活,那如果以后唐三等级高了,或者说达到一个修炼的瓶颈,让她去死,为自己献祭以求突破,她会拒绝吗?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肯定不会,在魂兽的历史上,也不乏化形的十万年魂兽跑出去就被人类用爱情征服,有了血缘上的羁绊,最终心甘情愿的献祭掉,这或许会成为人类话本上一个让人津津乐道的故事,但永远掩盖不了这种为了提升自己修为从而以亲情胁迫她们自杀的残酷事实。

这和她与小舞的母女情谊完全不一样,因为她和小舞已经一起生活几万年了,因此舞柔十分自信,她坚信只要自己在,小舞就不会像书上所说的那样被唐三给诱拐走,更何况还有冷汐月作为后盾。

此刻的阿银内心中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挣扎,当现实摆在她的眼前,她不由得更相信那本预言之书。

忽然间,阿银仿佛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勐地抬起头:“不对,如果我回到他们身边,他们又怎么可能会继续按照剧本行走下去,破坏你们和武魂殿的事业呢?”

冷汐月此时正坐在舞柔的位置上,翘着二郎腿,把玩着龙须针,见阿银这副模样,她便冷笑道:“别傻了,似他们这种无法无天,睚眦必报的小人,就算和解,以后要是被武魂殿一个小职员招惹到,恐怕也会选择继续灭武魂殿满门,你忘了诺丁学院事件吗?”

所谓诺丁学院事件,就是那个势利眼的门房招惹到唐三,唐三就要直接杀死对方的事情,此事将唐三的本性暴露无遗,同时也奠定了所谓的取死之道是何等可笑的标准。

门房是势利眼,这没错,但是如果真的将乞丐之类的放进去扰了某位魂师大人的兴,那就是极大的失职,很可能会丢了工作的。

即便不往深了想,那也是罪不至死,被毒打一顿在床上躺个几天也就是个足够的教训了,而唐三想到的却是杀人,这足矣表示他的秉性是何等恶劣。

换做以往,阿银只将这事当故事来看,并不相信,可是当冷汐月的预言逐步实现之时,这意味着过往之事也不一定是无的放失,那么,这样的儿子,而且还是个在异界已经二三十多岁魂穿而来的儿子,还有要的必要了吗?

阿银善良的本性告诉她应该离的越远越好,可内心当中却又另一道声音在提醒她——不要放弃。

“接下来,再次相遇应该就是史来克学院内了,为了保证你不会影响到整体的计划,我想我会对你的行为做出一定的限制,顺带着应该可以让你见识一下唐昊是否真的爱你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冷汐月不由会心一笑。

望着冷汐月玩味的目光,阿银忽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可惜的是,她对此毫无反抗能力。

......

“小舞,你怎么了?从刚刚开始好像一直就不太对劲。”

从九州商会出来的唐三望着小舞魂不守舍的样子,不由关心道。

“哥,我感觉...刚刚那个女人,好像我妈妈...”小舞回头望向九州商会顶楼的办公室落地窗,不过却是什么都看不到,这些落地窗都是单面的玻璃,只有里面能看到外面。

而此时,舞柔也正站在顶楼,望着小舞,二人的目光就这样重合在了一起,只不过,小舞什么都看不到。

闻言,唐三不由无奈道:“小舞,你一定是离家太久了,那女人不过二十多岁,比你也大不了多少,怎么可能呢?”

对于这番好似哄小孩一样的话语,以前小舞是十分受用的,不过事关自己母亲,她能听出的只有敷衍,感觉唐三对自己的家事毫不在乎。

于是,小舞甩开了唐三的手,有些恼怒的说道:“是气质!气质!懂吗?母女连心,这种冥冥之中的感觉既然出现,那就一定有联系,那个女人即便不是我妈妈,也可能是我姐姐什么的...虽然不太可能,但我绝不应该就此放弃,或许是我妈妈的什么宝贵信物在她身上。”

说着,小舞便准备折返回去,去找那个女人问问。

见状,唐三连忙抓住了小舞的手,随后劝道:“你回去有什么用,人家是这商会的会长,岂是你想见就见的?若是那些守卫以为你图谋不轨,开枪打你,你又怎么可能防得住。”

“那你说怎么办?”小舞没好气的说道。

“我觉得,我们大概率还会在史来克学院相见的。”唐三回忆了一番:“九州商会和史来克学院绝对有着不小的练习,这个学院虽然连个评级都没有,但是却被指定为学习这些武器和载具的学院,既然如此,我想这九州商会的会长早晚会访问学院的,到那时我们再建立联系也不迟。”

刚刚在九州商会他也采购了不少装备,不过九州商会不包括教学,这些新兴产物的使用教学统统指定给了史来克学院,也会教授对应的原理,唐三对此极其感兴趣,因此他倒也不急着对手上的物件进行拆解了。

小舞向来是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听到唐三这番话,顿时露出了笑意,挽住了他的胳膊:“哥,你真好~”

唐三显然已经习惯小舞这种跳脱的性格了,于是顺手摸了摸她的头,有些无奈的说道:“你是我妹妹,我不照顾你,又能照顾谁呢?”

“比起这个,我们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便前往史来克学院报名,说不定明天就能在那里偶遇到那九州商会的会长了。”

“好的,哥~”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