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从捡到离家出走的沙优开始重生东京 > 391、思君之思,解君之忧全文阅读

391、思君之思,解君之忧

热门推荐:

翌日。

加藤悠介神清气爽地来到工作室,宣布了要重新招人的消息,并表示大家要是有合适的人选可以介绍过来。

众人狐疑地打量他,想不通为什么工作室昨天才经历了那种事情,他今天的心情就能变得这么好。

英梨梨更是心直口快地直接询问起缘由,不过加藤悠介当然不能解释。

不然他要怎么说?难道要承认自己享受了「落花人独立」的滋味吗?就算作死也不是这么作的。

同理,当惠问起为什么诗羽和莲见佳乃子今天会双双请假时,他也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两个人昨天陪他打了一整宿的游戏,早上连眼睛都睁不开,更别提来工作室了。

反倒是加藤悠介仗着非人的体力,化身战神,充分展现了自身的实力与精湛技艺。

诗羽和莲见佳乃子身不由己地陪着他开黑,最后终于精疲力尽,沉沉地睡去。

加藤悠介虽然仍有些意犹未尽,不过打游戏终归要适度,所以也没再过分逼迫她们。

不仅如此。

他早上离开公寓时,还很有绅士风度地帮诗羽和莲见佳乃子准备了早餐,好帮两个人补充体力。

另一方面,他也情不自禁地思考,觉得三黑还是不够尽兴,至少要五黑才是高配,要是什么时候惠和英梨梨也能一起加入就好了。

当然,这只是他异想天开的想法。

要说莲见佳乃子之所以甘愿这么舍命奉陪,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出于愧疚和弥补心理。

不然要是光他自己敢提出这种不知好歹的要求,诗羽不把他喷个狗血淋头都算轻的。

可话又说回来了——!

人活在世上总要有点梦想,否则又跟咸鱼有什么两样?

正所谓万事开头难,现在这个头都已经开了,总会有水到渠成的那天……吧?

加藤悠介不禁开始展望未来,逐渐变得心潮澎湃。

于是一众小伙伴们便惊讶地发现,某人今天一整天都充满干劲,时不时还会一个人对着空气突然笑出声,就像脑子被驴踢了一样,让人不免担心起他的精神状态。

加藤悠介没想那么多,就这么心情愉悦地正常工作。到了差不多中午时,诗羽给他发了一条LINE,说自己已经醒了。

他收到消息立刻精神一振,直接发起了视频邀请。

等了大约五秒以后,视频通话被接通,出现在画面里的是令人血脉贲张的景象。

只见诗羽穿着件大号的男士白衬衫,衣襟随意敞开,一头乌黑长发稍显凌乱地垂至胸前,将本就白皙的肌肤衬得愈加雪白。

“……打视频来干嘛?”她散漫地坐在餐桌前,一脸困倦地打着哈欠,整个人就像只慵懒的野猫,显得莫名娇媚。

加藤悠介被她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风韵给吸引,慢一拍回过神来,有些迟钝地回道:

“……噢,也没什么事。我就是看看你们休息得怎么样,小佳乃人呢?”

“浴室,在洗澡。”

“这样啊,我早上走的时候帮你们准备了早餐,你们吃了吗?”

“嗯,我正准备要吃。”

诗羽没什么精神地说着,抬起一只脚踩在椅子上,旋即拿起一块三明治送到嘴边,细嚼慢咽地吃起来。

加藤悠介的视线自然下移,落在她微微泛红的膝盖和浑圆紧致的大腿上,突然有点不知道该往哪里看。

“呃,小诗你怎么不系衬衫的纽扣?”

“不想系,反正我等下也要去洗澡。”

“……这样不好吧?万一要是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嗯……?”

诗羽黛眉轻挑,隔着手机看了他一眼,旋即耐人寻味地弯起唇角,“这屋子里就我和小佳乃两个人,你倒是说说我能给谁看~?”

加藤悠介听出她语气里的调侃,摸了摸鼻子,含湖不清地滴咕道:“…………你昨晚可不是这么说的。”

诗羽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嗔怒地盯着他,皮笑肉不笑地问道:“嗯嗯?悠酱你刚刚说了什么吗?可以请你再重复一遍吗~?”

加藤悠介言辞闪烁:“没有啊,我就想说你昨晚睡得蛮香的,刚好明天又是周末,你要不要考虑再在小佳乃那边住一晚?”

诗羽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微红着脸轻啐道:“我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那种事我不会再做第二次。”

“呃……?”纵然早已有了相应的心理准备,但在实际听到这话时,加藤悠介还是不免感到一阵失望。

他动了动嘴唇,小心翼翼地问:“……小诗,要不我们再商量商量?”

诗羽轻笑一声,说不出是损他还是敲打他,讲话的语气很是玩味。

“有什么好商量的?难道我昨天讲的还不够清楚么?如果不是看在小佳乃那么消沉的份上,你以为我会答应那种要求?”

加藤悠介沉思片刻,“我觉得吧,这得分具体的时间和场合。”

“嗯??”诗羽眉头紧锁地注视他,朱唇轻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加藤悠介一本正经地说:“如果是平时的小诗自然不会答应,但要是换成昨晚的诗嘤嘤就……”

“加藤悠介——!

诗羽骤然提高嗓门,气急败坏道:“你刚刚叫我什么!?”

“噢噢,没什么,我单纯就是觉得小诗你的声音很好听,表示一下赞美。”

加藤悠介脸不红心不跳地胡诌,内心暗暗感慨,要是诗羽现在的声音再甜美一点,就差不多能有昨晚的三分味道了。

诗羽自然不会相信他的鬼话,一双美眸愠怒地剜了他一眼,却也没有深究下去。

有句老话说得好——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别看她表面上一副生气的样子,实则内心还是挺享受加藤悠介对自己的追捧与喜爱的。

两人随意地聊着天,过了一会儿以后,莲见佳乃子也洗完澡出来。

她裹着条大号的浴巾,露出半边酥胸,将绰约的身体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尤其性感。

出于男性的本能,加藤悠介不自觉多看了两眼。

诗羽略微眯细双眼,似笑非笑地问:“嗯嗯?悠酱,你的眼睛在看哪里呢~?”

这话诗羽是笑着问出来的,然而加藤悠介还是敏锐地从中嗅到了一丝危险,心中咯噔了一下。

他心如止水地收回目光,调整一下情绪,然后故意皱起眉头,略带责备地开口:

“是说小诗还有小佳乃你们两个人怎么搞的?就算是在家里也不能穿这么少吧?这么马虎大意的小心感冒啊。”

可怜莲见佳乃子才刚刚出浴,还没完全理解状况就被他这么说了一通,一时间不由得愣在原地。

诗羽不屑地撇撇嘴,哪里不知他是在故意转移焦点,讥笑着点头,说了一句很好。

加藤悠介还没理解这个很好所代表的意思,手机画面便骤然一黑,视频通话竟然直接被终止了。

他正想要重新回拨过去,对方就发来一条LINE——

【小诗:我们两个要吃饭了,别来烦人。】

加藤悠介不由面露苦笑。

……

下午,工作室旧址的客厅内。

“悠君,你在想什么?”

“咦——?”

“因为你看起来心不在焉的,是有什么心事吗?”

“唔……不好意思,中野学姐,我只是稍微发了下呆。”

“嗯~稍微发呆啊,听起来很有诗情画意呢,可以让我也加入吗?”

“诶?”

加藤悠介还没反应过来,中野凉子便径自在他身旁的榻榻米上坐下,并模彷着他的样子望向窗外。

伴随着她轻盈的动作,阵阵薰衣草的香气也飘散而至。加藤悠介不太习惯地往旁边挪蹭一点距离,随手拿起旁边的绿茶喝了起来。

像是注意到他的不自在,中野凉子转头看来,“怎么了吗?悠君,你看起来很拘谨呢?”

“呃,什么也没有……我就是不太习惯和学姐之间保持那样的距离。”加藤悠介搔着脸颊,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中野凉子仿佛有点新奇,“你不是很习惯和女孩子之间保持某种程度的距离吗?”

“这是从哪里传出来的谣言啊——???”

加藤悠介装腔作势地这么问道,中野凉子便掩着嘴巴咯咯笑出声来。

“与其说是谣言,不如说是我亲眼所见吧?莲见老师、霞之丘同学、泽村同学、加藤同学还有新条同学,悠君还真厉害呢~”

“——!”

加藤悠介仿佛才记起来要呼吸般地吸了口气,旋即尴尬地移开目光,小声说道:“…………真瞒不过学姐,让你见笑了。”

“瞒过我?”中野凉子好笑地看着他的样子,继续说:“我倒是觉得,悠君从一开始就没想要对我隐瞒吧?”

“什么……?”

“悠君忘记了吗?你在去年的高中文化祭上还找我做过DIY浴球,不是说要送给她们当礼物吗?”

经这么一提醒,加藤悠介也想了起来。他不由得露出怀念的表情,赧然道:“这么说来的确……抱歉,让学姐失望了吗?”

中野凉子缓缓摇头,很自然地说道:

“这是悠君你和霞之丘同学她们自己的事情,别人没有评价的资格。再说你是我杰出的学弟,我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失望的。”

加藤悠介吃惊地看着她,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一番话,突然觉得很不好意思。

但其实中野凉子是真不怎么关心这档事。

作为一名出身大家族的子女,她不管见识还是接触过的东西都远超常人想象。

像这种有关男女之间的花花新闻还真不怎么稀奇,无非是大家心照不宣而已。

相比起这个,反倒是母亲最近一直催促她回家的事情才更让人烦恼……

加藤悠介望着她微微出神的侧脸,有些困惑地问道:“中野学姐?你有什么心事吗?”

“……咦?”中野凉子勐然惊醒,像是才注意到自己失态的样子,一脸慌张地望过来,而这也让加藤悠介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想。

“学姐还记得高中毕业那天,你一个人偷偷跑去弓道部道场的事情吗?你现在的表情就跟那时一样。”

“……像个帅气的前辈?”

“该怎么说呢?唯有在这个时候,学姐更像是一个迷路的孩子。”

中野凉子眸光微动,像是要含湖带过什么一样的轻笑着,“不好意思,我只是稍微发了下呆哦?”

加藤悠介无语,“……可以不要用我说过的话来敷衍我吗?”

“我就是在想一些打工的事情。”

“嗯?我记得学姐好像是在一家日式点心店打工吧?一切还顺利吗?”

“真遗憾,我从上周开始就已经被辞退了,现在正处于找新工作的阶段。”

“嗯!?竟然有人会辞退中野学姐?可恶,那家店的负责人也太没眼光了吧!”

中野凉子笑吟吟地注视他,抬起手在他头上噼下一记手刀,以温和的语气数落道:“正经点,油腔滑调可不是绅士的作风哦?”

加藤悠介不太服气,“我是说认真的,学姐为什么会被辞退?我想知道具体的内情。”

中野凉子无奈摇头,“事情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单纯是因为我的课业和打工时间冲突了,所以才会这样。”

她嘴上这么说着,但其实心里还有一件事没有讲出来,那就是在点心店打工的收入还是太低了。

照这样下去只能勉强满足日常开销,根本就没法按时还上加藤悠介的钱,只能另想办法。

加藤悠介看着她语焉不详的表现,隐隐察觉到了什么,一时间陷入沉思。

他所认识的中野凉子帅气又可靠,为人处事总是笑咪咪的,像只看似亲人却又孤高的野猫,身上有种强烈的非现实感。

在日积月累的时间里,对方不仅给了他许多堪称金玉良言的建议,而且还对他颇为关照,让他在无意识中产生了一定的依赖心理。

他有点讨厌这种单方面的索求,却也为无法帮到对方的自己感到沮丧,想要尽一份绵薄之力。

尽管中野凉子没有明说,但他哪里会不晓得对方现在所遭遇的拮据与困境?

如果可以直接给钱那倒还好,然而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只要对方不开口,他就没法给,实在叫人惆怅。

但要让他就这么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现地袖手旁观,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加藤悠介斟酌再三,还是把一直藏在心底的朦胧念头讲了出来——

“中野学姐,假如我说想要邀请你加入我的工作室,会显得太不知天高地厚吗?”

“咦——?”

中野凉子愣了一下,一脸「你在说什么啊?」地稍微偏过脑袋。

加藤悠介清了清嗓子,朗声说道:

“是这样的,我们这边之前一直是小佳乃在负责工作室的管理,但因为我们最近遇到了一些挫折,她不想再继续做下去了。

我记得学姐在大学读的不是工商管理吗?正好我们想找一个专业人士来做管理,我想说如果你愿意来的话就帮大忙了,至于待遇问题的话……”

他说到这里停顿一下,然后尽可能若无其事地说下去:“我不会给学姐发薪水,只会给你工作室10%的股份作为分红,不知你意下如何?”

中野凉子如何听不出他是在故意关照自己,不由得蹙起眉头,下意识地就要拒绝,然而加藤悠介却抢先一步开了口。

只见他搔着脸颊,一边偷偷观察自己的表情,一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当然,虽然我是这么想的,但我浑身上下其实也就这点拿得出手的东西,就是不知道中野学姐看不看得上了……”

中野凉子微微一愣,眼神逐渐软化。

倘若加藤悠介是出于同情要给她这些股份,那她说什么都不会答应。

可他偏偏机灵得很,拿出这种仿佛后辈请求前辈一样的态度,她拒绝的话就有些说不出口了。

中野凉子盯着他的脸,一双美眸起了些许波澜,但又马上归于平静。

“我明白了……”她呢喃着转过身体,以正坐的姿势面向他,随即露出无比清澈的笑容,优雅地欠身施了一礼。

“既然是这样的话,就请悠君雇佣我吧。我会尽量不辜负你的期待,思君之思,解君之忧的~”

“学姐你太夸张了……”

加藤悠介嘴上都囔着,内心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