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大明1805 > 第一八九章 大明的财政和生产承受力全文阅读

第一八九章 大明的财政和生产承受力

热门推荐:

承建无畏号战列舰的金州卫造船厂,在寒冬腊月里热热闹闹的举行新战列舰下水仪式。

船厂掌柜邀请了辽东都指挥使来主持下水仪式。

设祭坛,祭龙王,烧纸钱,放鞭炮。

都指挥使负责上香祭龙王,一个来自工匠家的孩子去点鞭炮。

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已经注满水的船坞打开闸门,拖船夹带着无畏号缓缓离开船坞,转移到码头上停靠。

下水仪式之后,金州卫造船厂也全面放假了。

无畏号后续的内部装修得等到年后开始了。

而承建探索性航母定海号的皇家江南造船厂,腊月二十三小年的时候就已经放假了。

因为航母定海号的建造进度,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赶在年前下水,所以也就没有必要再赶工了。

无畏号战列舰的设计,就是在原有战列舰的基础上,改变了主炮的布局,增加了两座主炮,撤销了二级主炮。

技术都是非常成熟的,装甲和主炮都是现成的,不用专门生产。

工匠和工人也都非常熟练,主炮统一让建造难度还较低了,全力赶工一年就基本完工了。

但是航母这种全新类型的船,整个上层结构的都是全新的设计,绝大部分配件都得专门生产。

工匠和工人都是第一次建造这种结构,建造速度自然就慢了很多。

历史上的几艘早期航空母舰,虽然吨位都比同期战列舰要小很多,但是建造周期却全都奔着一年半甚至两年去了,都是因为不熟练。

原本历史上的江南造船厂,原厂址在上海城区的黄浦江里面。

零五年之后迁到了长江口里面的长兴岛上。

这个世界的江南造船厂,是世祖皇帝朱慈烺亲自定定的名字,把厂址直接放在了宝山所,并且将宝山所升级为宝山卫。

当时的宝山所不是后世的吴淞口西北岸的宝山区,而是吴淞口东南岸的浦东新区的最北边的高桥镇,后世的宝山区在当时叫吴淞江所。

长兴岛当时还没完全形成,崇明岛三个沙洲刚刚连成一体。

上海那时候仍然是个县,归南直隶松江府管辖。

松江府治驻华亭县,也就是后世的上海市松江区。

吴淞江和黄浦江入海的吴淞口,吴淞口两侧的宝山所、吴淞江所等地区,以及长江入海口的所有沙洲,这些后世属于上海市的地方,在明初属于苏州府,后来归苏州府下设的太仓州管辖。

到了仁武朝的时候,世祖皇帝撤了太仓州,把刚刚成型的崇明岛,以及长江口内其他的岛屿和沙洲,统统划归了江北的通州管辖。

为了避免与顺天府的通州相混淆,改通州为南通,将扬州南部拆分出来给南通管辖,设立了南通府。

世祖皇帝还专门断言,后世江口的沙洲会与北岸相连,所以将其划归北岸的南通管辖。

之后一百多年的观察显示,江口的沙洲确实与北岸越来越近了,真正连为一体只是时间问题。

后世地理研究者提起相关故事,无不称感慨世祖皇帝真乃神人。

大明自行完成工业化后,应天、苏州、松江等商品经济本来就比较发达的地区,都变成了重要的工业和商业中心。

在这几个城市中,应天拥有特殊的地位,苏州占有半个长江口,经济基础最好,辖区范围也最大。

松江直面东海,最适宜直接往外走,但没有遭到近代的外来侵占,没有优先开埠的优势,面对苏州和应天始终略微弱势。

松江历任知府的目标就是超越苏州,可惜一直都没有实现。

本来基础最弱的南通,因为拿到了所有长江口的沙洲,理论上整个长江口都归南通管,蹭到了更多的长三角的优势,工商业发展也颇为迅速。

特别是长江口中已经成型的崇明岛,成了南通的重要贸易中心。

总体上看,这片地区的发展颇为均匀。

与此同时,大明京师紫禁城,乾清宫。

工部舰船司主事汪来,带着几个人送来了新战舰的模型。

高速战列舰无惧:空载三万两千吨,满载四万吨,最大航速三十节,九门三百六十毫米五十倍径舰炮。

航空母舰镇海:空载三万吨,满载四万吨,最大航速三十节,预计搭载一百架作战飞机。

朱靖垣主持设计的两艘划时代的战舰终于完全定稿了。

在当前这个时代,以这种“新锐”级别的战舰设计的难度和复杂度,一年之内全是完成绝对是超速了。

主要是朱靖垣带队,用后世的经验直接决策,直接敲定正确方向。

不需要让普通技术人员互相说服,那样扯皮起来时间就没数了。

这个时代的海军舰艇吨位数据,最常用的是空载排水量和满载排水量,日常交流和宣传中更是基本只提满载排水量。

吨位大了好听啊。

后世海军舰船参数中经常提到的“标准排水量”,是海军条约后才出现的,用于计算条约限制吨位用的标准下的排水量。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海军条约为什么要搞个“标准”排水量?

为什么不继续用满载排水量呢?

因为不同的的战舰,在满载的状态下,搭载的燃油重量相差甚远。

维内托级载油量四千一百吨。

俾斯麦载油量七千四百吨。

衣阿华载油量九千吨。

这些同时代的战列舰,在燃油上最多差了将近五千吨!

载油量直接关系到航程。

不同国家海军对航程的需求完全不同。

大秦海澡盆内玩耍的意呆利,战列舰航程有五六千公里就足够了。

美国要两洋作战,从东海岸的诺福克经过巴拿马运河调往旧金山,单线最短航程都有一万多公里了,相当于从湛江赶到吉布提的航程了。

如果都用满载排水量为标准,同样都只能造五万吨的船的话,那意大利的短腿战舰的武器装备重量,就会比美国船多出四五千吨。

这足够把主炮从十五英寸升级到十八英寸了。

战斗力就直接拉开两个级别了。

所以就有了条约标准排水量,也就是不含燃油的排水量。

现在没有海军条约,当然也没有人提什么标准排水量,虽然设计指标里面的数据是现成的。

日常用的仍然是空载和满载。

朱简炎围绕着两个两米多长的战舰模型转了一圈,忍不住赞叹说:

“这种战舰的形态……跟以往的战舰截然不同,这舰体的线条看上去就感觉非常流畅优美……

汪来也微笑着附和着赞叹说:

“是的陛下,大食亲王殿下主持设计这两艘新船,跟以往的所有战舰相比,几乎没有任何什么地方是完全相同的。

“舰体外部水线上下形态,舰体内部舱室分布规划,舰体防御结构设计部布置,炮塔布置和指挥,动力系统搭配等等,全都截然不同。

“这是两种真正的全新的战舰,极端激进的探索性质的战舰。”

朱简炎听着这些数据,根本没有去问这艘船的性能细节,那之前就也产业基本了解过了,而是在意这么激进的设计的代价是什么:

“那么……建造成本大概需要多少?”

汪来的脸上的笑容顿时变得有些僵硬:

“战列舰无惧号的预计总造价都是一百万金钞,合五千万银钞。

“不过这个造价的总额里面,前期的战舰设计和各种新设备研发费用占了很大的一部分。

“所以航母作为完全的新舰种,虽然没有大口径主炮,使用的装甲材料也不如战列舰,但是造价却并不低。

“再加上现在到处都是新开的造船厂和机械厂,钢铁等造船所需的材料价格持续不断的上涨,工人工资相比以前也是翻着倍往上涨,所以新船的建造成本才会这么高昂的。

“后续持续建造多艘类似舰的话,综合成本会持续下降的。”

100万金钞,按照黄金含量直接折算,相当于同期的732万英镑。

作为对比,尹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单舰,单舰造价240万英镑。

声望和反击两艘战列巡洋舰,总价620万英镑。

胡德号战列巡洋舰,单舰造价是602万英镑。

朱靖垣的这两艘新船,单舰都比胡德还贵五分之一,比声望两姐妹加起来还贵一截。

同样尺寸和级别的战舰,航母的造价本来应该比战列舰要低一些。

但是,朱靖垣的航母与战列舰满载吨位虽然相同,但是航母的舰体是比战列舰更大一截的。

所以最后两艘船造价基本相当。

朱简炎虽然有一定的心里准备,现在听着这个造价还是有些唏嘘:

“两百万——金钞啊……

“前面一艘两万四千吨的试验舰,造价不到三十万金钞而已。

“再往前的传统主力舰,造价不过二十五万金钞甚至更低。

“如果按照每吨的平均造价,这是直接翻倍了吗?”

汪来非常不好意思的解释说:

“每吨的平均造价的确翻倍了,以前的主力舰每吨造价基本都在十二到十三金钞之间,两艘新船折算下来每吨造价达到了二十五金钞。”

朱简炎看着这艘船模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按照我的了解,战舰的吨位越大,单位造价应该越低才对……”

汪来轻轻点头说:

“如果是同样的技术标准下,的确是这样的。

“吨位越大的战舰,舰体的钢铁结构所占的比例就越大,而钢铁是战舰整体上最廉价的材料。

“所以总吨位越大,综合单价就越低。

“但是无惧号和镇海号,都是完全重新设计的全新战舰,几乎没有利用任何原有的武器和设备,所以造价才会如此高昂。

“等这两艘船上的相关技术普及开来,后续类似新舰造价就能降低下来了。

“同时建造数量增多的话,平均价格也能摊下来一些。

“如果同时造两艘同型舰,第二艘的造价能够降到八十万金钞,如果是三艘同型舰,第三艘价格会继续下降到七十万金钞……”

朱简炎听着轻轻点头,没有马上做出决定,而是先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翻了翻财部提交的年终报表。

“泰平三十三年,国民生产总值约十六亿金钞,财政收入一亿金钞。

“泰平三十四年,过敏生产总值提升到了二十四亿金钞,财政收入提升到了一亿八千万金钞……

“预计来年的数据能够保持当前增长势头,甚至继续提升……”

大明三十三年的数据,略低于朱靖垣上辈子一战前的英美两国加起来的数据,是这个世界被削弱版的英国的五倍。

三十四年的数据,比一战前英美两国总和还多两成,考虑这个世界的英国的经济增长的的情况下,能够达到英国的六倍以上。

三十四年的生产总值暴涨了五成,财政收入暴涨了八成。

因为战争在三十四年年初就已经结束了。

同时年初皇室开放了六大行业,并开始事实上的全世界撤藩。

下半年大明开始接收大量的土地和人口,并且增加了四个新的藩属国。

民间工厂的数量和生产订单全年都在爆炸式的增长。

普通工人工资水平,在春季恢复战前水平,下半年再次翻倍。

所以整个大明总体上的数据,出现了恢复性和报复性的增长。

而且这个增长才刚刚开始,下半年到年末的时候才完全释放出来。

明年数据多半不会降低,甚至有可能会更高。

而这也是泰西各国不敢跟大明继续打下去的最重要原因。

朱简炎看着这些数据大致估算了一下:

“每一艘新船的造价一百万金钞,差不多是泰平三十四年生产总值的万分之四,航母和战列舰各一艘的话就是万分之八。

“航母和战列舰各造两艘,四艘船总成本就是生产总值的万分之十五,也就是三十四年全部财政收入的百分之二。”

日本造长门的时候,单舰造价差不多是当年财政收入的百分之四。

大明得直接下单八艘,才感受到一艘长门对日本财政的压力。

英国人造胡德的时候,单舰造价差不多是当年生产总值的万分之十五。

大明要同时下单四艘,才能感受到一艘胡德对英国社会生产的压力。

朱简炎虽然不知道朱靖垣上辈子的历史数据。

但是看着价格对比大明现在的数据,就能明白造这几艘船对大明的财政和社会生产的压力了。

朱简炎稍微琢磨了一会儿就做出了决定:

“同时造两艘能节省点的话,那战列舰和航母各造两艘吧,反正以前的老船都已经全停了……

“年前就不用忙了,等年后过了十五再去走手续说吧。

“还有这两个船的模型,尽快给太上皇也送过去……”

汪来马上喜滋滋的答应着:

“臣遵命。”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