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堡宗别闹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小朝廷的猫腻全文阅读

第二百七十八章 小朝廷的猫腻

热门推荐:

堡宗的算盘打得很精啊。

站在殿外,谢晚看着身畔的几位七卿,其中便有孔宏绪和张成路,心里暗暗摇头,都不是什么好鸟,谢晚是打从心眼里瞧不起这两位曾经的儒、道领袖。

山东孔氏,毫无节操可言。

蒙古铁骑入关,孔氏北宗投降得比谁都快。

至于张成路嘛……

纯粹的个人人品问题。

也不知道当年的老天师怎么会让张成路承袭天师之位的,估摸着也没办法,毕竟龙虎山的天师,也是张家世袭。

所以张成路被朝廷废了后,新一代的天师是张成路的弟弟。

必须得是张氏族人。

说白了,和山东孔氏一样。

转念一想,谢晚又释然了,儒家如此,道家如此,释家不也一样,嗯,这个释家不是说少林寺,是乌思藏那边的班禅。

儒家衍圣公,道家天师,乌思藏的活佛、班禅,儒释道三教圣人。

和天子一样。

不同的是,乌思藏的班禅活佛的位置是世袭的,人选却不是世袭。

扯远了。

谢晚侧身对孔宏绪行了个礼:“衍圣公,可知陛下宣召我等,是有何事?”

孔宏绪意气风华啊。

少年春风得意马蹄疾!

别看他是衍圣公,其实也才及冠之年,他是八岁承袭的衍圣公,所以几年前太子清除唐氏外戚和文官集团的那件事中,孔宏绪着着实实被同龄人人给碾压得渣都不剩了。

虽然年龄相彷,但孔宏绪哪有太子那般的心机和城府。

不输才怪。

被废了衍圣公后,又拖累了整个孔氏北宗,孔宏绪这几年都废了,整个北宗的人都不待见他,所以有人找到他,让他来台湾当衍圣公,孔宏绪就动心了。

他朱见济不待见老子,没关系,朱祁镇待见。

孔宏绪最开始还不相信,景泰九年和景泰十年发生的事情,他虽然在山东,没亲眼见过,但那么多朝堂众臣亲眼所见正统陛下被朱见济在太庙前手刃了。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所以当台湾这边来人,将他请到台湾时,他还以为是被劫持了。

嗯,他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无奈台湾这边给的利益太大了。

结果到台湾一看,卧槽,是真的朱祁镇!

孔宏绪没见过朱祁镇。

但有人见过。

跟随孔宏绪一起来台湾的老仆人,这位老仆人早些年侍候上一代衍圣公,也就是孔宏绪的爹孔彦缙,朱祁镇登基后的多次大典,这位老仆人跟随着孔彦缙去过京畿。

殿前礼仪,不可直视天子。

但总有机会偷瞧。

虽然朱祁镇老了。

但这位老仆人还是一眼认定,台湾的陛下就是朱祁镇本人!

孔宏绪都懵逼了。

朱祁镇怎么还活着?

很快,孔宏绪就不管这里面的蹊跷了,既然朱祁镇还活着,那么他这个在台湾被册封的衍圣公就是真正的衍圣公。

他孔宏绪将为山东孔氏再开一宗!

绝对留名青史了。

孔宏绪终究年轻,如今又上了青云,眼里便有些看不起谢晚这般没有功名的读书人了,闻言皮笑肉不笑的道:“谢尚书,休得妄自揣摩圣意,等着便是!”

很浓重的呵斥意味。

小朝廷建立后,谢晚出任户部尚书,管钱的。

从这方面来说,朱祁镇还是待谢晚不薄。

继续让他管钱。

当然,朱祁镇可不会这么放心。

这笔钱没有朱祁镇的御批,谢晚无法拿走。

负责看守这笔钱的,是虎贲卫。

虎贲卫指挥使韩水平是朱祁镇亲自培养起来的心腹。

小朝廷成立后,这笔钱正式放入户部国库,既然到了国库之中,钱的事情,就更加被牢牢掌控在朱祁镇手中了。

谢晚这个户部尚书,只能是个看账本的管家。

谢晚一看孔宏绪拿捏姿态,心里就笑乐了,一个被太子殿下废掉的衍圣公,一个刚及冠的嘴上毛都还没长黑的青年,和我拿捏姿态?

你以为你是太子殿下那般的人物?!

不动声色。

毕竟此刻太子殿下的幼军还没登陆,先让这位伪衍圣公得意片刻。

现在有多得意,将来就会有多落魄。

片刻后,又见数人匆匆而来。

谢晚眉头一跳,有种不好的感觉,难道是暴露了?

来的人豁然是虎贲卫指挥使韩水平、狼骑卫指挥使薛勐、金耀卫指挥使赵泰,这三人还有身份,韩水平和薛勐,分别是兵部左右侍郎。

朱祁镇的用意明显,用这两人平衡兵部尚书范彪。

赵泰还是都察院左都御史。

没办法,台湾人才少。

武将也可以出任文职。

这三人此刻出现在卧薪殿,而且浑身披甲全副武装,一看就是有事,难不成朱祁镇要给自己来个鸿门宴?

谢晚手心开始出汗了。

他有点后悔,早知道这样,就不应听太子殿下的安排,应该先把韩水平、赵泰和薛勐三人给笼络了,接收台湾的计划被这三人破坏。

卧薪殿司礼监大监,也是整个台湾朝堂唯一的太监孟溪出来,尖锐着嗓子喊了一声,“陛下宣诸位卿家觐见。”

众人立即入殿。

谢晚犹豫了刹那,结果落在了后面。

倏然抬头。

在刚才那一刹那,他发现有人在看他,抬起头,恰好看见韩水平收回目光,谢晚愣了一下,韩水平的目光中,有点东西。

韩水平什么意思?

谢晚懵了。

他忽然发现,台湾这边的水有点深。

自己在台湾配合堡宗经营了八年,结果临近收官了,自己反而有点控制不住态势了,是朱祁镇的人格魅力太强了吗?

八年下来,谢晚是真的承认,朱祁镇这个人天生就有一股说不出的魅力。

任何人,都能被他轻易折服。

走入北望阁。

朱祁镇坐在龙椅后,看着众人,没有免礼,咳嗽一声道:“刚才驻防澎湖的兵部尚书范彪传回军报,说漠北和安南都陈兵边境,并没有侵扰的举动,诸位卿家认为,我们应该如何来添一把火?”

要想稳固台湾的统治,就必须让京畿那边无暇他顾。

要想打回京畿,就必须让安南、漠北和大明打起来。

作为朱家子弟,朱祁镇乐于见到这个情况。

不是他对大明没有感情。

而是他知道,如今的大明,不是他正统年间的大明,根本不可能输给安南和漠北。

他只是单纯的为了稳固台湾的统治而已。

稳固后,才有机会反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