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人在斗罗,变身魂兽 > 第322章:离别相见全文阅读

第322章:离别相见

热门推荐:

“院长,这样用来吸引学员没有问题吧。”

陆泽说道,不行的话他还有其他办法。

“咳咳,这样当然不会有问题了,不过你真的要讲你突破封号斗罗的诀窍吗?这在其他宗门里可都是绝密,每一位成功突破封号斗罗的强者都会留下心得,非核心弟子不能翻看,这可都传承千年的底蕴。”

“呵。”

陆泽不屑一笑,解释道:“告诉别人又如何?普通封号斗罗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而且院长应该是知道魂力修炼有多难的,天赋几乎决定魂师的上限,就算我讲出全部关窍后,能突破十之一二都是天资卓绝了,何况不为我的商会做出贡献,我也是不会让他们平白得到好处的。”

“平日里我还是只是指点一下他们的修炼和魂技,我分出分身然后分出些许心神就能做到,不会耽误我多少时间,想要突破封号斗罗的机缘,就看他们能不能融入我的商会了。”

不成为自己人,陆泽可不会白白为别人做嫁衣。

弗兰德这才点点头,陆泽说的很有道理,他深以为然,也完全没有了拒绝的理由,当即拍板道:“那就这么决定了,今年毕业生还没有走,我明天就去召集他们,相信很多人都会动心的。”

陆泽点点头,弗兰德院长的演讲能力还是值得信任的。

“好,其他事务我都交给了独孤博负责,院长派人和他交接就好,我平时不会管理商会的琐事。”

弗兰德讪讪一笑,他可不敢以这么随意的态度对独孤博,还是亲自走一趟吧。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至于院长说的入股……我这商会之后做的事可能波及很大,起码是整个大陆,院长要是不担心牵连到学院,稍微参些股我也是没有意见的。”

陆泽这话一说,弗兰德反而退缩了,整个大陆的格局太大,他怕了压倒刚起步的史来克学院。

不过想到陆泽的实力,终究是不愿放弃到手的金币,弗兰德咬牙道:“那就参一股!不过史来克学院的资金也不宽裕,陆泽你看是不是给我算便宜点?”

弗兰德这像是买菜讲价的语气让陆泽一噎,他摇摇头,坚定道:“生意就是生意,而且这里面也有独孤博的份,我总不能替他答应,到时候他再让学院免费提供魂师怎么办?我总不能两边都帮。”

天行商会今后用钱的地方不会少,陆泽可不会不拿金魂币当钱,专业的事还是交给专业的谈判人员负责吧。

这方面大贵族家族里都供养着这方面的人才,让独孤博去借一个队伍就好。

至于陆泽嘛,当然是继续当他的甩手掌柜了。

事情大致谈妥,陆泽也不继续逗留,告别弗兰德离开。

陆泽离开后,弗兰德独自坐在椅子上,神情恍忽间仿佛又看到了那个来找他入学的少年,明亮有神甚至显得幽深的眸子他现在还记得。

“倒是忘了问一下陆泽现在的实力到达几级了。”

弗兰德说着又笑了,“还好忘了问,不然我今晚还不又得失眠,明天也得让那些小子们知道这个消息,被打击的可不能只有我这个老家伙,小辈们也该体会到学长的恐怖了。”

声音很轻,逐渐消失不可闻。

史来克学院后方的宿舍。

来到这里陆泽当然是做着伪装的,史来克学院现在虽然规模扩大了,全部学员也不超过四百人,这已经算是天斗帝国最大的高级魂师学院了。

陆泽察觉到一片雪花落往肩上,玲珑的六角宛如刀锋,这是雪帝的领域,最小化开启,能够当做一定程度的警戒,回来后雪帝不愿意掺和人类间的交流,陆泽就让她来找朱竹清,顺便担任保镖。

他知道雪帝察觉到了自己,也不迟疑,瞬移出现在朱竹清的宿舍,说是宿舍,其实是小型别墅,有着修炼用的小型练武场,能释放威力不强的魂技,对于朱竹清这样的高阶魂师,曾经的学员来回来担任老师,弗兰德自然不能亏待了她,安排的房屋都是位置最好的。

陆泽进入宿舍,入目就看到了在雪帝指导下修炼朱竹清,看来雪帝并没有提醒她陆泽回来。

看着出落的愈发迷人的朱竹清,模样有些消瘦,更衬托出形体的凹凸有致,被紧身衣限制住才能灵活运动,此时她面容清冷,在躲避雪帝控制下飘落的雪花,或是控制尾部输出等额的生命力,和雪花等量消耗掉。

想不到雪帝单独和朱竹清相处的不错,陆泽没有出声打扰,收敛了周身的空间波动,不发出一点声响,坐在屋檐下的石凳上看着雪下仿佛飘舞的梅花般的朱竹清。

时间已经很晚,朱竹清也是被巨响吵醒,担心之下才提议和雪帝练习切磋,当然主要是雪帝配合朱竹清联系。

等她修炼完毕,储存的生命力消耗一空,这才从那种空灵的接近顿悟的状态中走出,嘴角上扬,看上去有所领悟心情不错,发现了屋檐下同样嘴角带笑的陆泽。

朱竹清纤细的娇躯颤抖一下,身后九尾缠绕着,再次焕发新活力,冲了上来抱住陆泽,强烈的情绪化为泪水,模湖了声音。

能察觉到陆泽外出真相的不止是弗兰德,更加亲近的朱竹清自然不可能毫无所觉,但她知道和陆泽实力差距过大,只能留下好好修炼才是帮到陆泽。

“陆……你回来了!”

朱竹清从陆泽怀中抬起梨花带雨的脸庞,脸上带着笑,灿烂地让陆泽想起今天喝过的春日新茶,清新澹雅,回味无穷。

“不要哭了,我这不是安全回来了吗?竹清你要一直相信我总会回来看你的,没有人能让我们分开。”

陆泽的话落下,朱竹清又有控制不住眼泪的趋势,好像要把朱竹清这辈子的泪都流光,不过终究性子清冷安稳,她很快调整好心情,红着脸挣开陆泽的怀抱,悄悄看了一眼旁边好奇盯着他们的雪帝,于是,脸色更红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