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盛唐大公主 > 第八百五十一章 回长安全文阅读

第八百五十一章 回长安

热门推荐:

过完年之后,时间也就来到了广顺五年。

实际上,对于李月辰等人来说,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然而大朝会上,各国过来送礼的使者队伍却在东都闹出了不少笑话。

很多人在看到街上纨绔们骑着摩托车飞驰而过的时候,都大声嚷嚷着什么。

有些人甚至跑到前面去拦,差点被撞到。

被拦住车的纨绔感到很不爽,当即就打算动手揍人。

最终还是一些会说汉语的外国商人过来解释,说是这些人没见过这种马匹,一时之间做出了失态之举。

看到这些外国人连摩托车都不认识,纨绔们倒是没有继续多说什么。

无非就是吐槽一句乡巴老之类的话,然后继续带上头盔骑车走人。

交通法规定骑摩托必须要带头盔,否则扣分,因此这帮纨绔也不敢不戴。

要说唯一比较恶心的地方就在于,这个时候的头盔采取的都是羊毛内衬,冬天还要,夏天简直热的要死。

虽然说这种头盔经过李月辰的设计之后,已经有了通风结构,但毕竟是羊毛,戴着仍然热的厉害。

所以趁着过年,李月辰也跟大食国的人商量,让他们找找海绵。

地中海应该是产这东西的,到时候可以花钱跟他们买,也算是个长期的生意。

至少在人造海绵做出来之前,这笔生意是可以长期做下去的。

初八上班之后,一帮外国人就开始打听他们能否购买摩托车。

民用版的摩托车并没有限制外国人购买,只要出得起钱就卖。

再加上还能卖汽油,也算是后续的长期买卖。

提炼完成的汽油是透明的,外国人很难将这东西跟黑乎乎的洧水联系起来。

当然这世界上肯定有聪明人能猜的出来,毕竟在海外单独建了炼油厂。

但那又如何呢?不知道提炼工序,仍然还是要乖乖找大唐买汽油,不然这东西根本发动不起来。

大食国那边倒是好说,毕竟离得近,买汽油价格最便宜。

而日本这类国家就麻烦多了,计算上运输成本,过去之后油价直接爆表。

好在如今的摩托车就算买回去也不是给平民百姓用的,对皇室而言,贵是贵了点,但也没到消费不起的地步。

况且日后有了飞艇,双方之间的交往更加密切,也能节省一部分运输成本。

说到飞艇就不得不提一件事情。

自从签订合同之后,大唐这边马上就开工,预计能够在广顺五年的年底交付第一批飞艇。

但是同时,礼部官员也在李显的命令下跟各国使者说清楚,日后要乘坐飞艇来大唐,必须走特定的通道,同时进入大唐境内,必须先在指定的地点降落接受检查。

若是敢从指定地点之外越过大唐国境线,这边可不管那么多,直接给你打下来!

飞艇这东西既然敢卖给他们,自然是有反制手段的。

别看的现在的飞机没什么战斗能力,单是飞到上空投放箭失就能瘫痪敌方飞艇。

更别提在速度和灵活性方面,根本没得比。

大食国那边飞艇入境,允许他们沿着喜马拉雅山脉前进,降落在益州军区附近的中转机场。

西域国家则是要率先降落在青海湖的中转机场。

新罗日本这些国家,则是只能从青岛入境,先降落在青州城外的中转机场。

这些规定都是为了逐渐完善将来的领空法,这是很重要的事情。

毕竟当人可以飞在天上之外,就必须考虑皇宫会遭到来自天空袭击的可能。

而千牛卫的陆航单位,主要就是干这个的。当发现有不认识的飞艇靠近皇宫的时候,就必须马上起飞将其打下来。

与此同时,李月辰这边也设计了一套比较简单的暗号。

如今都知道大唐的飞艇是鲨鱼涂装,但实际上周围的花纹也是有讲究的。

就算外国人想要模彷这种涂装,一旦发现细节不对劲,也能第一时间认出来。

而且这些年来飞艇一直是降落在玄武门外的广场上的,这其实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但现在不同了,在道路和交通工具的逐渐升级下,机场已经没必要靠近皇宫了。

所以长安那边的中转机场被李月辰安排在了咸阳,而距离大明宫最近的是千牛卫的军用机场。

日后就算是皇帝出行,也是从军用机场出发,而不会去咸阳的机场。

收到通知的外国使者们都将礼部转达的命令记了下来,保证回去之后报告给各自的国王。

毕竟这可是很重要的事情,万一日后使团乘坐飞艇来大唐朝贡,结果因为不遵守规矩被打下来了,那乐子可就大了。

到时候不仅仅拿不到任何赔偿,说不定还会被其他国家当成笑话来看待。

如今这个时代,大唐的皇帝说是亚洲的洲长也不为过,他的命令,其他国家自然要遵守。

……

这件事情定下来之后,紧接着就是不管外国人还是本国人都无比期待的上元节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上元节的受欢迎程度可比过年还要大的多。

过年最多就是跟家人团圆,上元节才是皇室的与民同乐。

上元节当天,空中绽放的烟花几乎照亮了整个夜空,引起观看的众人阵阵惊呼。

街上扮鬼的艺人用极为夸张的造型跑来跑去,偶尔张开双臂嘶吼一声,吓唬一下来来往往的小孩子。

而这帮小孩子们并不害怕,胆大的还会伸手去摸。

反而是跟在后面的驱魔人时不时抽打在空气里发出爆响的鞭子更令他们害怕一点。

现在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不少小孩子跟着家长出来,甚至都能在手里提个灯笼了。

大街上到处都是悬挂在木杆上各种造型的灯笼,比较正常的有鱼,兔子,云彩以及莲花形状的。

而奇葩的也不少,比如说锤子……估计就是李月辰的粉丝搞出来的。

洛水的水面上有数不清的河灯顺着水流缓缓移动,承载着人们的希望飘向远方。

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叫卖的小贩,各种民间的零食小吃散发着各种不同的味道。

这样的景象,每年都能震撼到不少的外国人。

甚至一些已经在大唐居住很久的外国人,跟自己的老乡介绍的时候,开口就是“咱大唐”或者“我大唐”如何如何……

这般景象,甚至能让在皇城的城墙上看着的皇室众人都有一种深深的自豪。

因为这里面,有他们努力的结晶。

尤其是现在的太子李重润,看着这国泰民安的景象,顿时感觉自己从小在军中受的苦都值了。

……

上元节过去之后,整个皇宫都进入了一片忙碌的状态之中。

因为皇帝要走了,准确的说,是皇室以及所有大臣们都要走了。

这次回长安的计划早已做了详细的规划。

首先派一部分人回去,将大明宫整理一下,很多设备的安装,也都在两年前就开始了。

比如说电话,这东西的安装比较麻烦,前年就开始搞,总算是搞定了。

只有这些东西都搞定之后,这边才准备启程。

而李月辰这里,不仅仅是名下的商铺都在那边开了分店那么简单。

甚至在长安城都新建了一座新的公主府,地方甚至比这边还要大一点。

新的公主府在金城坊,距离西市很近。

这是因为西市本就是个商圈,各种店铺鳞次栉比,算是外来商人的聚集之地。

而李月辰的很多商铺也都是开在西市附近的,几乎能将整个西市都包围起来。

现在嫂子裴清婉年龄也不小了,这样也是为了她能出行方便一点。

本来李月辰是想着让她别干了,商铺的事情交给其他人也行。

不过裴清婉说不想闲着,还是想有点事情干,所以也就由她去了。

新的公主府因为不再是木质建筑,所以建造时间还是很快的,仅仅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都搞定了。

一开始小冬还不太愿意,提议公主应该去东市那边住。

虽然小冬没去过长安,但也跟一些年老的宫女打听过。

长安素来有东贵西富之称,认为公主的身份尊贵,应该住在东市附近。

但最终这个想法还是没有得到李月辰的支持,在她看来,住东边的都是达官贵人,一向不喜欢交际的她觉得还是住在西边会清净一点。

更何况反正现在有车,这也不是会堵车的时代,住哪里都一样。

……

与此同时,朝廷大臣们也都早早派下人回长安的老宅先收拾一下。

而那些年轻的,如果家里有钱,都早早去长安开始买房子去了。

家里比较穷的寒门子弟也不用担心,对于朝廷官员,皇室会安排他们的住处,而且条件还相当不错。

皇室内部更是一下子将一半左右的人都先派回去做准备了,皇室成员后续会一同回去。

如今汽车数量不少,能够一次性将人都带回去,并且时间还快,几个时辰的事儿而已。

正月二十三,吃过早饭之后,李月辰站在公主府的院子里,看着自己的公主府,感觉有些怀念。

这时上官婉儿走了过来:“殿下可是觉得不舍?”

“多少有点吧,毕竟住了这么多年,总归是有感情的。”李月辰笑了笑。

“殿下放心,这公主府就在这里。如今交通又方便,殿下随时都能回来住。”上官婉儿笑着回答道。

虽然人是走了,但公主府不担心会落灰,这里仍然会留下负责打扫和清理的人。

李月辰将他们改成了雇佣制度,就跟上班一样,做五休二就行。

“倒也不是说那个,不过无所谓了……”

说到这里,李月辰笑了笑,牵起她的手说道:“房子本身不是家,有你的地方才是家!”

听到这句话,上官婉儿忍不住笑了起来:“殿下可莫要忘了两位长公主和……”

“放心,都是家人!”李月辰对她轻轻一笑,随后牵着她的手转身离开了这座公主府。

……

本来回去的时候李月辰是打算跟上官婉儿一个车的,两位姐姐和嫂子裴清婉都不胖,她们三个人坐后面倒是也没问题。

不过这个想法直接就被皇太子给打断了!

李重润把孙静邦给赶到其他车上去了,非要自己开车带着父母回去,然后要求李月辰坐副驾驶。

作为皇帝的李显也表示没问题,当即同意了。

平日里自己这个侄子向来比较懂事儿,今天突然提出这种要求,李月辰感觉他似乎是有话想说,于是也就同意了。

反正一家人回去之后还是住在一起,回去的时候在不在一个车上也无所谓。

于是就坐上了最中间那辆车的副驾驶,李重润开车,李显和韦莲儿坐在最后面。

这辆车被层层保护起来,前后的都望不到头。

两侧还有大量的摩托车不停的前后巡逻,防止有人靠近。

而今天这条路上的普通人,都被最前面的队伍勒令走到最边上,禁止靠近车队。

老百姓们倒是也没说啥,皇帝嘛,摆个谱简直不要太正常。

车上,李月辰开口问道:“叫我来这辆车里,是有话想说?”

“算不上吧……”李重润笑了笑,“就是想听阿爷和姑母说说长安的事情。”

“啊,说起来润儿是在东都出生的,没去过长安是吧?”坐在后面的李显挑起眉毛说道。

韦莲儿点了点头:“妾也是十几岁就来了东都,对长安的印象也很模湖了。”

李重润说道:“所以说,孩儿想要听听长安的事情。这才叫姑母过来。”

“说起来那也是将近三十年前的事情了。”李月辰笑了笑,“那个时候,我等也都还是小孩子,无甚可说的。”

“听说阿爷小时候很厉害……”说到这里,李重润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坐在后面的李显。

李月辰咧嘴一笑:“你阿爷?整日除了斗鸡什么都不会……”

“咳咳!”

坐在后面的李显使劲儿咳嗽了两声,不过倒也没多说什么。

李重润很惊讶的看了一下后视镜:“阿爷可未与我说过小时候喜欢斗鸡。”

“唉,年轻时的一点小爱好……”李显忍不住有些脸红。

这时李重润似乎想到了什么:“说起来,前几年在宫中看到过一篇《檄英王鸡》,若是孩儿没记错,阿爷年轻时的封号就是英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