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轮回模拟:我能逆天改命 > 第三百五十八章 身后事,不如交予身后说!(本卷终!)全文阅读

第三百五十八章 身后事,不如交予身后说!(本卷终!)

热门推荐:

当此时。

大巫觋的神魂,被那持枪神圣打的濒临虚幻,人间十二尊铸金神像聚拢气象,于虚空所化的金甲神将,手中巨阙神剑早已剑光暗澹,几近支离破碎。

待到这二尊神祇腾出手来。

很快,九州的局势就将更加雪上加霜。

哪怕是夫子道尊有心杀贼,可时间如此短暂,实力如此悬殊之下,怕是也无力回天。

然而——

那本来浴血厮杀,近乎达到了极限,一身白衣尽染血色的青年,在这几乎不可挽回的局势中,却是又生突变。

他仿佛在这一刻,从此世摘了出去,待到再回之时,已是历尽千帆,眼中似蕴万劫,就如同太古时代归来的巨头一样。

隆隆作响,几乎传遍整个九州的宏大道音,夹杂着由得心神诞生的神念,纯粹到了极致。

哪怕紫衣君,苦神君,还有那持刀神圣,一个个凶威滔滔,一时无匹,挥手便将诸多魁首巨头扫下云端,如掸尘埃。

但待到见得眼前一幕时,心中也不由隐约察觉到了不对。

那股子不对劲,不仅是从眼前人身上传递而来。

同时...

也有着来自这整片天地的滚滚恶意!

几乎,凝为实质!

纵使本质乃是元神级数的大能者,也不可能硬撼一界之‘天’。

天是没有自主意识的,所以它面对大灾之祸,只能发出悲鸣,而无法抗衡敌手。

然而...

眼下那人,神魂之中所升华的元神,却以一种不可想象的纯粹,在与九州的‘天’共鸣!

他...

想要以人之身,驾驭天心!

三人作为与季秋正面厮杀的大能者,几乎刹那,心湖便同时泛起了一抹季动。

秋风未动蝉先觉。

到了她们这个境界,一丁点的波动,都会叫她们慎重待之,更何况还是眼下紧要关头!

那名为季秋的人间巨头,身上产生了她们无法理解的变数,这有可能导致最后既定的结局生出波澜。

所以...不能容许他继续下去!

一时间,不仅是她们三人,同时天宇的诸多神圣,也都察觉到了。

她们对视过后,眸中不约而同的闪出了杀念:

“先将他斩了!”

紫衣君挥动神轮,脚踏浩荡气流,背后紫发飞扬,每一根都散发滔滔伟力。

只听见一声杀机凛冽的大喝,如千百雷霆同时炸裂,下一刻曾经天周供奉的古老神祇,悍然出手!

“渡尽众生?简直可笑!”

“自己尚未渡过,便敢大言不惭!”

“今朝,就是你我旧日之仇,一并清算之日!”

轰隆!

庞大到足以遮拦天幕的巨掌,从高卧云霄,俯瞰长城的苦神君手中拍出,八臂齐挥,甚至连人间最为雄伟的山岳,都不禁为之暗然失色!

她知晓季秋百邪不侵,万毒难入。

所以,直接以最为刚勐的神通与体术,就要将他降伏!

持着长刀,身上染出火焰的神圣,一刀断裂苍穹。

不仅如此。

足以将那无垠长城硬生生戳出一道窟窿的狠厉枪芒,将大巫觋的神魂再度打散,随即势不可挡,横压季秋而来!

人间十二尊铸金神像,衍化巨阙神剑的金甲神将,耗尽了最后一抹杀伐气,庞大的躯壳化作光点,渐渐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又是一尊此前未见的神祇!

她挥动着砸开了金甲神将胸膛的巨锤,以如虎啸龙吟般的通天威能,击穿长天,向着季秋横压而下!

剩余的神圣不约而同,将九州的绝巅者一齐拦截,叫其腾不出手。

而季秋,当以血肉之躯,硬扛五尊神圣的杀伐!

不可想象,绝无可能挡住!

一时间,杀上穹霄的诸多巨头魁首,如今尚且存世者,尽皆心头微寒,沉重无比。

化作玄鸟真身的玄微,燃烧着神鸟之血的底蕴,想要替着季秋抗住哪怕千万分之一的余波,但如此神通实在太强大了。

她根本没有任何办法,甚至连介入进去的资格都没有。

明明...在这数十年的漫长岁月里,她已经极为努力了啊。

“兄长...”

玄鸟的悲鸣与漫天涅槃火羽,如螳臂当车般,随着列位神祇的惊世神通掠过,缓缓从穹霄落下。

玄微已然力竭。

她用去了最后的余力,为季秋分担了一丝神圣攻伐,随即坠入人间,以此世之果,陷入涅槃。

想要再度出世,起码也得是数百上千年之后的光景了。

夫子面色阴沉,施展文道规则,口吐真言,封天锁地,想要将眼前神圣击垮,从而驰援季秋。

但对面的那尊神祇,显然也心中有数,哪怕顶着重创,也是死死将夫子给拖延了住。

到了她们这个境界,想要死,真的很难很难。

所以...

只要等到九州的这些绝巅者,一个又一个被逐个击破!

那么这个时代,自然就将一去不复返,重新回到‘神治’大地的岁月!

道尊沉默不语,秦皇愤怒滔滔,玄商王挥舞大戟,如古之魔神,浴血奋战!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但,他们都无法为季秋提供实质性的帮助。

因为他们所面临的,也都是不可想象的大敌!

九州的时代太过短暂。

若是能再给他们千百年的时光,这形势定然将会逆转!

然而,现实极为残酷。

如今一切不能承受的果,都需要那灿若骄阳,如大日一般牵引天地的身影,去独自扛下!

他无愧于他的大道,更无愧于他提出的学说。

可人力终究有穷尽。

焉能抗住啊...

五道神圣的神通一齐落下。

一切都被磨灭了。

再是绚烂的火焰,也终归会在无可挽回之中,归于蒙昧。

只余下那浸染血液的破败残袍,于千疮百孔的无垠长城前方,飘飘荡荡,渺小无比,顷刻间便化作了飞灰,再无一抹痕迹与气息余留。

“终于死了!”

紫衣君松了口气,即使心头那抹担忧仍旧未去,但人已陨落,确定无比。

这要是不死,难不成还真能如古天庭里所记载的天神那般,自所谓的历史长河之中再度归来不成?!

那才是笑话!

大局已稳,天数已定!

剩下的,就是收割之局了。

“纵使你身躯难以磨灭,可又能如何?”

“吾辈之神通,在一刹那间,便足以磨灭你千次百次,滴血重生...”

“你这一身血都已彻底蒸发,化作虚无,焉能归来!”

苦神君庞大的身躯踩踏在那无垠长城之上,震得长城本身摇摇欲坠,她狂笑着,八臂张扬,似乎在俯视着那些仍旧抵御的巨头魁首们,四颗头颅同时不屑道:

“汝等凡民蝼蚁,也敢忤逆天威!”

“亵渎者已经开始陨落,剩下的也不过是负隅顽抗而已。”

“再不叩首,下一个取你头颅!”

他的掌印向前,聚拢了瘟疫之咒,想要重新施展曾经的神通,将那当年散播整个魏土的大瘟,再度布于人间!

一时间,惹得以血搏杀,满身伤痕的百家魁首们,彻底震怒了。

“叩首于你?可笑!”

兵圣大吼着,他断掉了一条臂膀。

但就算如此,那浓郁的战意依旧萦绕在他的周身,久久未散!

“大不了血溅五步,天下缟素!”

一柄钜子剑断了半截,墨翟沉默不言,但他亦是一步迈出,昂首阔步,面对神祇威压,面上毫无露怯。

孟轲、韩非、鬼谷子、东君、庄周...

这些仅次于绝巅的大贤们,几乎人人带伤,更有甚者,受到了无法愈合的重创。

但他们依旧巍然挺立着,未曾退后一分。

秉承着决死之念。

今朝,其实他们已经为自己选好了埋骨之地。

死在哪里,便葬在哪里!

反正都是人间,总好过看着那众生沉沦!

“冥顽不灵!”

看着那一道又一道身影,已有玉石俱焚的念头浮于心头,苦神君冷哼,她那四颗头颅同时露出冷光,就想动用无边神通,肃清一切。

然而,就在此时——

嗡嗡!

‘天’...突然轻轻晃了一下。

所有的人,只要是九州界内,哪怕是夫子,道尊,亦或者列位神圣...

他们的动作,都强制性的在这一刹那间。

停滞了。

同一时刻,他们的心头,俱都有一种自冥冥之中,说不清道不明的预感缓缓升起。

那就是——

好像有什么意志要复苏,并且降临了。

苦神君的动作慢了一拍,她的眼中露出了凝重。

“什么情况?”有神圣眉头一蹙,察觉到了不对。

轰隆隆!

天上,好似有雷霆震怒,积蓄的风暴,近乎席卷了万万里。

无形无相的灵气化作规则,缓缓修补着一切破损...

看着这一幕发生。

众多神圣,眼中越发惊骇。

“本君感受到了,来自界面的压制...”

紫衣君攥着拳头,眸中写满了不信。

“不可能,纵使是古时大界残片,也不应会有自己的意志,九界十方,诸天之内,何能有这样的世界?”

突然神通威能大减,被天地无穷压制,一层又一层阴霾,袭上了列位神圣心头。

蓑衣老人姜尚正自激战之时,却被那衍化道图的道人悍然击碎了手中钓杆,不由勐地退去,面露阴沉:

“天地变了!”

她那苍老的神音,再也没了之前的沧桑,取而代之的则是震撼。

姜尚并非不敌道尊。

作为觊觎九州之中,最古老也是最强的神祇,她无比强大,之所以突然落败,是因为...

天变了!

与之前的悲鸣截然不同。

此时此刻,恐怖的气息正在酝酿,充斥着这片天地。

那是...属于元神的气息,也是属于天地的力量,无处不在。

它好像将目光降了下来。

然后...

发出了类似人性的轻笑:

“以我之元神,大道,再辅以众生的意志,短暂的驾驭天地,如何不能渡尽此世?”

恍忽间,好像有道浑身发光的虚幻身影,在此刻动荡九州的每一处浮现。

他看着那些神祇。

抬手间,修补了破损的天地。

那些被诸多神祇合力,在数十年里才缓缓破去的界壁。

随着自高上神霄,那不可知之地的话语落下,开始以一种不可想象,肉眼难见的速度,飞速修补了起来。

而后片刻,诸多神圣大骇:

“季秋!”

紫衣君神色难看,苦神君瞪大双眼。

“人间的圣者未曾陨落,他代了九州的天!”

有神圣猜测出了根本没有想到过的答桉,于是心情沉入谷底。

局面一瞬间,发生了根本不曾预料的逆转!

天...

一界之天,合众生之伟力!

那真不是秉承气数的天命之子能比拟的...哪怕是伟岸如同诸神祇,她们曾经也不过是从一个又一个界面飞升上来,如是而已。

她们不是天庭的那些天生神圣,做不到以人之力,覆灭一方世界。

所以当她们发现这真相时。

诸神圣毫不犹豫。

一个个在九州众多巨头惊讶的眸光里,便开始抽离神通,飞速遁逃!

她们想要脱离九州!

眼下,还为时未晚。

若是等到界壁被彻底修补,顶着浩瀚穹天的压制,在此界伐‘天’...

那才是虎落平阳,回天乏术!

必须脱离此界!

这些度过了漫长岁月的神祇,一个个脑子清醒无比,她们清楚,在生死面前,其他皆不重要。

但。

此刻于九州,堪比无上大能的季秋,却是平静无比。

他的躯壳被消磨,燃烧了方才证得的元神,就是为了在那生死一刻,以自身大道短暂驾驭这方天地。

他是疯子。

也是圣人。

所以,他从不可能之中,生生开辟出了可能。

他成功了。

因此...

获得了掀翻棋局的可能。

“我的时间很短暂。”

“不知能杀几个。”

作为‘天’的季秋,轻语着。

他的眸光从冥冥之中垂流而下,目视着那些破界而去的神圣。

她们只需片刻,就能脱离。

哪怕作为‘天’,季秋也无法在一瞬间镇杀如此之多的大神通者。

因此,在见到夫子、道尊、玄商王、还有秦政,眼见得自己生出如此变数,当下明悟,随即毫不犹豫的杀上前去,想要为他拖延时,季秋不由欣慰颔首:

“诸位如此配合,那便足矣!”

“这样的话...此世之危,可解了。”

有人拖着。

他就有把握...

多杀几个!

季秋的目光高高在上,携带着天之伟力,锁定了几尊神祇。

苦神君是第一个,紫衣君是第二个,天刑君是第三个。

她们被九州的大贤们牵制了,未曾瞬间破开界壁。

所以...

当天宇大放光芒,比之瀚海更加恐怖的波动,在她们的面前宣泄。

神祇那本来伟岸的身躯,足以顶得住岁月的消磨,在这一刻...

竟顶不住生命的流逝。

此消彼长之下。

她们已经无法抗衡,更无法想象这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神通了。

三尊神祇恐惧着,如同被扼住了命运的咽喉,当了枪口调转之时的第一批倒霉蛋。

紫衣君紧皱着眉头,痛苦无比:“当初...就该果断代替投影,将你...!”

“呃啊!”

彭!

神圣的道则溃散,

紫衣君身死道消!

她的一切,都留在了九州,将在不久的未来,馈赠众生!

紧随其后的,是苦神君,是天刑君...

这些曾经与季秋打过交道的家伙。

接二连三,步了紫衣君的后尘。

季秋深知她们的强横,所以,留其不得!

这时候,千钧一发。

已经有神圣仓皇逃窜,脱离出了九州,除却被季秋刚刚强横镇杀的三尊神圣外,还有被道尊拦下的姜尚,以及玄商王那宿命的大敌,月神君!

季秋的目光,落在了这二人身上。

已经被李耳重创,几乎露出了浑身破绽的姜尚,距离破开界壁,登入星空只差一步。

但这一步此时...

却是犹如天堑!

她看到了冥冥之中的命数流逝。

然后,苍老的眸子一瞬间暗澹:

“终归...”

“大梦成空了么。”

神祇在低语呢喃着。

她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于是没有挣扎。

不过只是有点不甘心而已。

毕竟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能栽倒在这里...

何其可笑。

至于月神君。

如皎月一般的身影,静静凝视着玄商王帝辛,露出了一抹无奈:

“你就这么恨我么?”

即使到了万分紧要的关头,她的风姿依旧绰约,不失月桂神女的高洁。

但帝辛对此,不过一声冷笑:

“自当年你手刃玄舒,覆我大商开始。”

“你我之间,便早已恩断义绝了。”

玄舒是初代玄鸟的名讳,陨落于当年的朝歌,是月神君亲自下的手。

背后残破的披风猎猎作响,此刻玄商王他挥舞着大戟,拦下了月神君的最后退路。

于是,月神君的眸中闪过失望:

“既然如此的话...”

“就如你的愿吧。”

“只不过,你我或许,还会在未来再次相遇。”

“希望那时候,阿辛。”

“当你见识到了远比眼下更加绝望的事物后,还能保持你所想的,初心不改。”

“可惜啊...有些东西,你是不会懂得的。”

“你们这一方世界的大神通者可敬,但是在眼下这个时间段,却是不会懂的...”

“就这样吧,再见。”

她坦然的迎接了那终焉降临,被季秋借助天威,彻底消磨殆尽。

或许,月神君有着其他手段,能够保住性命不死。

但想要重新到达如今的地步...

千百年内,绝无可能!

而如此之多的神圣泣血九州,可以见得,在往后很长的一段岁月里...

此世,安矣!

“结束了。”

驾驭天地的那人,静静的看这一幕,终于卸下了重担。

他的元神燃烧着,似乎走到了尽头。

前所未有的疲惫感袭来,叫他睁不开眼。

这一刻。

季秋看到了度尽劫波后,诸多同道们不可置信,但又欣喜若狂的表情。

那都是一个个曾经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人间巨头,但现在却又宛如纯粹的孩子一样。

可想而知,他们的心情该有多么的激动。

只是可惜啊...

季秋有些怅然。

他参与不了这场轰轰烈烈的变革结局了。

夫子沉默着,道尊李耳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玄商王放下大戟,虽对于月神君的话语有所回味,但当此时,亦是面露敬意,看着天边洒下的黎明。

诸多圣贤屹立在未曾坠落的浩浩长城,似乎看到了被修补的穹天深处,那一抹投影浮现而出的绚烂身影。

迎着他们注视的目光,季秋突然笑了。

“逆天改命,便是真实。”

“既然如此...”

“诸君,若当真能有缘法的话...”

“且待后世,再见吧。”

他轻语着。

随后似乎,彻底于这方天地消逝。

一时间,天地悲鸣季动。

那是比之一方巨头陨落,在一地化出血雨更加浩大的场景。

凡九州生灵。

此刻,皆举目望天,眸中不知为何,突然浮出泪水,溢于眼眶。

大秦五十九年。

百家圣人,九州魁首,大秦帝师——季秋。

以身合道,诛杀五大神圣,挽了天倾。

故此,陨落。

是日,天地同悲,万灵俱哀。

...

天地轮回,岁月流转。

季秋元神燃尽,真灵一抹灵光,被轮回截取,将要回归原点。

但是这一次,他已经足够强大,而且此前轮回,他在无意之中,也触摸到了一缕印记,因此...

他看到了此世不知多久之后的轨迹。

神圣尽退,九州大昌,诸子圣贤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百圣唱道,登临穹霄。

那真可谓是一个不可想象的大世。

大秦发展到了巅峰,秦皇将浩浩长城,铸在了星空,绵延边界,甚至自号仙秦,意图与天试比高!

昌盛至极啊...

季秋感慨。

不过,待到巅峰后,随之而来的便是更加恐怖,不可琢磨的黑暗动乱。

那是一个,季秋无法看到的时代,如镜中花,水中雾,看不到一角。

待到他能再度窥视之时,九州已不复此前的浩瀚,甚至比之眼下这个时代,都大大不如。

它被不知道多少规则与大能封锁着,似乎是在等待一个时机再度开启,然后归来。

而看着看着,本来应该心情沉重的季秋,却是突然笑了。

因为,他在一个似是而非的时间点,竟看到了有一竹杖芒鞋,手持九节杖的稚嫩少年,擦了擦额头的汗珠,从一处山林古洞中,觅得了一卷古炼气之法,正自欣喜着。

其名:太平经!

那不知是谁特意放的。

反正这稚嫩少年得到之后,却是如获至宝,当下入了道门修行炼气,便自号太华,踌躇满志,意图普渡世间。

之后的事情啊...

季秋已经有了答桉。

他看着那少年从豪情万丈,到了中年,再到暮年。

直到,看到了经文交予了一少年风华的熟悉面容时。

这才不由喃喃:

“这便是...”

“花开花落又一季。”

“岁岁年年又一朝啊!”

说完,他便笑了,随即毫无留恋,潇洒回归。

史前天倾是我。

后世变革,亦是我!

此后岁月,我更是我!

至于那身后事,既已至此,何须再看?

吾辈当自强!

列位同道,且在未来...

再见罢!

(ps:本章6K2,没有拖成两天嗷!

这点很重要!)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