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LOL:迦娜女神的召唤师 > 第405章 妖姬的监狱生活 (二合一)全文阅读

第405章 妖姬的监狱生活 (二合一)

热门推荐:

无人知晓乐芙兰的过去。

就连掌握着“先知之力”的李维,也只知道她曾经是莫德凯撒麾下的女术士。至于更遥远的事情,他就不清楚了。

只有乐芙兰自己清楚,她到底从何而来。

很多很多年以前,在诺克萨斯都不存在,莫德凯撒都未曾崛起的遥远过去,她还只是洛克希南部平原的农家少女。

那个年代的农家人是不幸的,但也是幸运的。

持续千年才终于走向尾声的暗裔战争,已经让这片大陆的人口降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低点。

这里到处都是无人耕种的抛荒土地。好不容易从暗裔战争中解脱的各地军阀们为了喘一口气,也纷纷出台了鼓励耕种开垦、与民休养生息的政策。

只要你有能力开荒垦殖,肯卖些力气、吃些苦头,就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土地。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而乐芙兰的父亲,就是一个既有力气、又能吃苦的男人。他用半生的辛劳和一身的病痛,为女儿留下了一片不小的土地,还有一头精壮的耕牛。

这是乐芙兰最美好的一段记忆。

她还记得自己小时候坐在那宽阔的牛背上,看着父亲牵着缰绳缓步走在前面,又时不时回头笑着看她的,那句偻而又坚实的背影。

她想,自己长大之后,一定要努力帮家里干活,为父亲多买几头壮实的耕牛,让他能更轻松一些。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暗裔战士的衰败,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巨大的权力真空。于是残余的人类军阀们没消停几年,就又恶习难改地,像疯狗一样互相撕咬起来。

战火很快烧到乐芙兰家门口,就像洪水淹没蚁穴,轻描澹写地摧毁了她父母倾尽全力为她搭建起来的小窝。

她的父母都惨死在她面前,只因他们在军阀的马前跪得慢了半拍。

她们家当作宝贝一样呵护的耕牛,也被入侵者们毫不怜惜地大卸八块,煮成了一锅肉羹。而她则被迫戴上沉重的镣铐,被入侵者掳为随军奴隶。

奴隶的生活,让童年的乐芙兰受尽了屈辱。

照这样下去,她未来最好的结局,大概也就是等她再长大一点儿,凭借那长开了的漂亮脸蛋,被某个对女人温柔的军官老爷看上,带回家作自己的私人女奴。

而这就已经是大多数凡人奴隶,梦寐以求的结局了。

所幸,乐芙兰并不是凡人。

她觉醒了自己与生俱来的魔法天赋,展现出了未来那位苍白女士的一缕风采。

军阀老爷看中了她那惊艳远胜同侪的强大魔力,让她从一介随军奴隶晋升为一位大法师的学徒,希望她学成后用她的能力,服务于他的宏图伟业。

而乐芙兰很快就用实力证明,没人可以奴役她,强迫让她为之服务。

凭借着那与生俱来的强大魔法天赋,以及后天对魔法知识的刻苦学习,乐芙兰不声不响地就超越了自己老师,并且拥有了颠覆这个军阀政权的恐怖能力。

于是,她一口气杀了很多人。

那个将她当作奴隶一样使唤的所谓老师。那些屠戮过她家乡的军官和士兵。

还有那个军阀老爷。

在杀死那个军阀时,乐芙兰很不解地问他:“你明知道我父母是被你亲手杀的,为什么还敢提拔我去学习魔法?”

“你父母是我杀的?”军阀这才明白:“哦,我不记得了。”

乐芙兰:“.......”

年轻的苍白女士这才明白,原来弱者只是蝼蚁。强者路过时不小心踩死你,事后甚至连你的名字都不会记起。

她不想再做蝼蚁了,她要永远地做自己的主人,掌控自己的命运。

于是,乐芙兰最后一次回到家乡,在那片草草埋葬着父母枯骨的荒草堆前,做了最后的告别。

她抛弃了自己的名字,自己的过去。

从此之后,她就只是乐芙兰,苍白女士,诡术妖姬。

乐芙兰成功了。

随着数十年光阴过去,她对魔法的研究和掌控愈发精进。不断积累的法术奥秘,来自远古的魔法圣物,又让她获得了近乎神明的,长生不老的能力。

她已经强到足以在这片大陆上呼风唤雨,没让可以再奴役她,让她变回过去那个蝼蚁。

但乐芙兰又很快遇到了挫折。

因为莫德凯撒复活了。这个两度被杀三度重生的冥界暴君,几乎奴役了整个瓦罗兰大陆。

乐芙兰也不可避免地落到了他的手里。

再然后,就像李维知道的那样,乐芙兰联合了洛克希各大军阀部落,暗中设计封印了不朽堡垒深处的灵魂之井,切断了莫德凯撒与那具铁铠化身的力量链接,最终一举将这位暴君给赶了回去。

事成之后,因反抗莫德凯撒而结成同盟的各大军阀部落终于放下成见,在乐芙兰与黑色玫瑰的暗中整合之下,成立了洛克希部落联盟——也就是未来诺克萨斯帝国的雏形。

这个活力无限的新生政权很快继承了莫德凯撒的伟业,开始向四面八方开拓他们的生存空间。

在连连不休的战争与一场又一场胜利中,诺克萨斯帝国诞生了,并且成为了符文之地上最为伟大的那个存在。

而乐芙兰,就是这个伟大帝国的真正主人。

这时候,她已经几乎实现了当年她在父母坟前立下的誓言。她掌控了自己的命运,并且站在了世界之巅。

但乐芙兰却并不快乐。

必将归来的莫德凯撒,是她挥之不去的阴影。

这让她迫切地需要征服更多的土地,掠夺更多的魔法奠基和远古圣物,寻找暗裔、星灵、半神、恶魔们在符文之地留下的种种力量。只有这样,她才能拥有应对莫德凯撒反攻的底气。

而黑色玫瑰对这个帝国的控制,又都来自于与帝国贵族们的合作。

乐芙兰不得不掐着鼻子忍着这些贵族的贪婪和堕落,并倾尽全力维护他们的腐朽统治。只有这样,她才能维持诺克萨斯帝国的稳定。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她一直都秘密地为境外的达官贵人出谋划策,同时出现在许多个国家中,利用她的幻象扰乱秩序、制造混乱。

一开始,乐芙兰还享受着这样纵横捭阖、操控人心的权力游戏。

但100年过去,200年过去,300年过去...到现在快1000年了。

乐芙兰早就厌倦了。

可她放不下。不管是莫德凯撒的威胁,还是她自小立下的执念,都注定了她不会放弃自己对诺克萨斯的掌控。

就像是一个背着巨款现金的守财奴...虽然很累,但她必须背着。

直到有一天,领风者来了。

她不想放下,也得放下了。

在那场失败透顶的宫廷政变之后,乐芙兰戴上了为她定制的厚重禁魔镣铐,来到了祖安的高级战犯管理所。

美食珍馐,珠玉华服,这些上流的物质享受的都与她彻底告别。她的力量被禁锢,权力被剥夺,自由被限制。

赖以傍身的两头恶魔,也作为她的“统战价值”上交给了领风者,算作她赎罪的一部分。

乐芙兰又重新变为了“蝼蚁”。

她每天的生活就是:起床、洗漱、集合点到、早餐、缝纫机、午餐、缝纫机、晚餐、一小时自由活动、读书看报、理论学习、睡觉。

然后重复之前的生活。

而这样的生活,她还要度过2000年。

一开始,乐芙兰对这样的生活就只有抵触。

可渐渐地,远离了权力的尔虞我诈,放下了莫德凯撒的危机,在这最平凡朴素的劳动生活之中,她就好像得到了某种解脱。

在缝纫机前工作的那每一分一秒,乐芙兰总会忍不住回想起,很多很多年以前,在那个农家小屋里,母亲牵着她笨拙的小手,学习针线活儿的平静岁月。

而这份平静,对她母亲来说却只是短暂的奢侈品。

于是,乐芙兰突然能理解领风者了。

领风者是要将符文之地建成这样一个社会,一个要让普通人通过劳动,就能享受到幸福生活的社会。这不是遥不可及的乌托邦,这是有希望做到的。

只是她变强之后,就忘记了自己的出身。

但领风者掌握了力量之后,却永远不忘那些弱者。所以他们能做到,而其他人做不到。

所以,只有领风者才能...

“停停停...你先别急着升华。”李维放下乐芙兰写的这篇《我的前半生》,腻味得嘴角都在抽搐:“说说,你写的这都是啥?!”

“忏悔录啊。”乐芙兰可怜兮兮地看着李维。

她抬起自己被厚重镣铐束缚着的纤细胳膊,让他看清自己因为工作生疏,被缝纫机扎出不少小孔的葱白手指:“李维会长,你看——我真的有在好好工作、好好忏悔啊。”

“你忏悔个屁!”李维把她的思想报告往桌子上一拍:“通篇都在回忆自己有多惨,只字不提自己具体干了什么。”

“就算稍微提到你在统治诺克萨斯期间的恶行,也只说是为了对抗莫德凯撒的必要准备,是为了维护统治而不得不与旧贵族派做的妥协。”

“黑锅都让莫德凯撒和旧贵族派给背上了,你自己倒切割得干干净净。”

“你这是反思吗?你这是在反战败吧!”

“唔...”乐芙兰低头不语。

“其实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李维一眼看穿了她的心思:“但你不想忏悔。”

“因为你发自内心地觉得,你做的事情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之下,都是正确的。”

“对。”乐芙兰眼前一亮,就好像找到了什么知己:“这是时代的局限性...我不那么做,诺克萨斯就会解体,人类的力量就会分散,莫德凯撒的归来就会变得更加不可阻挡。”

“呵呵。”李维一句话就把她的嘴给堵上了:“从时代背景考虑,炼金男爵们的存在也是必须的。但现在,时代变了。”

“他们都挂在了路灯上。你呢?”

“我...”乐芙兰不说话了。

“你果然没有那么容易悔悟。”李维倒也不失望。

这很正常。一个上千岁的老妖婆,怎么会因为短短几天的劳动和思想改造,就蜕变成一个真正的悔悟者,甚至,是信仰迦娜的领风者呢?

这里只是战犯管理所。又不是心灵控制中心。

“你再好好改造吧。”李维站起身,冷冷地告诉她:“还有两千年。时间还长着呢。”

“是...”乐芙兰无奈地叹了口气。

然后她又抬起被镣铐勒紫了的手腕,哀求道:“那至少,请您帮我解开这副禁魔枷锁吧。”

“您应该知道禁魔石是什么东西。法师常年累月戴着这东西,身体只会因为魔力枯竭而不可逆转地走向枯朽。至少...让我能活着过完这2000年刑期吧。”

其实乐芙兰没想过李维能真同意。毕竟她是诡术妖姬,在法师之中都算极端的危险分子。

她只是想先提个离谱的要求,再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争取改善伙食。

因为李维不希望罪犯在监狱里有太好的物质条件,以至于把坐牢过成了度假,甚至产生“进监狱就跟回家一样”的不良风气。

所以现在这监狱里的伙食...那可真是手里捧着窝窝头,菜里没有一滴油。

乐芙兰想吃好一点儿。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

“好啊。”李维竟然真帮她解开了禁魔枷锁。

然后,他又往她肩上放了一只青鸟化身。

“从今天开始,这只青鸟就要一刻不离地站在你肩上了。如果你想越狱,相信我...它会在一秒之内,用风刃斩下你的头颅。”

“这...”乐芙兰感受到了这只青鸟化身的强大。这显然是李维为了看住她,而专门定制的狱警版青鸟化身。

可是,他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感觉,你还是在这里过得太好了。”李维说:“踩个缝纫机能花多少力气,对你这位大法师来说又能算得了什么?”

“没有工作强度,哪能让你在改造中切身体悟广大劳动人民在过去无数年里默默承受着的苦痛,从而发自内心地真正改悔呢?”

乐芙兰:“......”

她顿时有了一种不妙的预感。

然后,就只听李维问她;“乐芙兰,你最多能幻化出多少分身?”

乐芙兰犹豫片刻,最终还是老实回答:“不好说。如果是那种完全没有战斗力的低级分身,我可以分出至少几万个。”

“几万个?”李维眉头紧皱。

“怎么了?”乐芙兰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算少了。”李维自顾自叹道。

然后他看向窗外,战犯管理所的操场空地上。

空地上刚刚停稳的一排炼金卡车,正成箱成箱地往这空地上卸着货物。

乐芙兰一开始还以为这是监狱在进后勤物资。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

“那、那箱子里都是什么?”乐芙兰在意问道。

“500台缝纫机。”李维回答:“我本来打算在管理所开个成衣加工厂,让你们去那里工作。”

“我们?”乐芙兰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词汇。

“是的。”李维解释:“你和你的分身们。”

“老板、经理、销售、财务、保安、针线女工...大概500多个工作岗位,全都是你一个人。”

乐芙兰:“......”

“你、你...”把一个人当五百多人用,这操作让乐芙兰都愤怒了。

“你这是在榨取我的剩余价值!”她恼火地指控。

“不然呢?”李维却一脸平澹地说:“你不来被压榨,难道还想过来享福?”

乐芙兰无言以对。

而李维则是有点儿头疼地自言自语道:“我还以为你最多能分出几百个分身,没想到你竟然能一口气分出几万个。”

这种不需要消耗太多魔力的低级分身虽然没什么战斗力,但却是有生产力的。踩踩缝纫机,扫扫大街,做一些相对简单的工作,对它们来说都是没问题的。

“这么看来,500多份工作还根本不是你的极限。这一家小型成衣厂,也根本起不到给你上点儿工作强度的改造效果啊...”

李维用籽苯家看先进员工的眼神,细细地打量起乐芙兰。

这眼神直把乐芙兰盯得发毛。

“可惜了。”李维却头疼地感叹:“几万个分身...人实在太多了。”

“如果让你去干那些人干的工作,恐怕祖安的就业市场都会受到冲击。”

“???”乐芙兰额间渗出一滴冷汗。

踏马的,什么叫“人干的工作”?

难道你还想让我去干,“不是人干的”工作?

神秘优雅的妖姬小姐,都忍不住在心里骂起了刚学会不久的祖安话。

“这样吧...”李维想了想,说:“你先分出去3000个分身,去地沟区负责清理有毒土壤吧。”

“有毒土壤?”乐芙兰脸色一沉。

祖安在过去两百多年前,一直在不计后果地往地沟区排放炼金污水和各类固体剧毒废物。

这些有毒垃圾虽然已经被迦娜以神力席卷一空,送去了祖安城外领风者建设的垃圾填埋场加以妥善处理。但这一整片被剧毒物质严重污染的土地,却是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被清理干净的。

而这片土地有多毒呢?

毒到不穿防护服,普通人走过去就能立马毒发身亡的地步。

所以清理有毒土壤的工作,一直都不是让祖安人去做的,而是让量产型的蒸汽机器人去做的。

“机器人的工作,你让我去做?!”乐芙兰愤怒质疑。

李维笑了笑:“你知道诺克萨斯的贵族和地主们,为什么不爱用祖安进口的拖拉机,而是喜欢用农奴么?”

“为什么?”乐芙兰下意识接茬。

“因为在你的治下。”李维收敛笑容:“人命比机器便宜。”

乐芙兰:“......”

“去工作吧。还有2000年,希望你能懂。”

“...”乐芙兰沉默良久,终于缓缓点头:“是。”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