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从开大车开始 > 第205章 钟跃民?全文阅读

第205章 钟跃民?

热门推荐:

“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啊?我看看都买了些什么?”

“害,这不是路上遇到了熟人,聊了几句,我买了只鸡,还有一条鱼,一会我做个葱油鸡,你帮我把鱼蒸上就好。”

“我们家姜片好像用完了,我忘了跟你说,现在去市场买也来不及了,要不你去何雨柱那借点?”

“行,那你先把这些拿进去。”

将手上的东西,都交给于莉后,李卫东便朝着何雨柱走了过去。

不想来到后才发现,何雨柱家的大门紧闭着。

正当李卫东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卫东哥,你这是来找我哥吗?”

李卫东闻声转过了身子,见是何雨水,笑着点了点头,道:“对,家里的姜用完了,想看你家还有没有来着。”

何雨水听完后,立马说道:“这样啊,那你等会,我给你拿!”

说完她就转身进了自己的屋子,再出来时,手上已经多了把钥匙。

这是何雨柱留给她的备用钥匙,以防哪天忘了带钥匙出门后,回来进不去。

何雨水也留了一把钥匙在何雨柱那。

只要不是兄妹俩同时忘记带钥匙,就不用担心进不去。

在何雨水帮着拿姜的时候,李卫东忍不住问道:“对了,你哥哪去了?食堂班早就该下班了吧?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

何雨柱从来都不是个爱岗敬业的人,每天不等下班,就把活计交给胖子和马华,自个先熘了。

何雨水闻言很是无奈的说道:“他去找我那未来嫂子韩枝枝家了,卫东哥,你是不知道,我哥就是典型的有了媳妇忘了妹,你别看他之前一脸不情愿的模样,打从事情定下后,他差不多天天不着家,我这些天都是自己解决的晚饭。”

李卫东莞尔一笑,这也的确像是何雨柱会做出的事。

他觑见屋内的煤炉没有一点热乎气,好心的问道:

“那你要不上我家吃点?”

何雨水摇摇头道:“不用了,我回来前已经在食堂吃过了。”

说着她就将姜片交给了李卫东。

“那些,谢谢你了,雨水。”

“都是自己人,客气个啥,你先忙你吧,我看你家好像来了客人。”

“嗯,那咱有空再聊。”

“好,回见!”

从何家回来后,李卫东回到自己家。

刚进门就看到于胖子正在跟李奎勇折腾着他的矿石收音机。

听到脚步声后,两人一同转过了头。

见是李卫东回来了,两人立马危襟正坐,装作一本正经的模样。

李卫东见此嗤笑一声道:“行了,别在我面前装了,趁着我媳妇在做饭,咱今儿个先把事情给掰扯清楚。”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说着李卫东看向于胖子说道:“哥,墨镜和钱是奎勇和那小混蛋两个人联手抢的没错吧?”

于胖子连连点头。

随后李卫东又看向李奎勇道:‘奎勇,你说你跟小混蛋是朋友,是兄弟,那我问你,我和他,谁跟你比较亲?’

李奎勇低下了头,都囔着说道:“自然是你。”

“那这事就好解决了,我也不要求你跟我一起教训小混蛋,但要你置身事外,两不相帮不过分吧?”

“不过分。”

李卫东敲了敲桌子道:“记住你说的这句话,回头我要是再看到你跟他混在一起,我一准把腿给你打折!”

李奎勇没有说话。

要是这批货不是李卫东的,那他肯定会帮小混蛋掰扯一二。

但现在是他伙同外人,抢了自己堂哥的东西,这事怎么都说不过去。

如果被母亲知道了,他说不定得在床前跪一夜。

按照规矩,他得亲自去找小混蛋,把钱和货给要回来。

李卫东既然没提这茬,自然是不想为难他。

然而李卫东在得到李奎勇的保证后,却依旧不放心。

他是知道李奎勇性格的。

这熊孩子满脑子的义气,一旦上头,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所以他决定再上道保险。

“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李奎勇挠了挠头,有些心虚的说道:“也没做什么,就是瞎混着。”

李卫东闻言摇了摇头,道:“你这可不行,回头我给你找份工作,你给我好好上班去!”

李奎勇闻言有些心动,毕竟他家不止他一个孩子。

在他下面还有四个弟弟妹妹。

他目前的年纪又越来越大,不知道还能干多久,李奎勇早就想帮着承担起养家的责任。

但这年头的工作可不好找,

他都想好了,要实在不行,就从母亲那接过蹬三轮车的差事。

反正他年轻力壮,总要比她挣得多。

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自家的堂哥,竟然成了能人。

这时候穷亲戚找有能耐的亲戚帮忙是常有的事。

他倒也不想麻烦李卫东,可家里还有弟弟妹妹要养不是?

“哥,这事会不会很麻烦?”

“有什么麻烦?你哥我别的本事没有,这点忙还是帮得上的,对了,我记得奎刚只比你小两岁,他有工作没?”

李奎勇摇了摇头。

“得,干脆把你们俩一同安排算了。”

李卫东决定回头就去探探杨厂长的口风。

轧钢厂每年都有招工名额。

虽然紧俏,但杨厂长却是个能作主的。

把李奎勇兄弟安排进去,让他们学点技术。

等过个十来年,就算大环境变了,到时李卫东也有能力拉扯他们一把。

还有于莉,她那临时工的身份也该转正了。

正式工跟临时工的待遇可是完全不一样的。

转正后,说话也能更大声一点。

得到允诺的李奎勇很是高兴,但是想到自己联合小混蛋抢了李卫东的钱和货时,又有点尴尬和内疚。

得想想办法,在别的地方找补回来才行。

堂哥对自家那么好,自己可不能做那狼心狗肺的。

李奎勇忽然想起,自己好像也认识一个大院子弟,人品不差,而且还挺有能耐的。

他现在就已经知道,于胖子卖货的主要目标就是那帮大院子弟。

自己帮着牵牵线,说不定能帮上忙。

于是他对于胖子说道:“于哥,我认识个挺有能耐的大院子弟,要不我介绍你俩认识认识?他对你手里的那些东西肯定感兴趣。”

于胖子一听跟赚钱有关,整个人顿时精神了。

“细说,细说!”

....

在于胖子跟李奎勇聊着天的时候,李卫东在厨房里和于莉一同处理着食材。

顺带跟于莉说起了转正的事。

于莉自然也是想转正的,但她却有着自己的顾虑。

“卫东,你说我才刚进去不久,这么快就转正,他们会不会在背后说闲话啊?”

李卫东闻言哂笑道:“爱说就让他们说呗,你以为只要你资历够了就不会有人说么?一根萝卜一个坑,你拿了编制,就会有一个人落选,不管怎样都会有人说闲话的!”

于莉仔细一想,好像的确是这样。

之前有个老资历的前辈转正,就有一些人在背后说闲话。

“行,不过会不会很麻烦啊?”

“放心吧,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随着认识的领导越来越多,李卫东在某些地方也能说上话了。

况且于莉转正并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

今年的扫盲工作已经结束,于莉管理的片区,参加扫盲班的大娘小媳妇,全部脱盲。

在区里面名列前茅,得到了区里的点名表扬。

现在区里面正在推广于莉“独创”的‘唱歌扫盲法’。

凭借这些,让她转为正式编制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夫妻俩在那一边说话,一边做着晚饭。

等李卫东把菜端出去的时候,看到晚餐那么丰盛,李奎勇顿时狂咽口水。

他家人口太多,平时根本舍不得买肉,都是以粗粮为主,也就过年能吃点白面馒头,或者是从别家那换来的油渣炒个野菜什么的。

现在看到这么多肉菜,李奎勇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一会能不能把吃剩的打包回去,让家里的母亲和弟弟妹妹也尝尝。

李奎勇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在原剧中,李奎元在陕北有一个女朋友,

两人热恋三年,李奎勇由于家庭条件差,给不了女朋友未来吗,连她一根手指头都没碰过。

这不是他没有机会,而是他以后不能结婚,会毁了她的一生。

在分别的那天晚上,女孩要将自己的身体交给李奎勇。

心爱的女人哭着要和他上床,这忍得住?

李奎勇忍住了!

他心地善良,不能忍心害了那女孩。

李奎勇也是个非常孝顺的人。

他为了照顾弟弟妹妹,每天开着出租车在道路上奔波,在四十多岁就患上癌症去了。

李卫东是知道自己这个堂弟的,一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别看了,我给你另外准备了一些东西,等会你走的时候给带回去。”

李奎勇闻言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说。

心里默默的记下了李卫东对自己的帮助。

即使是亲戚,也不可能无休止的帮助对方。

这里边得把握好分寸,不然一个弄不好,直接变仇人。

这一顿饭下来,李奎勇都没怎么说话。

但李卫东跟于莉两人都敏锐的注意到他悄然滑落的泪水。

看来他们一家人这些年,过得真的很不容易。

要怪他们自尊心太强么?

要是李卫东的话,说不定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除非真的活不下去了,不然谁也不好意思一直接受亲戚的救济。

吃完饭后,桌上还剩不少菜,于莉不动声响的拿来铝饭盒,将这些菜都装了起来。

想了想后,她干脆将米缸里的那些米都给倒进了布袋中。

反正家里也不缺这点米。

李卫东家的生活质量,放眼整条街都属于名列前茅的那种。

也就是怕太过惹眼,不然李卫东家天天山珍海味都不成问题。

在六十年月入近万是什么概念?

怕是全国都没几个能做到这种程度的。

将所有饭盒用棉布抱着,于莉又掏出一个红包塞给了李奎勇,道:“奎勇,这是咱第一次见面,嫂子之前也没准备,只能包个红包意思一下,你给收着,回头给弟弟妹妹买些衣服。”

李奎勇哪敢收下啊,忙推拒道:“嫂子,这个不行,我怎么能要你的红包,你快收回去。”

这时李卫东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啰嗦个什么劲?你嫂子给你你就收着,回头帮你找到工作,还有很多需要花钱的地方,你还想都让我帮着给办了?”

被李卫东一喝,李奎勇一个激灵,顿时不敢再继续推拉,小心翼翼的将红包收进了内袋里。

之后李卫东抛给了李奎勇一把钥匙,道:“这是门外自行车的钥匙,一会你骑那个回去。”

“啊?那我骑走了,哥你怎么办?”

“你嫂子还有一辆自行车,骑那个就好。”

“好吧。”

李卫东帮着李奎勇把饭盒和米袋子都绑在自行车的后座上,又一路将他送到了门外。

“自行车你先骑着,等你工作落实了,自己攒点钱买一辆,不然你这上班那么远,来回奔波可太麻烦,还有,回去之后该用的用,该花的花,不要想着节省,你哥我现在还算有点门路,跟着我混,不说让你大富大贵,但至少温饱不成问题。

你这身衣服还是叔留下来的吧?回头我再给你弄点布,你让婶子做几身衣服。

都说先敬罗衣后敬人,穿得稍微好点,别人在跟你来往的时候,也会高看你一眼,轧钢厂里的势利眼可不要太多。”

李奎勇听了后挠了挠头,道:“哥,我这是不是太麻烦你了?”

李卫东眼睛一瞪,骂道:“放屁!要是让我爹妈知道我有能力了,又不拉你们一把,回头怕是会跑进梦里,把我骂的狗血淋头。

再说了,我也的确需要一些帮手,光靠我自己可成不了事。”

“好吧,不过我这个人笨,又没什么文化,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哥你。”

“少给我废话,赶紧滚蛋,现在都几点了,等你回去都不知什么时候了!”

李奎勇咧嘴一笑,道:“行,那我就先回去了。”

李卫东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快走,自己路上小心点!”

“哎,知道了!”

看着李奎勇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李卫东摇了摇头。

这次虽然丢了点钱和墨镜,但能跟李奎勇重逢,倒也不算亏。

而且这笔账李卫东肯定会从小混蛋身上要回来的。

他李卫东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

回到家里,于胖子还在那磕着花生,这晚饭才吃完多久啊?

在于胖子对面坐了下来。

“刚才我看奎勇跟你唠叨了半天,你们两个在商量些什么啊?”

于胖子听到这话,立马坐直了身体,道:“说到这个,妹夫,我得夸夸你那堂弟,咱这次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你知道不知道你这堂弟还有个大院子弟的朋友?”

李卫东听到这话,下意识的问道:“钟跃民?”

这下轮到于胖子惊讶了。

“嘿,原来你也知道啊?那就更好了,妹夫,我这样跟你说吧,之前我打交道的那些人,在那帮大院子弟里,算是比较靠后的。

但这个钟跃民不一样,他家里有点来头,而且他还有两死党,其中一个的位置,可是有资格参加大会的!

除此之外,我听说他跟北城的头头黎援朝也有点交情。

要是能搭上这条人脉,那咱们的销路算是彻底打开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