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秦时小说家 > 第二五零零章 惹不起(求票票)全文阅读

第二五零零章 惹不起(求票票)

热门推荐:

“……”

看着鸿鹄干脆的出动……翅膀,将那人击倒,坠落下方大地,很是行云流水,阳滋不由一呆。

“……”

曦儿还等着要看看那人是谁呢?

可以御风天地间,那就是师尊一个境界,是谁呢?

还未看清,便是被鸿鹄……击落虚空了,生死不可知,而且那人好像还说话了吧。

尽管断断续续的。

似乎提到了晓梦两个字!

晓梦子?

那人认识晓梦子吗?

“阳滋姐姐,那人是谁?你认识吗?”

“那人……似乎有提到晓梦子?”

曦儿抱住鸿鹄的脖子,看向身边的阳滋姐姐。

“不认识!”

“晓梦子……好像有提到。”

“他难道认识晓梦子和雪姬姑娘她们?”

阳滋单手摸了摸鸿鹄的光滑羽毛,俯览而下,那人快要坠落大地上了,速度很快,该不会摔死了吧?

如果真认识晓梦子她们,那就不太好吧?

“下去看看?”

有鸿鹄在。

还有师尊在自己身上留下的手段,应该无碍吧。

阳滋想了想,刚才那人没有看清楚就被鸿鹄打下去了,自己……应该不认识吧。

不过,万一是晓梦子和雪姬姑娘她们的朋友呢?

“鸿鹄,下去看看!”

曦儿轻嗯一声,说不准那人还认识师尊呢。

有鸿鹄在,也不用害怕。

刚才那人直接被鸿鹄击落了,实力应该不如鸿鹄。

锵锵锵!

……

鸿鹄再次鸣叫一声,停下前进的动作,径然化作一道白色的流光,俯冲而下,寻找刚才被自己击溃的人类。

“……”

“阳滋姐姐,他……没有气息了吧?”

数十个呼吸之后。

由着鸿鹄的精准锁定,在下方一片不知名之地的山脉一隅竹林间……找到了那人。

那人好像有点惨。

从空中掉落下来,掉落竹林中,身上又被竹子洞穿了,浑身上下都是鲜血流淌。

面上也都被鲜血覆盖,看之不清。

腿脚、胳膊都断了吧?

明显不太正常。

而且,略有靠近一些,观察了一下,都没有呼吸了。

是死了吗?

师尊说过的,人只要活着,便是需要呼吸,吐纳天地之气,炼入天地之气,修行也需要如此。

“……”

“死了?”

阳滋心中觉得怪怪的。

被鸿鹄打下来,摔死了?

浑身都是血?

自己仔细观察了一下,真的气息都没有了,一动不动的,身上还插着竹子,也太惨了一些。

这人是谁?

能够御风,那就是和师尊一般的强大,怎么会弄成这样的?

先前还可以御风的,现在……死了?

鸿鹄杀的?

他还认识晓梦子她们?

一时间,有些沉默。

自小长这么大,自己还没杀过人呢,现在……鸿鹄杀了一个人,算不算和她们有关?

“阳滋姐姐,怎么办?”

距离竹林中的那人两丈远,曦儿两只小手纠结一处,粉嫩的可爱小脸上掠过一丝浅浅的愁绪。

“会不会是鸿鹄把他打死的?”

刚才还好好的,现在一动不动了。

不就是死了!

“……”

“要不……我们走吧,这人我们也不认识。”

阳滋想跑。

眼前的事情,自己也没有办法,自己的一颗心现在也是乱乱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可……他认识晓梦子和雪姬姑娘她们呢?”

曦儿也想走。

却……再次陷入纠结,又觉得不应该走,小脸上不由的秀眉微蹙,如果是师尊的话,师尊会如何做呢?

“……”

“……”

四目相对,阳滋和曦儿二人皆叹了一口气,她们只是跨乘鸿鹄在咸阳内外逛一逛。

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呢?

完全没有任何道理的。

实在是想不好该如何做!

嗡!嗡!

一侧虚空颤动,由空而落两道身影,没有落于大地上,均站在竹林顶端,扫视四方,看向此行目标。

倒是,这里多了一只实力不若的异兽,还有两位少女,年岁都不大。

“三元俱灭。”

狼神平静道。

“子午玄甲散,很是棘手。”

“他没有解药。”

“又强行逃到这里,气息皆无,真元皆散,精血全无。”

“死!”

“他死了!”

立于竹林之上,手握鲨齿,灵觉扩散,苍璩此刻浑身内外的所有状况一览,没有一丝生机了。

“你们是谁?”

“认识他吗?”

又来了两个人,他们认识吗?

阳滋转动一双明眸,抬首看向那二人,轻飘飘的站在竹子上,实力应该不错,可惜……也不认识。

“朱家兄弟!”

“一些朋友!”

“还有师尊,还有师兄,都是苍璩!”

“当以他的首级祭奠!”

卫庄扫了那名少女一眼,资质不错,实力……先天绝巅了?这般年岁就有这般实力?

从气息而观,有些阴阳家的气息,还有道家的气息?

那只……白色的巨鸟,有些像近年来在诸夏不住出没的凤者五象之一——鸿鹄,若是鸿鹄!

那么和阴阳家东君有关?

和咸阳宫有关?

虽如此,并未理会他们,苍璩的事情和她们无关。

如今,苍璩终于死了。

怅然一语,脑海中拂过诸般画面,当年兰陵城中,苍璩袭杀了师尊,令鬼谷名声有损。

蜀山之地,师兄为自己故,丹田破碎,至今还在西域,不知道近况如何!渊虹也落入苍璩之手!

现在。

他死了。

还有朱家堂主,他是农家内难得对自己性情的一人,奈何……也是被苍璩狡诈袭杀。

……

一切都是要有结果的。

解决苍璩的事情,紫兰轩也会少一些麻烦。

伸手一抓,便是一股无形的强大之力席卷竹林深处的苍璩,他虽然死了,还有别的用处。

“哼!”

“你不能带走他!”

“鸿鹄,把他们赶走。”

“他是本公主的!”

阳滋秀眉挑动,神容很是不悦的看向那二人。

自己问他们话呢。

不理自己?

咸阳宫内,还无人敢对自己如此呢。

一观他们出手想要将那个死人带走,阳滋直接伸手指向二人,同时看向身边的鸿鹄。

锵锵锵!

……

鸿鹄低首,只得略有低鸣表达自己的不解,双翼伸展,催动内丹,便是一股更强大的牵引之力拉扯那个死人。

“阳滋姐姐,鸿鹄说它刚才的那一击不足以杀他。”

“他身上有他们的气息,应该是他们所为。”

忽而。

曦儿面上有些喜色。

鸿鹄告诉自己,那人身死不是它干的,先前一击将他击落,是那人的气息本就不稳。

刚才又感知了一下,和新来的那二人有关。

“公主!”

“嬴政的女儿!”

卫庄冷眸看向那只异兽,它的实力不弱,若是自己完好无缺,它不一定是自己的对手。

现在……自己一身之力不足巅峰三成,现在……竟争不过一只畜生了。

公主!

大秦之内,能够称为公主的,也只有嬴政之女了,和先前预料的一样,同咸阳宫有关。

虽如此,也不算什么。

“你们是谁?”

“可敢报上名来?”

“鸿鹄,带着那人,我们回咸阳!”

那人的眼神冷冷的,头发白白的,自己很不喜欢。

另外一人,静静呆呆的,也不说话,傻子一样,可……能够双脚站在竹子上,实力应该也不俗。

鸿鹄所言,那人身死和她们无关,心中也是舒缓一口气,既然和她们无关,那就和他们有关了。

回首再次看了鸿鹄一眼。

说着,便觉一股柔和的力量包裹住自己和曦儿,归于鸿鹄的羽背上,远处的那人……也被鸿鹄拉来了,也被一团浅浅的白色光芒包裹,落于羽背远处。

“……”

卫庄陷入沉默。

嬴政的女儿!

秦国的尊贵之人!

尽管不想要承认,可……这人很有可能是最为受宠的公孙丽之女,那位阳滋公主。

刚才另一位少女也有提及阳滋之名。

嬴政对她很是宠爱。

帝国数十个郡县都有所传,是帝国最为璀璨的一颗明珠。

另一位也是嬴政的女儿?

道出名号倒是没有什么,就怕……别生出无端的麻烦,世俗权谋,有些时候,并不讲道理。

“把苍璩留下!”

名号就算了。

可……苍璩她们不能带走,苍璩身死,她们带回咸阳也是无用,自己带回去还有大用呢。

一步踏空,拦在面前。

“你敢拦我?”

“你好大的胆子!”

阳滋更为生气了,秀眉都要竖起来了,站在鸿鹄的羽背上,盯着那踏空而立的男子。

御风?

很强!

却不是很了不起的事情,自己见过好多能够御风的人呢,叔父都杀过一些御风的人呢。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娇喝一声,呵斥着。

“公主。”

“此人无关公主,公主何必将其带走!”

从鬼谷下山以来,到现在二十余年了,卫庄只觉此刻是最有些无能为力的时候。

面对一位少女。

一位身份不俗的少女。

深深的呼吸一口气,如果是一位普通人,早就强行下手,将苍璩的尸身取走了。

而非现在尽可能心平气和的同她聊天。

“本公主记住你了,你不说名字就算了。”

“曦儿,记住他的样貌……回去之后画出来,尤其是他的一头白发,诸夏可是不多见,让父皇身边的影密卫好好查查。”

“还有罗网,也好好查查!”

“让我查到了,有你好看的!”

“凌虚御风,实力倒是不错,那又怎么样,叔父说过,帝国之内,就算是合道归元也要守法!”

“这人犯了什么事了,你们要杀他?”

“杀人要偿命的!”

“本公主现在宣布,你们两个要倒霉了。”

“一定会倒霉的!”

阳滋仍为不悦。

“阳滋姐姐,他……遮颜容貌了。”

曦儿站在旁边,闻阳滋的吩咐,连忙点头,连忙看过去,却……那人的面上直接多了一层云雾之气。

自己都看不清楚了。

“哼!”

“帝国能够凌虚御风的没多少人,早晚查出来。”

“鸿鹄,我们走!”

现在想要遮掩真容了?

晚了!

敢不搭理本公主!

现在又犯了杀人的罪!

必须好好查查,查出来,直接抓来,然后关在国狱一辈子出不来,让他在自己面前冷冰冰的。

锵锵锵!

……

鸿鹄本体扩散一股先前隐匿起来的威势,内丹之力强劲叠荡虚空,身化一道白色流光,消失在远处。

原地虚空。

卫庄散去真元遮掩,冷酷的面上凝视那道巨鸟离去的身影许久,握着手中鲨齿的手也不自觉紧了许多。

“何不留下苍璩?”

狼神立于身侧,也是看向那只白色巨鸟消失之地。

“突生枝节。”

“那只鸿鹄实力不弱,强行带走苍璩,接下来麻烦很大。”

卫庄叹道。

如今的秦国非多年前的诸侯国,一国之力,无比恢弘强大,得罪了一位帝国最受宠的公主,不为明智。

再有自己的身份,也不合适。

“苍璩已死,也无碍。”

“接下来花费一些代价,应该可以将他的尸体从咸阳取出。”

尽管苍璩的尸身被她们带走。

但。

一个死人的尸身又有何用?

还是要给于处理的。

接下来他们可以前往咸阳,稍作筹谋,再次得到苍璩的尸身不难,师尊墓前,必要苍璩首级。

******

“你们两个好端端的出去玩耍,一些好吃好玩的没有带回来,带回来……一个死人!”

“是他!”

“杨朱一脉的苍璩,死了?”

“伤势那般严重?”

“丹田溃散,百脉断裂,五脏六腑的筋脉更是断裂,三元皆灭,再加上别的伤势,无怪乎撑不下去。”

“遇到对手了?”

“敌人!”

“能够给苍璩这般压力的敌人可是不多。”

“你们两个将事情好好说说。”

“苍璩的灵觉应是灭了。”

“……”

“……”

咸阳宫,一隅偏僻殿阁,阴阳家所在之地,护国法师东君炎妃所在之地。

一位身着盛装的绝丽女子立于殿中前方,踏步随心,打量着站在面前的两个小丫头,又扫视着殿中一丝生机也无的苍璩。

对于苍璩,多年来还是认识的,还是了解的,更别说先前的蒲坂地宫还见过他。

他很是不俗,郡侯也有夸赞他,他自创的种玉功名震百家。

然。

苍璩此人行事全凭本心,因而和山东之地的诸子百家闹的不愉快,尤其是一些大家显学。

现在!

死了?

突然间死了?

前些时日不还好好的,突然间就死了。

“师尊。”

“我……我也不太清楚,应该是另外两个人杀的吧?”

“那两个人我不认识,不过……有一个人面相我虽记得不清楚,可是他一头白发,冷冰冰的,实力也可御风。”

“不像好人。”

“曦儿,是吧?”

阳滋讪讪一笑,连忙说道刚才的事情。

“师尊,阳滋姐姐说的是。”

“那人就是一头白发,浑身冷冷的。”

“师尊。”

“他原本还没死的,我和阳滋姐姐乘着鸿鹄准备回来的时候,碰到他御风而来。”

“好像还说道晓梦子。”

“……”

一旁站着的曦儿点动小脑袋,那人的容貌自己记忆的也不太清楚,一头白发倒是明显的。

其它的事情也有一些,便是一块道出了。

“白发!”

“御风!”

“鬼谷卫庄!”

“大可能是他!”

“鬼谷一门和杨朱一脉近年来血仇相连。”

“晓梦?”

“你们两个确定他提到了晓梦?”

“难道来找晓梦子的?”

“还是其它的事情?”

星眸深处,暗金色的玄光掠过,能够符合那般条件的人,只有鬼谷卫庄了,先前所想的苍璩劲敌中,也有卫庄。

苍璩为卫庄所杀?

当初苍璩杀了鬼谷子,现在为卫庄所杀,也算事情了结了。

晓梦子!

苍璩找晓梦子?

找晓梦子庇护的?

还是其它的事情?

苍璩此刻……的确没有一丝生机了,心脉早就断了,气息都连不上去了,近距离之下,苍璩的所有境况尽在感知。

“既然和天宗晓梦子有关,我带他前往郡侯府邸。”

“你们两个好好在这里修行,不得乱跑了。”

“扶苏公子就要姻亲了,你们到时候也要去的。”

苍璩已经死了。

既然提及了晓梦,那就让晓梦看看还有没有救,毕竟晓梦的修行比自己高,且……已经入了合道归元。

说不得可以看出一些自己看不出来的东西。

生与死!

有些时候,并非绝对,万物阴阳,生死难测。

以自己来看,苍璩是死的不能再死了,甚至于他身上还有一些毒……,那些毒药都侵入苍璩的浑身上下了。

无处不在。

卫庄能够击杀苍璩,和那种毒脱不了干系。

毕竟,传闻中,卫庄在苍璩手中可是吃了不小的亏,更有……就算苍璩真的打不过了,遁逃也是法子,没有必要死磕的。

“是,师尊!”

阳滋阴阳道礼,幸好师尊不准备将事情告诉母亲,否则,就糟糕了。

“师尊!”

曦儿嘻嘻一笑,再次点了点可爱的小脑袋。

“你们两个啊,越来越不省心了。”

东君素手轻抬,虚点了一下二人,她们的修行还可以,就是……其它方面需要好好修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