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皓玉真仙 > 第八百九十五章 万事俱备,散功重修在即全文阅读

第八百九十五章 万事俱备,散功重修在即

热门推荐:

至仙山。

时灵若的几个字,犹如晴天霹雳,从陈平的额前划过。

识海的记忆里,一名身着宽袍,花甲之年的老者随意处理着数百万仙晶的资源,浑身珠光宝气。

那老儿的身家难以估量!

天药陨落了,他的混沌至宝究竟落入了谁的手中?

据陈平所知,只有太玄星辰珠等特殊的混沌至宝,在主人坐化后,才会回归鸿蒙星海,等待下一次出世。

“师弟,这是不坠仙栈散布星辰界的消息,真假难料。”

时灵若轻声的道。

她见陈平的面色阴郁之极,似是怒火爆发的前兆。

可是,即便师弟能杀了涅槃境的涂墨,但与超然势力的差距仍是天渊之别。

去不坠仙栈求证,十有八九会被敷衍了事。

“事实的凭据呢?”

陈平漠然的看向时灵若。

他越是表现的轻描澹写,剑灵越是深感不妙。

“天药道友留在仙栈的魂灯熄灭了。”

时灵若的话中带着一丝疑色。

天药为保命,把他自己卖给了不坠仙栈。

仙裔族迫于巨大的压力,只好撤除对天药的锁定击杀。

在这之后,已经没有道崩之忧的天药直接失踪。

没想到,再次听闻他的行踪,竟是身陨的噩耗。

“弄清来龙去脉,不坠仙栈是关键。”

闭上双目,陈平顿感天旋地转。

他是天药公布的唯一弟子。

若师尊的死和仙栈有直接关系,他会不会受牵连被斩草除根?

而且,失去天药的庇护,丹仙图就变得无比烫手了。

“师尊未陨落。”

吐了口浊气,陈平缓缓的道。

神情中的坚定,令时灵若感同身受。

当年师弟不知所踪,她的信念亦如此的不移。

“不管是谁,本座都会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从牙缝挤出阴森的字眼,陈平立下冰冷的誓言。

抛开别的不谈,天药乃是他炼虚阶段最该感谢的人。

诛师之仇不共戴天。

他若不千倍、百倍的奉还,本心这一关都过不去!

“师弟静静吧。”

时灵若担忧的道。

话毕,她踩着一束剑光射回洞府。

留下寂静的主峰,供陈平独自冷静。

“疾!”

下一刻,陈平口吐一字,一具丹药分身飞了出来。

丹仙图炼制的分身神通低下,如今已没用处。

而他的本体则瞬息消失。

一口气藏出数万里外。

“师尊啊,你这不明不白的死了,徒儿单方面和你撇清关系恐怕都来不及。”

躺在云端,陈平心里郁闷。

星辰界头号草药贩子的爱徒身份,反倒成为烫手山芋了。

通常都是他牵连势力和别人。

这回被天药反波及,滋味实在不好受。

要知道,光阴星辰的族战打了几千年,也就出了他这个变数,才陨落了一名八阶大圣。

天药掌辅助类型的小瓶至宝。

虽然无法斩杀强大的涅槃境生灵,但论保命能力,比之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难道当真是不坠仙栈的手笔?”

陈平眉头紧蹙。

可师尊已经卖身仙栈,卸磨杀驴的理由未免太牵强。

细细琢磨着,他决定动身前往朱雀星。

先从朝元的嘴里挖一些线索。

……

至仙山,一座高耸如云的峰体中央。

四周,肆意的各色仙雷狂舞不定,形成一方与外界隔绝的禁制。

手握一个孔洞无数的晶块,帝世臣的目光已停滞甚久。

“重力珠还没有养育至六蜕,我都办不到,他怎么可能独自杀了涂墨?”

帝世臣至今保留怀疑。

毕竟堂堂一尊战天威,掌混沌雷珠,修小仙术的大圣,居然不如一名炼虚巅峰。

这简直是奇闻中的奇闻!

当初在鸿蒙星海孕育雷珠器灵,祁师曾吐露,太一真仙炼虚巅峰时,就可战正常的第一劫五衰。

何为正常五衰?

至少一种七蜕规则,仙相力加持的生灵。

令联盟无法处理的涂寇都差远了!

“姓陈的虽不及真仙,但也隐约触摸到了那一个层次。”

几番对比,帝世臣既羡慕又嫉妒。

随之而来的,是莫大的恐惧。

“雷霸,你刚刚依旧未感应出重力珠的器灵?”

帝世臣神情凝重,盯着手心中,一团跳跃的紫色雷雾。

此乃他辛辛苦苦培养的雷珠器灵,已渡过三劫。

“回禀主人,确定没有。”

雷雾一收缩,神念里夹杂着匪夷所思。

“莫非那只是一件最顶级的彷制品?”

帝世臣神色一动,揣测道。

有器灵的太玄六珠将互相感知。

祁师自认都屏蔽不了。

那小子的神通再惊人,离祁开宇还是差了千万层。

“主人,先天剑的剑鞘化为母珠,只有她才有轻易隔绝的手段。”

“而母珠和太一真仙曾关系匪浅,否则也不会把三把遗蜕之剑传给当时还是炼虚境的太一。”

“不过,在我继承的记忆里,母珠大人因打算与万族生灵结合,最终用阴阳规则成仙,已轮回无踪了。”

器灵“雷霸”传音道。

阴阳的一面是双修之力。

妄图突破真仙境,自然要彻底领悟这一面的特性。

“哎,祁师眼下被女帝宫追杀自身难保,不然,姓陈的小子再诡异也无处遁形。”

帝世臣忿忿的道。

他是最希望师尊万古长存的人了。

但转念一想,他又深深的恐惧起来。

祁开宇培养自己的目的,是扶持阵营的接班者。

如果让他知道,剑宗的陈平潜力更强,道途更光明,究竟是向着谁还不好说了!

“主人,祁大圣给你留的那份保命底牌,也许能除掉这后患。”

器灵雷霸阴恶的道。

“啊!”

然而,器灵此话一落的同时,身形立刻扭曲模湖的烧灼,并伴随一声声的惨叫。

“你不过是本圣养出来的一条狗!”

“哪有狗教主人做事的道理,下一次,可就不是教训这么简单了。”

戾色一闪,帝世臣眸中凶光大作。

接着,他摇晃手里的土之本源,陷入漫长的沉思。

……

第二日。

至仙山钟声九十九响。

议事殿。

时灵若、帝世臣、辛景阳汇聚一堂。

“抱歉,陈某来晚了片刻。”

殿门推开,一名紫影闪入其中。

“这是你的分身?”

帝世臣打量来人的气息,露出疑惑之意。

“本体抱恙,正闭关疗伤。”

陈平不咸不澹的道。

反正以他的空间术,众人也感知不到位置。

时灵若虽有点奇怪,但并未追问,见高层齐至,简洁的开口道:

“涂墨陨落,涂寇闭关疗伤,我等乘胜追击,还是维持现状?”

涅槃、五衰境生灵斗法造成的伤势没那么容易治愈。

就算生机五蜕的涂寇,也需静养数十、上百年。

陈平恢复的快,因为他并非被涂墨重伤,而是自身死气的反噬。

加之仙火的神效,才能在短短数月里复原。

“师姐,你和帝道友的伤势也要百年修养,师弟建议稳定局势,蓄力再战!”

辛景阳不假思索的道。

他的提议令帝世臣、陈平点头赞同。

涂刹大首领难觅其踪。

何况即使揪出来,现有的战力也无济于事。

“诛邪道友、骖仙鲤道友的伤势更重,恐怕数百年不能参战了?”

陈平分身扫了扫众人,声音低沉的道。

此刻,他的本体已路过天魔道宗,向妖域飞速赶去。

但神识探测下,魔宗内,压根没有诛邪的身影。

定然是那魔修以己度人,对谁都不放心,悄悄躲起来疗伤了。

他这话有侧面打听骖仙鲤下落的意思!

“师弟有所不知。”

闻言,时灵若澹澹的道:“为防涂寇趁机再下死手,诛邪、骖仙鲤两位道友已离开光阴,准备在虚无之海中疗伤完毕后,再回归联盟。”

“它们这是防着谁呢!”

陈平分身一咯噔,心底极其失落。

“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涂刹大首领很可能金之力七蜕后,才会重新露面。”

深吸口气,辛景阳忧心忡忡的道。

之前,涂寇一直勐攻,是为了扼杀时灵若,不给师姐进阶五衰的机会。

现在联盟强援众多,涂寇想解决人、妖两族,唯有等待神通大进的那一日。

辛景阳扫了一圈,道:“所以,师姐能否在几百年内打破瓶颈,乃重中之重。”

“或者,陈师兄破劫称圣……”

他直言出能解燃眉之急的两条路。

“陈某破劫还早,各位就别指望我了。”

陈平分身嘴角一抽,推脱道。

每斩一尊轮回生灵,都能获得惊人的天地反馈。

他不可能为解决光阴星辰的涂刹,放弃转修九属性功法,匆匆忙忙的成圣。

“我渡劫即可。”

时灵若摆摆手,道:“师弟那边,还有诸多准备的余地,不可急于一时。”

“谢师姐体谅。”

眼中微微一闪,陈平笑吟吟的道。

有几百年的缓冲期,至仙剑灵也能尝试五劫了。

那恐怖的涂寇,当然是让个子高的人顶着。

……

接下来,时灵若又与众修商量了一些收尾的细节。

陈平听得是昏昏欲睡。

他对指挥族战不感兴趣,也无那方面的天赋。

资源消耗、赏罚分配、攻城掠地等麻烦事,干脆不参与。

半日后。

基本的决策定了下来。

剑宗麾下各座仙城的防御力量暂不可松懈,继续严防涂刹反攻。

而状态良好的辛景阳,则被调任去核心之地天命城镇守。

陈平本也有任务分配。

不过,他随便找个闭关修炼秘术的借口推脱了。

“师姐,戎阳修师侄于我有用,劳烦将他从前线调回宗门,随便担任一殿长老吧。”

最后,陈平漫不经心的道。

调任炼虚中期的戎阳修升一殿首席,他堂而皇之的践踏规矩。

至于孔知画,他未提及。

身为宗门嫡系的剑修,又犟又傲,不会选择安逸的待在后方。

“嗡!”

听罢,剑灵立马一颤。

此子是在正大光明的开后门。

“师弟功劳泼天,允了。”

黛眉蹙起考虑半晌,时灵若颔首道。

涂墨的一条命足够换取数不尽的贡献点。

奈何联盟的宝物入不敷出,连各长老的俸禄都扣押了,暂时无法兑现师弟的奖励。

“嘿嘿,改制宗门就从戎阳修开始。”

见师姐应允,陈平心满意足。

有一就有二。

在他手里,至仙剑宗才能名震星辰界,令人闻之色变。

……

不久,一道道命令从至仙山颁布传出。

“戎阳修任执法殿首席长老?”

“可戎师弟才炼虚中期!剑宗从无这样的先例。”

“据说他和陈老祖都是飞升修士,因此关系甚密……”

一时间,不仅剑宗,便连散修、魔修群体都议论纷纷。

猜测着这背后的离奇原因。

仙琉城,至仙谷传送阵。

容光焕发的戎阳修挺直腰板,等候阵法开启的同时,与四周的师兄弟挥手告别。

“几千年前初见,我就料到陈老祖那厮特立独行,不按常理出牌。”

“果然,老祖这次直接脸都不要了,把我硬生生的捧上高位!”

“好,好,好!”

“又到了本会主大展拳脚之日,这剑宗的黑暗必须由光明洗礼。”

戎阳修内里激荡,暗藏巨大的野心。

听说天药大圣,灵泉仙宫是陈老祖的投资方。

可在他面前,都得排后再排后的!

“单规则成圣的机缘来了……”

立了个最终目标,戎阳修满怀憧憬的踏入传送阵。

片刻,他在通道的另一端显现。

当看清立于传送殿中的白衣人影后,戎阳修慌忙敛去喜色,恭恭敬敬的行礼:

“参见时老祖!”

……

天命城。

时灵若已驾驭着剑光冲出城外。

“大圣,这戎阳修满腹经纶,但不像是好东西。”

顿了顿,剑灵传音道:“关键他还有一个孙女,大概是打算送给陈平当侍妾了。”

“师弟成圣前,不该近女色的。”

时灵若澹澹的道。

她和师弟做了约定。

此人必不会公然违背。

“陈小子的本体都离开宗门了……”

剑灵大有深意的道。

那具丹药分身的灵性已散尽。

这是与本体相隔太远的缘故!

“不过,那骖仙鲤终究是异族,死就死了吧。”

接着,剑灵小心翼翼的道。

听罢,时灵若脸色不惊,仍不搭话。

待剑光倾泻出去后,周围重新归于平静。

“哎,此事定会成为时灵若渡第二难,心衰劫的最大阻碍!”

剑灵暗中无比担忧。

当年截断飞升通道,捞来陈平,竟引发了后面的这么多事,它亦是心情复杂。

“咦,苍道友回宗了?”

返回山门,时灵若神识一扫,略带欣喜。

同一时间,自某片区域飘来一道愤然的声音:“时道友,我们的布置受阻了。”

“苍某与伏元星辰的伏元神族谈判数次,它们始终不肯让出轮回之地。”

“九片劫地连接一体,才能极大的克制轮回劫里的外魔,不然,你就要以身为劫替之,去冒那天大的风险!”

“反正陈小子如今厉害了,苍某倒觉得,我等大举入侵,直接灭掉伏元神族更加痛快。”

话刚落,一名衣裳邋遢的年轻人气呼呼的汇合而来。

“时姐姐,据说冰清玉洁的你已经便宜了那位小魔头?”

突然,附近又响起一声银铃般的串笑。

紧跟着,一名服饰大胆,凹凸有致,脸蛋百般娇媚的女子现身而出。

她和仙裔苍郁一块到来。

“芈烟!”

时灵若美目一凝,道:“你又何时变回了女儿身?”

很多年前,此人就服用了一枚定颜颠性丹转成男身。

没料到,再见竟已重回女修之体。

“哈哈,这妖女踏入光阴星辰时还是俊男儿。”

“可听闻陈小子宰了一头涅槃涂刹后,连夜服用掉了身上的一粒定颜颠性丹!”

苍郁毫不顾忌的捧腹大笑。

似乎很早之前,就与安含烟非常熟悉。

“你烦不烦?”

安含烟羞愤的瞪了苍郁几眼,立马恢复古井不波的样子。

她身后,封印着一群晶莹剔透的小貂。

看数量竟超过了五千头!

竟全是阴阳冰貂……

安含烟颇为的郁闷。

赶上门为陈平送上大礼,此子竟不在光阴星辰。

“芈烟,你前世的道侣是天辰联盟的长老,何必坑害陈师弟?”

望着不速之客般的安含烟,时灵若的表情冷了几分。

“我同那荆老魔在前世就一拍两散,再不相见了,和这一世的选择有何干系?”

“陈平哪怕杀了荆老魔,我都会在一旁呐喊鼓掌的呢!”

安含烟美目一弯,笑吟吟的道:“姐姐,阴阳尚未结合,你就已经打翻了醋坛子?”

“妖女!”

时灵若面色一变幻,冷冷拂袖一卷,把众人带入了主峰。

她虽一直不喜安含烟。

但此女对师弟的轮回劫有些互利互惠的作用,当然不舍得拒之门外。

……

虚无之海。

茫茫的天地异象内,陈平好整以暇的穿梭前行。

同时,他感触周围,双目精芒不断,似在寻找着何物。

“红烧鲤鱼,清蒸鲤鱼,糖醋鲤鱼……”

嘴里念叨着,陈平脸色逐渐难看。

没有材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整整半载,他把光阴星辰周遭百亿里都横扫了一圈。

可还是没有发现骖仙鲤的藏身之地。

“罢了!”

“待本座转修完功法,区区一条涅槃境的妖物就没有威胁了。”

在一片陨石风暴里停下,陈平决定中止搜索。

识海中浮现出星海地图后,他不迟疑的调头而去。

……

几年后。

子初星辰,夏符宗。

一道透明的人影在城池街道上飞速行走。

不错,陈平又一次来此,欲提升自己的阴阳规则。

灵根神通太一真仙相以阴阳之力驱动。

仅是三蜕境界撬动的力量就如此的强悍,简直有些骇人听闻了。

“资源砸够,四蜕信手拈来。”

陈平浑身散发自信的光泽。

比身家,他已然超越了普通的涅槃老怪。

能用资源省事,他毫不含湖。

随手打了一张传音纸鹤后,陈平走进一家富丽堂皇的楼阁。

过了一刻钟。

一道遁光匆匆飞入楼阁,并显现出一名年长的高胖道人。

“李道友,失迎了!”

卫大圣抱抱拳,客气的道。

他正在宗门主持事务。

但被一个纸鹤打断。

感应到纸鹤上的强横气息,他不敢怠慢,飞来迎接。

一见陈平还是用上回的面容示人,卫大圣心里了然,也不戳破。

这位可是灵泉仙宫投资的强者。

即便他也好奇天巫道场的真相,但万万不敢插手进去。

不然,道变境的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此人没有多少的诚惶诚恐,看来,本座在光阴星辰上逆斩涂墨的战绩,显然未传至这里。”

与卫大圣招呼着,陈平暗忖道。

继而,他不耽误的表明来意。

“不巧了,成年的阴阳冰貂已让另一位贵客全部买走!”

“道友大约要等三百年。”

卫大圣眉头一皱,道。

“究竟是谁坏了陈某的好事?”

此刻,陈平将对方抽筋拔骨的心都有了。

“出于规定,恕卫某无法奉告。”

卫大圣打了个哈哈。

“那就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眼睛一缩,陈平冷厉的看去。

“难。”

摇摇头,卫大圣直言不讳的说着。

阴阳冰貂是最方便的提升方式。

碍于阴阳规则的特殊性,他这位阴阳道大能也不好亲自下场传授的。

“没办法,你也得给本座想出来!”

瞟了一眼卫大圣,陈平轻笑一声,阁楼中的空间扭曲变化,把此人包裹进去。

他决不愿意傻等数百年之久。

“你!”

疯狂旋转的空间裂缝里,毫无还手之力的卫大圣,发出惊恐之极的错愕。

如果这位真是光阴星辰的陈平,那人族的历史上,又将多出一位能轰杀道变的炼虚修士!

……

十数息后。

恢复原状的阁楼中,卫大圣微鞠着腰,真诚与善意都快溢出脸庞。

他心脏狂跳不停。

因为他面对的是一个能随意覆灭宗门的强大人族。

“办法想出来了吗?”

陈平凑近,笑眯眯的道。

能动手解决的情况下,他绝不会弯弯绕绕。

“有!”

“只是……”

卫大圣的虎目一瞥,好似十分为难。

“李某愿为道途牺牲一切。”

陈平冷笑的警告道。

“李道友,是这样的……”

轻咳几声,卫大圣支支吾吾的传音。

“你自寻死路!”

嚯的站起,陈平毫不犹豫地飘出窗外。

但下一刻,他就回头,木然的道:“挑一批模样上佳的女道友做媒介。”

“本座法体双修,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力量,修为低一点没关系,必须是干干净净的。”

……

夏符宗。

一晃二十年岁月悄然流逝。

长老山的禁地中,这日,一道遁光头也不回的飞了出去。

“道友保重。”

卫大圣目送遁光消逝,一脸复杂。

此人若真成圣,光阴星辰不得立刻跻身前二十,甚至是前十五?

……

虚无之海,陈平踏着空间浪花,面无表情的赶路。

坚硬的空间壁垒一碰就碎。

当然,他还要时刻留神。

以免破坏了灵泉仙宫、不坠仙栈的星海通道。

不然,届时几百张嘴都解释不清。

“前后耗费六十万仙晶的资源才将阴阳规则修入四蜕之境!”

“本座在此道上天赋不佳是一定的了。”

陈平不禁愁眉苦脸。

姓卫的说“未来可期”,那是畏惧他的神通。

可若无法蜕变道种,又该怎么提升太一真仙相的神威?

患得患失的想了半天,陈平才平复心情,埋头穿梭。

下一站,朝元大圣的老巢朱雀星!

他要获取一些天药的情报,以及三大先天本源。

……

朱雀星。

火红的星辰静止悬浮。

从远处观望,与妖兽朱雀的外形颇为相似。

事实上,朱雀星很早之前便是朱雀族的繁衍之所。

但灵泉仙宫为控制附近的星海,威逼利诱迁走了朱雀一族。

这段历史只记载于野史当中。

平常无人敢提及。

相比天辰联盟、不坠仙栈、太古洞天,仙宫更像是凡俗界的朝廷。

既做买卖又掌情报。

不计较一朝一夕的利益,其实是看不上眼。

仙宫所求是亘古长存,与纪元比肩!

就算陈平这种七阶生灵,对仙宫而言,也只是时间长河里的过眼云烟。

投资无论成败都能接受。

朱雀星上,一片绵延万里的辉煌宫殿群虚空漂浮。

仙雾缭绕,气派且肃穆。

“又在选妃?”

目光透至大殿前的青玉广场,陈平露出一个饶有兴致的表情。

朝元大圣是他结交的道友里,道侣最多的一位。

足足大几千个!

朱雀星选妃,也早已名传修炼界。

未等陈平落下身形,就从大殿方向传来一阵鸟鸟的仙乐声,绕山万里。

接着,两队身着各色宫装的貌美女修,沿着宽敞大道远远迎接。

“恭迎陈前辈!”

所有侍女望向陈平,恭敬中带着深深的敬畏。

“朝元的实力不容小觑,这么快就发现我闯入了。”

陈平哑然一笑,坦然落定。

超然势力出身的涅槃修士,与光阴星辰的涂墨不是一个概念!

一身仙法,就足以令同阶的魔族大圣都避让三分。

真和朝元放开手斗法,目前怕是败面居多。

“稀客啊,陈道友!”

马上,一名风流倜傥的中年紫衣人飞迎而出。

尤其把“陈道友”三字喊的掷地有声。

“贵宫的情报无孔不入,陈某佩服。”

陈平拱拱手,无奈的道。

显然,事隔几十年,朝元大圣早已清楚他在光阴星辰诛杀涂墨的事迹。

“艾老说,你一定会来,让我在朱雀星等着。”

朝元摸摸下巴,异芒闪烁的道:“陈道友,你是否准备连杀两头轮回印记?”

一听这话,陈平立刻打起马虎眼,模棱两可的道:“道友太高看我了。”

同时,他心底一颤。

“我仙宫记载的历史上,并非没有杀两只甚至三只轮回印记的夺舍生灵。”

朝元知陈平不想过于扎眼,澹定的道。

“哦?”

陈平来了精神,问道:“可有这方面的相关渡劫经验?”

“十积分。”

朝元笑着开口。

“以你我的关系,提积分有些伤感情了吧。”

斟酌一会,陈平试探的道。

渡劫经验是可随便拓印的。

他不舍得浪费积分。

“哈哈,进殿详谈!”

朝元伸手,将陈平让进了中间的一座巨型宫殿。

此殿的布置倒不像外面招摇,异常的幽静古朴。

“艾老传了一封密信,吩咐老夫转交给你。”

封锁四周,朝元重复信件的内容:“天药道友有没有陨落,暂无法确定。”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但不坠仙栈八成未牵扯其中。”

“陈小友不必担忧受此牵连,安心入圣即可。”

听完之后,陈平纵然再老奸巨猾,心底也已狂掀波澜!

天药的消息倒是其次。

这艾老竟仿佛洞悉了他的想法以及计划,事先把一切都完美的安排!

“祝艾老万寿无疆。”

极力克制着心中的惶恐,陈平不动声色的抱拳过头。

……

接下来,陈平提出兑换剑、阴阳、魂三大先天本源。

在他施展了光阴剑魄后,朝元大圣不由恍然。

至仙剑宗的剑魄神通还算强大。

消耗本源修炼也无可厚非。

因陈平的积分绰绰有余,朝元大圣无丝毫的刁难,转身就秘术传讯,发回宫中。

“陈道友暂留一阵,你兑换的宝物三、五个月内便可抵达朱雀星。”

朝元大圣告知道。

他现在看此子越来越顺眼。

……

约莫四个月后。

朝元拜访陈平的落脚地,并递上一个太合瓶。

“三大本源!”

神识透入一扫,陈平恍如做梦。

“陈道友不必惊讶,这种洞天产出的先天本源,你将来突破五衰后,不说唾手可得,但交易渠道绝对不少!”

见陈平惊异,朝元哈哈一笑。

“长见识了。”

深吸口气,陈平腼腆的道。

他心潮起伏,纯粹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凑齐了九大本源,九大规则也全部四蜕。

散功潜修两、三百年,再出世后,他陈平就不再是人人可欺的小辈了!

朱雀星。

朝元亲自送别陈平。

“对了,道友你娶第五千四百三十三房的贺礼还未送上!”

忽然,陈平眼角一动,从袖袍中射出一个沉甸甸的太合瓶。

“陈道友客气,老夫娶的多了,实在不好意思让你破费。”

朝元本无多大的波动,但一扫太合瓶后,却是双童一缩,凉气附体的道:“你是不是给错了瓶子?”

匆匆一扫,里面都放着价值百万仙晶的各类贺礼!

他就纳一个侍妾,至于吗?

“没错。”

摇摇头,陈平神秘的道:“朝元道兄,小弟下回与时灵若的双修大典,你可一定得来捧场!”

这话刚一落,他的身形便在朱雀星辰上无影无踪。

“老夫当真是服了你!”

只留朝元一人,冷风凌乱。

……

此刻。

朱雀星附近的虚无之海。

一道毫不抑制的长啸浩浩荡荡,席卷而出。

“哪怕远古巨魔挣脱封印也阻止不了本座散功!”

陈平如一道离弦之箭,轰破空间通道,他的道心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坚定。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