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斗罗:我的武魂是十凶天角蚁 > 第五百二十五章,你不是说有事相商吗?结果你带我来勾栏听曲?全文阅读

第五百二十五章,你不是说有事相商吗?结果你带我来勾栏听曲?

热门推荐:

事实上,正如他们所愿。

比比东的心是冰冷的,她不允许有人忤逆她,也不允许有人阳奉阴违。

没有人帮她,也没有人为她说话,她独自一人开始了武魂殿内部清洗。

她的确不懂如何去约束贪腐的行为,但她却明白一个简单至极的道理。

只要死的人足够多,就总会有人害怕她。

以杀止杀,以恶止恶。

于是......

她凭借自己巅峰九十九级绝世斗罗的实力,一度杀光了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武魂殿高层,其中甚至有三名白金主教和两名封号斗罗级别的武魂殿长老。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

继唐晨之后,地面无敌的称号,成功被比比东继承。

这一次内部清洗很有用。

包括武魂殿在内,两大帝国和上三宗所有人都开始不由得从内心深处害怕比比东,不再有人因为她是女儿身,就轻视于她。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或许贪腐本身是永远无法清理干净的,但比比东相信,只要自己还在位一天,就不会有人敢对她吩咐下去的事情阳奉阴违。

最后。

在比比东这尊杀人不眨眼的女教皇威慑下,武魂殿金魂币津贴政策终于得以顺利实施。

很多不得以要打家劫舍养活自己的魂师,乖乖去大陆各处的武魂分殿登记造册后,美滋滋的当起了每月领取津贴的咸鱼。

至此,大陆邪魂师直接原地少了七成以上,亿万黎民百姓也不必总是担心,自己半夜会不会被邪魂师杀掉拿走所有财产。

同时那些天生为恶,就是喜欢杀戮为乐的邪魂师,面对威严愈加恐怖的比比东,很多都不得以进入了杀戮之都以求保命。

没错。

比比东这波极其强势的内部清洗,确实是让武魂殿中高层受损严重。

但博得了平民魂师好感的比比东,也得到了不少被欺负和欺凌的平民魂师的拥护,让她拥有了很多愿意为她卖命的手下。

.......

可惜的是。

无人理解比比东,哪怕是为了亿万黎民百姓,也很少有人可以理解她,包括她的亲生女儿千仞雪也一样。

甚至就连玉小刚都曾专门写信指责她是个恶魔。

于是她变得更加的冷......同时也变得更加孤独。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东青出现后,才有了一丝转机和变化。

比比东那一颗冰冷的心,终于才慢慢的有了温度。

这位洋溢着纯真善良笑容的小男孩,他如同小太阳般出现在比比东面前,几乎是一瞬间就融化了她内心的冷。

这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每个人的性格不一样,每个人的气质不一样,最后的结果自然不同。

同样都是男人。

有的男人天生就招人喜欢,身边总是不会缺异性朋友。

有的男人天生被人警惕着,总是很难得到他人的信任。

同样都是女人。

有的女人做错了事情,会让人感觉错的并不是她,错的是这个世界。

有的女人做错了事情,单纯就感觉是在无理取闹,多看一眼都很烦。

而人与人之间,之所以会有这种差距,容貌只是必可不少的一方面。

真诚是一种必杀技,但颜值却是入场券。

比比东也不想这样沦陷的,但她确实扛不住东青这样温暖的小太阳,天天像个跟屁虫一样在她身边到处打转转。

或许对于东青本人来说只是好奇,好奇这位武魂殿教皇平时的生活。

但对于比比东这种缺爱的人来说,毫无疑问是一种被人在乎的感觉。

被在乎,被需要,再加上一点点真诚。

对于她来说,就是必杀技。

.....

武魂城,教皇殿。

“教皇陛下,你说.......东青殿下为什么会喜欢我们这种年纪的女人?”唐月华突然开口道。

实话实说,她对于东青本人来说只有感激没有爱,毕竟对方年龄实在和自己差距太大了,她没法强行欺骗自己。

但有句话怎么说呢?

老牛吃.....嫩草,怎么算都不亏。

“小青大概率是只喜欢漂亮的,跟年纪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要不然他身边,也不会有好几只十万年人形魂兽。”比比东想了想回答道。

“东青殿下如此花心,教皇陛下不生气吗?”唐月华好奇道。

“他又不是我男人,我和他置什么气!”比比东神色疑惑道。

看到比比东故意装傻,唐月华忍不住开口道:“可....可是你们身为师徒,明明已经跨过了最后一条防线......甚至还......”

听到她这样说。

比比东直接打断道:“别胡说,小青只是在孝敬老师而已,哪有你说的那些事情,我们师徒只有最诚挚的师徒感情.....”

说到一半,她突然话锋一转,继续道:“何况你不也是他在音律方面的老师吗?私底下还不是和他不干不净的。”

“这不一样的.....”唐月华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她有很多话卡在喉咙里面,可就是说不出来。

比比东没有问为什么不一样,她只是澹澹看了一眼唐月华,问道:“有什么不一样的,别装了,你我都是这个年纪的人了,这么多年过去,你真的没想过?”

闻言。

唐月华显得有些沉默,良久方才缓缓开口道:“我看的上的男人,嫌弃我只是一个永远停留在九级魂力的废物魂师,而我看不上的,自然是看不上。”

男人有思春的年纪,女人又何尝没有?

只不过她在那个如花似玉的年纪时,顶着一个比玉小刚还要废物的名号。

人家好歹可以修炼到二十多级魂力,而她注定只能终生停留在先天九级。

何其可悲?何其无奈?何其孤苦?

“呵,想不到,你居然还是一个老处.....女。”

比比东童孔深处涌现出一丝,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嫉妒。

“教皇陛下,说话时能不能稍微的注意一点言辞,你可是天底下所有女性魂师的偶像!”唐月华语气无奈道。

“别,偶像什么的,我可没兴趣。”比比东连忙摆了摆手说道。

她对这些事情确实不感兴趣,有那个空闲时间,还不如多找东青转职,让这个小徒弟多多孝敬一下自己的老师。

“教皇陛下你不知道?新闻报纸可不止有宣传东青殿下,偶尔也有宣传你的事迹,尤其是最近有关海神岛大供奉波塞西和你年轻时候在大陆冒险的经历,直接圈粉了一大堆女性魂师,称你们两人是魂师界最为耀眼的明珠。”

唐月华说话的时候,还从脖子上那个蓝色宝石项链模样的空间魂导器里面,拿出了一份崭新的新闻报纸。

新闻报纸经过多年运营,如今已经脱离了原先排版略有不好的情况,如今拿起它,第一眼就能看到加粗,加黑的大头字。

顺着这几个大头字看去。

【重磅头条!武魂殿教皇比比东和海神岛大供奉波塞西,两位站在大陆巅峰的女人,年轻时候不可不说的故事。】

【新闻详情如下】

斗罗历,2593年8月6号,这一天,刚成为武魂殿圣女不久的比比东,出来游历大陆时,遇到了她一生的挚友,一位来自海外岛屿的挚友。

还记得那一天......

【广告位招租,价格优惠,有意请联系武魂城新闻报纸总部。】

.......

看完这份最新一期的新闻报纸后,哪怕比比东这些年脾气好了很多,这时候还是忍不住爆了一个粗口。

“靠!”

“教皇陛下......是我说错了什么吗?你怎么爆粗口了?”

“与你无关,我和那个女人的事情,都是小青瞎编的。”

“假......假的?”

“自然是假的,谁和那个女人有关系,如今她都一百多岁了,比我大了五十多岁,年轻时候怎么可能一起冒险。”

“那....新闻报纸上面,怎么会如此信誓旦旦,连你们平时发生的小事都记载的如此清楚,我还以为这都是教皇陛下你亲自口述的。”

比比东默默看了一眼唐月华,没有心情去回答她这个问题。

因为很早以前,东青就和她说过,新闻报纸本身就是一种舆论神器,说风就是雨,黑的也可以说成白的。

何况新闻报纸背后还是武魂殿背书,再加上武魂殿整个大陆的特殊地位。

除了少数人,大部分人都对新闻报纸上面报道的事情都很是信任,基本上没有人怀疑新闻报纸会捏造并不存在的事实。

之前比比东是不相信的,不相信这种凭空捏造的事实会有人相信,所以毫不在意的答应了东青编辑她过往经历的请求。

但她万万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有那么多人都缺乏分辨事实的能力,居然真的相信了她和波塞西年轻时候的事情。

“唉!小青......老师现在相信你,确实是拥有颠倒人世间是非黑白的能力了。”比比东心中微微叹息道。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很多人是看啥是啥。

事实是什么?

真相是什么?

他们完全不清楚,也不愿意去了解,他们只会随大众。

三人成虎,有些事,说的人多了,假的也变成真的了。

昔日的比比东,在那些大大小小的宗门和两大帝国有意影响下,她在那些黎民百姓眼中,她就是一个残忍的刽子手,一个冰冷无情的教皇。

她懒得去解释,也没兴趣解释。

对于比比东来说。

她并不在意外人如何去看她,只在乎身边人会不会相信她,会不会因为一些事情害怕她。

可对于曾经的比比东来说。

除了东青之外,哪怕是胡列娜,其实心里面也是很怕她的,根本不敢和这位气质尊贵高冷的武魂殿教皇太亲近。

有关这个问题,比比东以前也问过东青,他为何从来就不怕自己。

然而他给出的回答很简单。

“就是不怕!”

不同于其他人,东青自身血脉高贵,他实在感觉不到什么压迫感,也不觉得比比东这么漂亮的大姐姐有啥好怕的。

至于千仞雪,那是亲生的。

比比东很了解她性格,自然知道这个不孝女,是绝不可能怕自己的。

........

时间一晃,三天已过。

天斗帝国,天斗城。

在城西一处烟花勾栏之地,阵阵靡靡之音从里面传来,遥遥可见十几名古装女子,身姿诱人的站在一处高台之上。

她们身着一袭轻纱罗裙,罗裙非常贴身,紧紧贴着她们的娇躯,远远望去,修长曼妙的肢体看上去格外明艳动人。

“回眸舞尽痴人梦......待上浓妆,好戏开场,台上悲欢皆我独吟唱!”

随着这句戏腔歌声响起,这十几名站立在高台上的古装女子开始翩翩起舞,她们眼神妩媚的注视着下方花钱的看客。

这些看客三教九流都有,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商贩走卒,他们有的眼神狂热,有的神色平静,注视着这场歌舞表演。

对于这些不同的眼神,这十几名古装女子视而不见,她们的目光看上去妩媚动人,实际上童孔中早已没有任何感情。

唱歌跳舞,只是她们的工作,任何工作做久了,最后都会变得没有最初的激情。

.......

高台下方,人声鼎沸。

“兄弟,又来听曲了?”

“这话说的,我不是又捡到了几枚金魂币,顺便路过这里,走进来随便看看而已。”

“厉害,兄弟你天天都能捡到金魂币,关键还能天天顺便路过这里。”

“别说这些了.....离舞姑娘,真好看啊!”

“好看有什么用,我们也只能远远看看,这种极品都是钓大鱼的,根本看不上我们这种普通人。”

“言之有理,即使她真的愿意跟着我们,我们也守不住这种等级的美人。”

高台下方摆放着一排排井然有序的桌椅板凳,上面砌着一壶热茶,一小碟花生米,看客们则三三两两坐在一起。

而在高台下方最靠近的位置,则是摆放着一套精致的躺椅,中间有个桌子,上面瓜果点心多的仿佛不要钱一样。

一旁还有穿着旗袍的侍女在一旁认真服侍,还有表面镶嵌着山水画的屏风挡住了左,右,后,这三个方向的视线。

而在高台的四周,类似这样风水绝佳的位置,大概还有五六处,只不过基本上都被王宫贵族和有钱的客商所占据。

这时候。

大约在高台下方东南方向,往左倒数第三个屏风里面,坐着两个身份看上去就不简单的男子,其中一人兴致高涨,另外一人则显得十分索然无味。

“东青殿下,你们大陆有些东西是真的很不错啊!我们海神岛可没有这种娱乐的地方。”海龙斗罗低声感叹道。

“海龙,你不是说有事相商吗?结果你带我来勾栏听曲?”东青一脸无语盯着海龙斗罗。

勾栏.....勾栏听曲......

这么多年以来,他真的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倒不是他排斥这种地方,而是他对于这种地方实在是不太感兴趣。

跳舞?

有我家小舞,竹清,香香跳的好?

而且她们还只会跳给我一个人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