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道祖是克苏鲁 > 第六百二十二章 踏九关 上全文阅读

第六百二十二章 踏九关 上

热门推荐:

大厅里一片寂静,片刻后众人哈哈大笑,赌场里充满了快乐的气息。

赌场的修士也笑道,

“年轻人有志气是好事,不过牛皮不要吹太大,量力而行……”

但是他说不下去了,

因为郑泽天把金刀金砖金绳金簪金圈一堆法宝扔到桌上,

“加上这些,给估个价吧。”

赌庄的愣了一愣,一阵犹豫,但终究是被眼前灿灿的金光晃了眼,点头答应了。

虽然这些天覆山的法宝都是入品的货色,使起来确实还不差,而灵宝也是个废物,神识叫郑泽天随手搓搓就给抹掉了,但归根结底还是别人家的东西。

郑泽天只是用了些歪门邪道,模拟玄门的御宝之法,诱骗这些灵识尚不清晰的法宝器灵为己所用,但从底子上来说,铸器炼宝所用的还是三元极真宗的箓印。

漱心真人那婆娘更是个阴险的,说是把东西都送给他使唤,却没传他真诀,始终留着后手。现在她和姘头不明不白得死了,极真宗早晚要来调查,玄门又怎么会算不到自家法宝的下落,倘若给人家正主寻到了,这些东西随口念个诀便能给收走了,那自然尽早出手为妙。

反正都是要脱手,郑泽天也没功夫一点点清洗玄门的箓印秘咒,便干脆把这些‘脏的东西’都当作‘旧的东西’扔给赌场了,反正他们那点三脚猫功夫,也看不出玄门的暗咒来的。

赌场还真没瞧出来,而且一看这些虽然是金丹境的法宝,但那金刚琢是六品的,其他几件也都非凡物,确实都是好东西,在一贯常见的许多垃圾中真是脱颖而出,估价属实不低。

而且这些商人终归也不敢在天虞山脚下,像欺负散修一样压榨墨竹山的弟子,毕竟以后大家相处时间还长呢,揩油揩太狠不好相见。万一人家以后发达了,你还做不做生意了。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于是他们不仅给了郑泽天市面上相对公道的报价,按照‘旧东西’的折损,也给他提到六成来算,现在宝钞认可度高,而且郑泽天是要充作独资,赌场便同意全款付给他,手续费只提三分利子。

这样最后盘了盘,那金刚琢给估了三万两的高价,其他加起来也有一万两,给他折现两万三千两百八十两宝钞,加上黄老板那五千两,再加上郑泽天又从口袋里翻出的刚领的月俸二百两月工资,合计两万八千四百八十两,买郑泽天自己全胜,九场通关。

赌场一看这小子连裤兜里几十两也要翻出来赌,真是倾家荡产豁出去了,便给了他对一般客户的档口最高赔率,一赔四十。

简而言之,打赢就有一百万两,打输一场连个屁都没有。

按理来说这种离谱的对赌,赌场得劝一句的,至少是得让墨竹山的修士出面劝一劝,毕竟要是这小子输不起,真闹起来,他玩赖的顶多被戒律院收押关禁闭,难道赌场还真敢去追账么?

但没人敢劝。

因为郑泽天全程都在笑,就皮肉从嘴边抽起来那种,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挺渗人的,还有这种离谱的行径,就好像拜月拜疯了一样。

这会儿天也快黑了,以至于路人们都当他随时就要发病,个个躲他远远的,生怕突然就煞化尸变了,哪里敢忤逆他的意思呢。

郑泽天当然没疯,他也不是有多喜欢钱,他真正喜欢的是这种感觉。

好像在悬崖边上走,踏错一步就坠入无底深渊,但一旦赢了,就能拥抱日初那种,豁出一切的感觉。

刺激,对了,好久没这么刺激了。

“师弟,这边来,可以入场准备了。”

晴岚仙子倒是没在意这边的喧哗,这会儿又戴起面纱,作出一副出世绝尘,冰清玉洁,仙女下凡的姿态。

“是真君。”

于是郑泽天也摸摸脸恢复冷漠表情,跟随她进入内场。

不过这一会儿工夫,怎么抹胸好像换了一件么,变成粉红色的了……

“哇,是晴岚仙子!太美了!”

“晴岚?莫不是那个……”

“嘘,别乱说话。找死呢!”

“就是就是,仙子冰清玉洁,都是那些妒妇在背后编排的。”

于是路人们又找到了新的话题,嗡嗡嗡的议论纷纷。

殷晴岚也早已习惯了身后的目光,到无人处,便从袖中取出个锦盒来,在郑泽天面前打开,露出盒内一赤红,一碧绿,一玄黑,三色丹丸来,并说道,

“弟弟,你为我甘冒奇险,姐姐无以为报,这里三颗丹药,是我玉虚宫密炼宝药,可以回血生肌,增息补气,续命还神,你拿着以备不测,我也好稍稍安心。”

郑泽天瞧瞧那三颗丹药,闻着药味大概和她说的用途相彷,不过肉蝎子系统也给他标了三个‘侦测到定位芯片’在上头。

哼,果然,也就这点手段了。

“多谢姐姐关心,我一定为你取回神丹。”

郑泽天一边说着接过丹药,一边在晴岚仙子玉手上摸了一下。

晴岚仙子欢喜道,

“嗯,万事小心。”

于是郑泽天不客气拿了丹盒收入怀里,自己嗑了一粒九花丸,然后把天青霞烟罗和三十六雷珠取出来,便做好了准备进入竞技场打怪了。

第一只妖魔已经放入场中了,这是只人面鸮,而且是太素非物加强版,九首七爪十二翼,翼展足有十丈,整个一大坨不可名状的怪东西,一出笼就呼啦一下飚出来!速度要比寻常妖魔翻了十几倍,简直快如闪电!伸出金刚利爪,直朝郑泽天首脑抓来!

呵,这真是镇在塔下,饿了皮包骨头的魔物么?看来有人做了手脚啊。

“雷霆!”

快如闪电终究不是真闪电,郑泽天大喝一声,双掌齐出,十指尖炸出连环电网,迎着魔物的鸟爪,噼里啪啦一阵爆闪,闪电火花,电闪雷鸣,闪耀的白光几乎可以耀瞎狗眼,以至于观众们都齐齐失明,一时无声,等一个个逐渐恢复了视力,流着泪水往竞技场中一瞧,只见那道子抱着双臂,把手插在袖子里,而倒在足下那人面鸮,已经被点成碳烤鸡了……

“什,什么!刚才发生了什么!”

“竟,竟一招就!”

“太强了吧!太强了吧!雷法有这么强吗!那个谁不是很抠脚的吗?”

“不过这妖怪好像不对劲啊……”

郑泽天抬头望望竞技场一侧,端坐在法坦高台上,身穿黑袍,头戴不知面,一手仗黑巾红咒长幡,一手把四丈桃木术剑,负责镇魔保安的竞技场镇守道士,

“真人,下一个吧,我准备好了。”

镇守道士点点头,又从怀间里伸出两只手来,拿这着个红葫芦,一手掐诀,便从葫芦中刮出一道黑风,把地上的妖尸吸走。然后拿出个银铃来一摇。

铃声一响,随即机关绞盘牵引的铁锁啦啦啦啦响着,对面封魔铁门开启,两头妖魔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这当先的一头瞧着有些像麒麟,但鳞角毛发通通脱落了,露出青灰色的硬皮,头上好似生了个巨大的肉瘤,几乎把整个头部都压迫走形畸变,眼珠子都挤出来了。看着分外丑陋恶心,不是比喻,是真的看一眼,就头昏眼花,恶心想吐。

而这魔麒麟后头,则跟着冒出一只猴头,嗯,青面赤发,钢鬃铁背,身躯大如犀象,全身肌肉如铁甲般鼓起,顶上犄角有四尺来长,如同长长的刺刀,眉心的雷晶石中电霆闪耀,电蛇四蹿。

雷猴?啧,被针对了……

‘警报!侦测到元神攻击!’

不用警报,郑泽天也感觉到了。

那魔麒麟把头一昂起,撕裂喉咙,发出无声的惨叫。

饶是有结界守护,外头围观的看客们也齐声惨叫起来,双耳迸出鲜血,抱着头倒地不起。若是普通人置身场中,大概魂飞魄散都是轻的。

当然,郑泽天可不是普通人,他的魂魄还挺精神的,甚至有点爽。不过这不代表这招对他没有影响,在这麒麟震荡神庭的歌声中,郑泽天也发现自己手足麻痹,动弹不得了。

而雷猴跟着就来了,

“吼吼——!”

只见那猴头眉心雷晶石一闪,雷猴裂开血盆大口,张口吐出一道刺目无比的雷霆电光!趁着郑泽天被元神冲击震慑,动弹不得的瞬间,雷光电火,激射而来!

呵,还打个配合,好玩。

青草雷,加速。

这个瞬间,肉蝎子张开爪牙,刺入郑泽天的嵴柱,而青色的电蛇,同一时间从他丹田中跳跃开来,电网似裹挟全身!

郑泽天的童孔瞬间放大,倒影出几乎打到面门的雷光,但在这刺痛之中,流淌的时光都仿佛慢了下来,虽然受魔麒麟元神攻击的影响,他还没恢复对身体的感知,郑泽天却能御用雷法,反过来刺激牵动身体行动。

于是这个瞬间,郑泽天如牵线的人偶一般,突得倒身一扑,歪头一个飞跃,差之毫厘得避过打来的雷光炮,肩上的道衣都被擦过的雷火烤得焦烂,而那雷火炮一击未中,打到结界围墙上,更瞬时掀起剧烈的爆炸!将竞技场外墙都炸成粉碎!飞沙走石,漫天飞洒!

雷猴一击不中,怒吼一声,飞身跳起!以雷霆万钧之势,直朝郑泽天扑来,握起巨拳要将他捶成肉泥!

好了,这猴子一套打完了。

于是雷猴腾空而飞的这个瞬间,郑泽天御雷控体,全身加速,手足并用,仿佛什么恶鬼冤魂似飞速爬向魔麒麟!勐得扑到还在高歌,一时不及避让的麒麟头上,左手缠着雷火纛,雷霆轰鸣,青草裹覆,电闪如刀,一把插入麒麟口中,真深深刺入颅脑。

雷爆

“彭!”“轰!”

轰鸣之中,雷猴落地,一击把空地砸出个巨大的深坑,蛛网似龟裂开来。

而它落地的同时,身后的魔麒麟脑中青草雷炸翻开来,当场被雷暴炸个粉碎,颅脑掀开来,脑浆喷了满墙。

麒麟尸身软软得斜倒在地,郑泽天活动着手腕手脚,放松着刺痛的肌肉朝雷猴走去。

雷猴才一跳的功夫,扭头队友就没了,也是大惊震恐!“吼吼吼吼!”得口喷连弹,打出一串雷球炸向郑泽天!

但郑泽天就漫步朝它走去,右手随手掐了个诀,左晃右摆,那一连串电火雷球打到临头,居然突然若气球似飘散开来,散落四处,炸得电火乱窜,烟尘飞扬,却一个都落不到童子身上。

是,御雷之法。

“吼啊——!”雷猴暴怒,又是一个扑跃,扬拳就打,一个重击朝郑泽天扫去!

在被命中的瞬间,郑泽天瞬间加速,踮足一跃,跳到雷猴拳臂上,瞬时冲到雷猴面前,右手凝出黑莲花瓣,就这猴头一剜一扣,把雷猴眉心的电晶,连同皮肉和一小块头骨,用花瓣割开摘了下来,左手抬手一打,“砰”一道掌心雷从那血口直轰进去。登时炸得猴脑糜烂,口鼻中一阵青烟雷火,登时倒地毙命。

郑泽天踩着雷猴头,把手上皮肉头骨剥剥干净,把那电晶用衣角擦擦干净,就往嘴里一丢吞了。

虽然是妖兽凝练的阴雷雷晶,也能滋补一些修为,只可惜墨竹山没见到多少雷猴,不然他修炼还能更轻松一点呢。

于是郑泽天朝高台上的镇守挥挥手,“真人,下一场吧。”

镇守真人却没动,似乎在掐诀暗算。

周围的观主们也几乎没有人欢呼,人群压低了声音,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如果第一场结束太快还看不出来,但这第二场,虽然一样结束的很快,那魔麒麟和雷猴的威力,观主们却是看在眼里的。

他们也看了多少次挑战赛了,哪里不知道今天这两场有问题。

妖魔的元神法,威力居然强到可以突破结界屏障,影响到看台!

而那雷猴的电光火雷,凶威怪力,也绝非是被镇压削弱的妖魔!

更扯的是这俩个几乎就是野生级的大妖魔,一两招功夫就被雷打死了!

这小子到底是谁?

竞技场镇守真人掐算了一会儿,传音道,

“郑泽天,今日准备的妖魔似乎都有些古怪,你不如先退场,待我检查一番……”

一百万两呢,郑泽天哪里肯听,练练摇头,

“不用不用,镇守不须担心,都是些土鸡瓦狗,酒囊饭袋罢了,我可以的我可以的,来开下一关吧。”

那真人沉默了一会儿,突然从怀里摸出个锦囊扔下来,

“此地是为教导弟子除妖,若有死伤是本末倒置了,你若支撑不住不可勉强,把这锦囊一开,我山捉拿的妖魔自被收入此囊中,不能为恶了。”

“多谢师兄关照,泽天理会的。”

见这小子直接把锦囊踹怀里,那镇守也知道劝不住,只好由他去了,拿出葫芦清了场,就摇了摇铃铛。

第三波三头妖魔明显也不是省油的灯,一只似乎是猪婆龙,一只仿佛是娃娃鱼,还有一只看不出壁虎还是四脚蛇,但大约也是爬虫一类的。这三只妖魔生的奇大无比,身上灵气充盈,妖力强横无比,而且身上各种突变异化,生着五颜六色的脓疮疱疹,花纹鬼面,眼球里口鼻中还有翻滚扭动的寄生虫,真是恶心得要命。

这回这三怪倒不搞起手突袭了,纷纷张口吐水,当然那肯定不是水,或青或黄或紫,三色毒液喷涌而出,将竞技场覆盖得如泥塘沼泽一般,毒烟瘴气瞬间腾起,四面八方朝郑泽天涌来。似乎是想先改变地形,就算不能把郑泽天毒死淹死恶心死,等会儿打起来这三头水怪也能占据地利吧。

郑泽天也不担心,任由毒液朝脚下漫来,只把天青霞烟罗往身上一罩,将脓液毒烟避开,就开始掐诀念咒。

毕竟斗法这种事吧,那肯定是开坛作法,坛起的越高越大,法威力才越大啦。

他老是瞬发雷咒,主要是针对被冲脸的情况,不得以为之,他还巴不得大家你一招我一式,大家慢悠悠的换招斗法呢。

于是郑泽天就七歪八扭,脚踏天罡,足踩禹步,在三色毒水上绕了个圈,指尖盘雷火纛,口中念念有词,

“九天应元府,无上玉清王。

化形而满十方,谈道而趺九凤。

三十六天之上,千五百劫之先,

手举金光如意,宣说玉枢宝经。

不顺化作微尘,发号疾如风火。

……”

妖怪们还在吐水,群众们还在围观,

只有那镇守坐在高台上,倾耳一听,掐指一算,暗道一声“卧槽!”,立刻从怀里取出个大黑伞打起来遮住头脸。

伞刚撑起来,便听郑泽天道,

“……以清静心而弘大愿,以智慧力而伏诸魔。

总司五雷,运心三界。

群生父,万灵师。

大圣大慈,至皇至道。

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神霄应劫天雷!”

然后他把左手朝天一指,太上三十六神曩雷火纛若群星闪烁,雷就落下来了。

“轰!”得一声,

雷打天穹,破阵轰顶,万丈紫霆打破剑阵,一个滚雷落入碧水中,

奔腾雷影,电闪轰鸣,把那三妖瞬间打作焦炭,灭如尘埃!

邪魔煞气,尽皆扫荡,妖祟鬼怪,统统诛灭。乾坤宇内,一雷荡平!

“好了,下一关吧。”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