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影视世界生活录 > 第五百二十二章升职和美人计全文阅读

第五百二十二章升职和美人计

热门推荐:

等赵觉民一走,魏广军笑得更灿烂了,口中夸赞道:“欢水老弟,身体好点了吗?要不要多休息几天。”

余欢水道:“谢谢魏总关心,我已经好了,今天就是来正式上班的,缺了这么多天,不知道公司会怎么处理。”

魏广军笑道:“你想公司怎么处理?”

余欢水也豁出去了:“看公司的态度吧,要走要留给个准话。”

魏广军一拍桌子道:“余欢水,我就喜欢你这个爽快劲儿,你说你以前怎么不这样呢,你要是早这样,我早就提拔重用了。”

余欢水冷静道:“魏总就别给我戴高帽子了,就我这样的,还能提拔重用。”

魏广军道:“怎么说是戴高帽子呢,余欢水你本来就有这个能力和资历,你别不相信,老魏这次为了你的事儿,可是操大心了。”

说着,拿出一份文件夹打开,满面笑容道:“看看这是什么,任命书。集团已经批准了我的申请,任命你为咱们分公司销售部经理,在赵觉民之后,待遇可是一模一样的。”

“你看!”说着把文件递了过去。

余欢水脑子一懵,怀疑自己在做梦,晕晕乎乎的接过了文件一看,竟然是真的,他竟然被任命为公司销售部经理。

余欢水一脸懵逼的看了看任命书,又看了一眼魏广军,仍然不敢置信道:“魏总,这…这是真的。”

魏广军爽朗的笑道:“当然是真的,我亲自向集团申请的,还能有假。”

余欢水满脸疑惑道:“为什么?我业绩也不好,又缺了这么多天。”

魏广军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老余同志,别妄自菲薄,你想想,论资历,公司几个人比得过你,销冠吴安同曾经也是你带出来的徒弟,谁比你更合适就升职。”

“再说,跑业绩是手下业务员干的事儿,销售经理负责的是个大方向。况且,你虽然业绩不好,但能带出销冠,这不是担任销售部经理的最好人选吗?”

余欢水想想还真有点道理,再想想,有屁的道理,就他这业绩,别说升职,不开除就算好的了。这时,脑子里忽然冒出昨天李牧叮嘱的话,难道这是李哥使劲儿了,不然,他凭什么能当上销售部经理。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李哥现在已经成了他人生中的贵人了。

想到这儿,余欢水安心了不少,终于相信自己真的当上了销售经理。

余欢水道:“谢谢魏总。”

魏广军摆摆手:“不用感谢,以后咱们还要一同共事,这只是我的见面礼,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余欢水越发的觉得莫名其妙,随后反应过来,觉得这儿应该是说他给他背后的李哥听的。或许是魏总有什么事,求到了李哥头上,人家给的是李哥面子,不是给他的面子。

“谢谢魏总,我很喜欢,你是不是有事呀。”

魏广军笑了笑:“是有点事儿,不过不急,你先当这个经理吧,以后咱们有的是时间聊。”

余欢水犹豫了一下,直接挑破道:“魏总,其实…我也帮不了你太多,你应该直接找李哥,我都听李哥的。”

魏广军愣住了,不是余欢水拿了U盘吗,怎么又出现一个李哥,难道余欢水背后有人指使,那个人才是搞到U盘,在背后发短信威胁他们的人。

越想,魏广军觉得越有道理,实在是余欢水的反应有点怪,仿佛根本不知道U盘的事,也根本不知道U盘里有什么。

魏广军压住心中的惊异,做出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李哥?那个李哥有对你说什么吗?或者想对我们说什么?”

余欢水想了想道:“李哥让我告诉你们,我是替他办事的,让你们有事直接找他就行。其他方面我知道的也不多,要不我帮你们联系李哥吧。”

魏广军心里一沉,知道坏了, U盘的账目人家肯定已经知道了,甚至提前得到了消息,通过余欢水搞到了U盘。想想有点可怕,这是早有人盯上他们了。

犹豫了片刻,做出一副镇定的样子道:“欢水老弟,不用麻烦你了。你能把那个李哥的联系方式给我吗?我们自己联系,有些事,大家可以私下解决,和气生财。”

看了魏广军的反应,余欢水心中一松,心想果然如此。魏总应该有什么把柄在李哥手里,或者有什么事要求到李哥头上,不然态度不会这么好,更不会把它扶上销售部经理的位置,这都是在向李哥示好呀。

余欢水心里彻底踏实了,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魏总说的对,和气生财,我这就把李哥的联系方式给你,如果有需要,我可以直接帮你约一下。”

魏广军立刻热情了两分:“老余,不错,提拔你我是提拔对了。不过我们还是先私下里联系一下,如果有需要,肯定会找老余你帮忙约一下。”

说着又拍了拍余欢水的肩膀:“欢水,好好干,我看好你。”

……

很快,余欢水胜任销售部经理的事情传开了,整个宏强电缆公司一片喧哗,大家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余欢水会当上销售部经理。

不过,随着余欢水搬进了销售部经理的办公室,大家都无话可说,刚和余欢水发生矛盾的吴安同,此时心里最尴尬,最心虚。

很快,作为金牌销售锻炼出来的脸皮子和嘴皮子发挥出来。

搬进了窗明几净的独立办公室,余欢水心里很畅快,有一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正在这时,办公室门儿响了起来。

“谁呀!进来。”

吴安同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师傅…不…经理…喝咖啡。”

看着吴安同的样子,余欢水只觉得心里很畅快,也不在意刚才的事情了。

“还是叫师傅吧。”

吴安同情绪立刻高昂起来:“师傅,对不起,我…”

余欢水大度的挥挥手:“没什么,都过去了。”

吴安同立刻赔笑道:“还是师傅心胸宽阔,师傅,我进公司就是您带的,你看你现在升销售部经理了,以后可要罩着我。”

余欢水道:“别那么客气,你的能力我是知道的,月月销冠,确实比我强。刚才我有点冲动,也有不对的地方,你放心,我不会因为刚才的事刁难你,以后该照顾的还是会照顾的。”

吴安同道:“谢谢师傅。”

余欢水道:“行了,没事的话你先去忙吧!”

吴安同道:“好,师傅,我不打扰你了,您忙吧。”

……

位于郊区的假电缆厂内,魏广军约赵觉民和梁安妮过来商量白天的事情。

此时天已经擦黑,梁安妮下了车,旁边连路灯都没有,深一脚浅一脚的朝电缆厂上走去。

走进电缆厂,魏广军和赵觉民已经到了,梁安妮看着现场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不免抱怨道:“怎么约这儿了,黑咕隆冬的,周边什么都没有,连凳子都没有。”

魏广军叹了一口气:“别抱怨了,也不想想咱们现在的情况,非常时期,谨慎为好。以后咱们商量事情,就这儿了。”

梁安妮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赵觉民道:“好吧,听你们的。”

转头又看向魏广军:“老魏,到底什么事儿,这么急着把我约出来,还到这么隐秘的地。”

赵觉民道:“这还用问,除了U盘的事,还有什么事,今天余欢水不是刚好来上班了吗?”

梁安妮道:“其实,我始终没有办法把U盘和余欢水联系到一起,就余欢水那样,他有胆子干这种事吗。”

赵觉民冷笑道:“如果不是余欢水,那你说U盘在哪里?”

梁安妮生气道:“你是不是抬杠。我怎么知道在哪里?我就说说我的想法怎么了,就余欢水那胆小的样,他干得了这种事嘛!”

赵觉民冷着脸道:“别管他干得了干不了,我就不能说说我的想法。”

梁安妮哼了一声:“你说?”

赵觉民语气嘲讽道:“梁安妮,之前U盘一直在你手里,你去过什么地方,见过什么人,睡过那张床,你自己不清楚?”

梁安妮被气坏了:“赵觉民,嘴里不喷粪你能死呀!”

赵觉民道:“你才喷粪呢!”

一直冷眼旁观的魏广军这才开口道:“吵什么吵,今天叫你们来是解决问题,商量问题的,不是叫你们吵架的!”

梁安妮道:“刚才不正在分析问题吗?赵觉民非要插一脚,和我抬杠。其实我觉得余欢水很奇怪,如果是他干的,拿了U盘他想干什么,图钱…还是图什么…或者是我们以前刁难他了,想报复,太幼稚了吧。”

魏广军咳嗽一声:“别猜了,不是余欢水。”

赵觉民和梁安妮同时一惊,几人以前可一直怀疑余欢水来着,还给人家升职了,怎么又不是了。

“老魏,怎么回事,虽然我觉得也不像余欢水,但不是他还能是谁?”

赵觉民也道:“是呀!老魏,到底是谁。”

魏广军叹了口气道:“余欢水背后有人,全是他在背后指使的,咱们的U盘,可能就是他指使余欢水拿走的。”

赵觉民吃惊道:“怎么可能?”

魏广军道:“怎么不可能,根据余欢水透露出来的信息,人家可能早就盯上咱们了,瞅着机会,让余欢水把记着账目的U盘拿走了。”

梁安妮和赵觉民对视一眼,都有点难以接受。

梁安妮道:“老魏,这个人你见过吗?是谁呀。盯上咱们了,咱们有得罪他吗。”

魏广军叹了口气道:“谁知道他是谁?余欢水喊他李哥, U盘的事就是他在背后操纵的,余欢水当着我的面说他是给李哥办事的。”

赵觉民道:“不可能吧?这个李哥是不是余欢水编的,故意骗咱们。”

梁安妮疑惑道:“骗咱们?余欢水有这个能力和智商吗!来公司这么多年,他要有这个智商,早就升职加薪了,也不会业绩月月垫底儿。”

魏广军道:“不是骗的,我可以肯定,余欢水当时的反应,根本不了解内幕,就是单纯推出来和咱们沟通的工具人。这一点是装不了的,余欢水也没这份演技。”

梁安妮紧张道:“这么说咱们早就被人盯上了,那怎么办?会不会泄露出去?会不会出事!”

魏广军道:“从余欢水传递过来的态度来看,对方并没有故意泄露出去意思,应该是想和咱们谈一谈。”

梁安妮拍了拍胸口:“愿意谈就好,大不了让出一些利润,和气生财。”

赵觉民不愿意了, U盘是他拿的,威胁短信也是他发的,就是因为对分成不满意,想要从两人手里讹点钱。这个所谓的李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手里怎么可能有U盘,还想讹他的钱。

看了两人一眼道:“我不同意,这钱是我们几个冒着大风险赚的,为什么要分给这个所谓的李哥,谁知道他是不是骗子,说不定手里什么都没有,就是吓我们。”

梁安妮道:“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老魏刚才不是说了,就是这个李哥通过余欢水把U盘弄走的,咱们的账目都在人家手里,不给人家分利润,就不怕人家破罐子破摔,报警把咱们都送进去。”

“我先表态,我是不做要钱不要命的事。”

魏广军也轻咳一声道:“我也是这个意思,如果能谈判,咱就谈判,把这件事情和平解决了。只要不太过分,损失一些利益也不是不行。”

赵觉民仍然坚持道:“我不同意。”

梁安妮道:“你不同意可以,那你有什么办法解决,别什么办法都没有,就知道在意那点钱,有命挣没命花。”

赵觉民也火了:“我在意钱怎么了,你们难道不喜欢,不喜欢为什么干这事,你们难道不知道我们干的都是违法的,知道违法你们还是干了,现在说起风凉话来了。”

魏广军吼道:“好了,都少说两句,现在说什么话都没用,咱们的把柄在人家手里捏着。真要破罐子破摔,我陪你们,大不了咱们一起进去。”

“都说说吧,到底该怎么解决。”

梁安妮率先举手道:“我再表个态,我希望和平解决,就当破财消灾了。”

见梁安妮表态了,魏广军把目光放在了赵觉民身上,赵觉民不表态不行,只能说道:“我不反对破财消灾,只是情况必须搞清楚,特别是那个李哥,咱们谁都没见过,都是余欢水描述的。”

“他到底什么意思,到底有没有咱们的把柄,谁都不知道。我觉得,应该先搞清楚这一点,如果确认对方确实掌握了帐本,我们可以破财消灾,这点我是赞同的。”

“如果对方只是恐吓,手里什么都没有,我们也不能被蒙了,湖里湖涂的吃这个大亏。”

魏广军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但该怎么调查,你们有什么建议。”

赵觉民直接说道:“这件事儿,我觉得交给安妮就行了。”

梁安妮不干了:“赵觉民,说什么呢,为什么是我呀!我一个弱女子,你们两个大老爷们儿,也好意思使唤我。”

赵觉民道:“这不是好意思不好意思的问题,这是合适不合适的问题。咱们就三个人,首先说魏总,作为公司老总,需要作为压轴出场,前期接触不顺利,后期也有寰转的余地。如果直接让魏总冲锋陷阵,那还怎么留后手,以后怎么办。”

魏广军连忙点点头:“觉民说的对,我如果出面,假如出师不利,咱们就没有寰转的余地了。”

梁安妮道:“那老赵就你来办吧,你嘴皮子这么利索,肯定没问题。”

赵觉民眼珠一转道:“我去也不合适,你们不知道我和余欢水的关系,余欢水都快把我恨死了,如果我去接触那个李哥,余欢水稍微说点我的坏话,咱们还怎么谈。”

梁安妮不干了:“你也不行,那怎么办,你们两个大老爷们儿,总不能让我去吧。”

赵觉民双眼一亮道:“唉!安妮,我倒有一个不成熟的建议,不知当讲不当讲。”

梁安妮知道他没好话,骂道:“不成熟的屁就别放了!”

赵觉民道:“魏总,你看她,说都不让说。”

魏广军挥挥手道:“有什么办法赶紧说,别吞吞吐吐的。”

赵觉民道:“魏总,这个李哥,肯定是男的吧!”

魏广军道:“当然了,还能是女的!”

赵觉民道:“是男的就好办了,余欢水叫他哥,年龄应该和咱们差不多大,这个年龄的男人,什么风浪没见过,很多办法都不好用,唯有一招效果最好。”

魏广军道:“什么招?”

赵觉民道:“你们知不知道,三十六计里面,谁的成功率最高?使用率最高?古今中外,各朝各代,都包括在内。”

魏广军道:“你是说…”

赵觉民一拍大腿道:“美人计,只要是个正常男人,美人计很少有失手的时候。”

梁安妮脸色一变:“赵觉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说什么呢?”

赵觉民道:“就是这个意思,你没听明白吗。”

梁安妮道:“你说让我用美人计…”

赵觉民道:“不行吗?你看看你这脸蛋,你看看你的身材,烟视媚行,是个男人都遭不住。只要你肯出手,不管什么李哥王哥,都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什么情况套不出来。”

梁安妮越听越愤怒,直接站了起来:“你说什么呢赵觉民,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想让我跟谁睡,我就跟谁睡…”

赵觉民立刻针锋相对:“谁让你跟人睡了,美人计就非得跟人家睡才行啊!你多读点书行不行,满脑子想什么呢!净想床上那点破事了是吧。”

梁安妮一下子站了起来:“赵觉民,你混蛋!”

眼看两人越吵越上火,魏广军站起来吼道:“都给我住嘴。”

梁安妮道:“老魏,你听他刚才说的什么话,是人话吗?”

魏广军冲着赵觉民道:“老赵你怎么说话呢,有这么说人的吗?”

赵觉民哼了一声:“那你说怎么办。”

魏广军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看向了梁安妮:“安妮,这件事不能让外人知道,现在只有这么办,我也觉得你最合适。”

梁安妮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片刻后,一把把包甩在地上:“好,我去,我去行了吧。”说完了,理都不理两个人,直接走了。

魏广军和赵觉民对视一眼,魏广军道:“就这么让安妮去,没什么问题吧?”

赵觉民道:“她能有什么问题,钱分的比我还多,这点事还解决不了,她也好意思。”

“再说,这不正是她的强项吗?让她管理工厂,让她负责销售,她也干不了啊。”

魏广军道:“觉民你有情绪啊!我是分的最多,但我早就说过,我冒的风险也是最大。”

“作为公司的总经理,未来真要出了事,我判的刑最重。另外,如果没有我,这生意你搞得起来吗?”

赵觉民心里有点憋闷,作为最初的发起人,推动着,假电缆工厂的管理者,甚至许多销售环节也是他推动的。

结果,轮到分钱了,他分的最少,只有两层,连梁安妮这个花瓶分的都比他多,让他如何甘心。

只是,此时也不便多言,说了也没用。

“魏总,您说的有道理。”

魏广军点点头:“你这样想就好,有许多烦恼,就是因为想的太多。”

说着,拿出手机道:“既然决定了,那就抓紧时间,我先和余欢水要一下那个李哥的联系方式或者住址,争取这两天,就让安妮行动起来。”

“喂,欢水老弟,李先生有时间吗?我们想和他见一面。”

“对,对!不用了,你把他的联系方式或者住址告诉我们就行了,我们直接约。”

“好,你发我手机上吧。”

挂了电话,十几秒后,一串号码发了过来,魏广军看了看,没什么印象,又发给了梁安妮,随手拨通她的电话。

“喂,安妮,别生气了。咱们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出了事谁都跑不了。”

“号码我给你发过去了,咱们以后是被逮进去吃糠咽菜,还是吃山珍海味,就看你的了。”

等挂了电话,魏广军深深出了一口气,希望有一个好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