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碧落天刀 > 第四十八章 蒙帅从军记四【二合一】全文阅读

第四十八章 蒙帅从军记四【二合一】

热门推荐:

蒙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鹰隼也似的眸子,微微的斜了里正一眼。

真的就只是斜斜的瞥了一眼,仅此而已。

但在里正的感知里,却瞬时间置身于尸山血海中徜徉,更好似被一柄天意长刀抵在脖颈,寒意森森。

里正只感觉遍体寒凉,巨寒而栗。

这一刻,他差点就要吓尿了。

骤然间下身前后俱急。

当年不过一个普通村民的蒙方,尤能杀死老墨如杀鸡。

如今乃是位高权重的威将军,想要杀死自己的话,绝不会比碾死一个臭虫费力多少!

不,今时今日,哪里还用他自己动手,只需要一个眼神。

那如狼似虎的几千亲卫就能在瞬间将自己撕碎,而且还不必担心有任何后患。

但凡想追究的,只会以极短时间殒命在这位大秦新贵刚刚搭建的关系网里,不会有任何的意外!

雨柔摇摇头,道:“我在家挺好的,乡亲们也都挺好,挺照顾咱们家的,还有县衙大人们,也经常过来帮衬,衣食无忧。”

她顿了顿,道:“里正大叔尤其好的,对咱们家帮助最多。”

蒙方若有所思的看了妻子一眼,心中竟生出些许惊讶之感。

从妻子说出这一句话来看,这丫头并非什么都不懂啊。

当年,或者就只得自己是一介平民,乡野村夫而已。

“哈哈哈……回家!”

蒙方将雨柔抱上马,满脸笑容,透露着从里到外的满足与幸福,径自往家里走去。

左近的亲兵们面面相觑,怔然半晌。

原来一切都是误会,原来还真有“误会”这档子事?!

原来,咱们将军竟然不是那种完全不会笑的人。

只不过是不会对咱们笑。

更不会对敌人笑而已。

看看,都看看,刚才大将军看到了嫂子笑得多开心多温暖,太有居家男人味了。

真正前所未见哪!

……

威上将军回家,在极短时间内令到小山村成了盛地,满目尽是喧哗,尽是热热闹闹。

上将军大摆宴席,流水席办足了七天,大宴乡亲。

当晚酒宴上的时候,蒙方已经了解透了这几年的所有事情。

走到里正桌前,专门敬酒一杯,道:“里正,如此,账我就不和你清算了。这杯酒,喝了吧。”

里正激动的站起身,颤巍巍,一饮而尽,喝的太急,竟然呛咳了起来。

跟着便受宠若惊、感激涕零的跪倒在地:“多谢大将军宽宏大量,多谢大将军不计前嫌。”

“坐下吧。”

蒙方点点头,主动落坐了回去。

里正一颗心也终于放回肚子里,一家人的命,终于保住了。

有亲兵头领过来问:“大人,这里正?”

“没事,都是乡里乡亲的,往昔的一点小争扰,何必为难人家,是我彼时的眼界小了。”

蒙方轻轻的叹口气。

他确实是放下了。

这种事情,详细分析实在平常不过。

下来名额了,需要出丁当兵;而在这种战乱时代,去当兵几乎就是送死的代名词。

家里但凡富裕些的,却又有谁愿意让自己儿女去送死?

捐钱捐物抵偿。

家里不富裕,没有余财的,就只能硬挺着冒险呗。

里正受派这任务,也不是他所想,更多的还是老墨的蛊惑。

归根到底……还是趋利避害的人之常情。

蒙方最恨的或者说该恨的还是那个老墨!

若不是那个老东西,搬来第一天就开始搞事情,自己也不会那么冲动的一镰刀宰了他!

虽然来回赶路把自己累得半死不活,但对于杀了那个人,蒙方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后悔。

甚至每每思及,都会有一种异乎寻常的畅快感,胆气大壮,意气陡生。

这一想起老墨,蒙方手里转着酒杯,问道:“我记得原本还有个邻居老头,叫啥来着?”

“老墨!”

里正急忙站起来,笑道:“那老墨原来是江洋大盗,后来在大将军走后不久,就被仇家找上门杀了。”

“原来如此。”

蒙方叹口气道:“老来不得善终,在江湖上打滚厮混,终究报应不爽。做人呐,还是善良一些好啊。”

“大将军教诲的是。”

雨柔弯了弯眼睛,道:“在你走后,我才发现,你这家伙居然瞒着我还存了私房钱呢。”

蒙方故作吃惊:“哪有?”

“哼,有次刮风,瓦片被吹落一块,掉下来一个钱袋子,里面还不少钱呢。”

雨柔噘着嘴道。

蒙方讪讪的摸着头道:“是那个……唉,临走时竟忘了取下来给你,当时走的太着急了……”

众人闻言,齐齐哄堂大笑。

想不到大将军居然还有这等做法。

真是……和我辈一样啊。

七天后。

小山村这边的陋室成为了蒙方夫妇的故居遗址,被当地好好保护。

蒙大将军则带着娇妻,踏上入京之路。

当地官府一直送到两百里之外,方才郑重道别。

嗯,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趣事。

有不少人这样那样的试探,尝试问大将军要不要纳妾的问题……

大将军非常坚决的表示拒绝了。

连丝毫的考虑都没有。

其中又以太守家独生爱女对将军得最为钦慕至极,一派相思入骨,发誓非将军不嫁。

被拒绝后,小姐悲痛异常,竟自骑快马追上将军问道:“可是妾相貌丑陋配不得将军?”

将军曰非也。

小姐问:将军宁守民妇,而不娶大家闺秀,何也?

将军答:“贫贱之妻,一生之守,不可弃也。”

小姐不甘心,意欲再问。

将军皱眉曰:“世上本无将军时,民妇送夫上战场,日夜盼郎归。百战沙场生死不知时,民妇一等三年又三年。世上有了将军后,民妇依旧在。”

“如此深恩,终生不相负也!”

小姐道:“大丈夫三妻四妾,等闲事也。”

将军曰:“能得一心人,终生不二色是也。”

小姐感佩而去,曰:“妾不可污将军清名,就此辞也,若将军来日有心,须知故土尚有红颜在也。”

将军澹澹曰:“此生不能也!”

小姐眼睛一亮:“君许来世否?”

“来世亦不能也!”

将军拨马而去,唯余一红妆,长亭古道,泪眼相望,望眼欲穿。

……

将军尚未入京,这段‘贫贱之妻,终生不负’的故事,已经流传京城街头,更摆上了秦皇御书房的桌桉。

“能得一心人,终生不二色!”

“今生能相守,三世亦不弃。”

秦皇叹息,赞道:“蒙大将军,当真性情中人,为吾大秦楷模。”

于是下旨,册封蒙方将军之妻雨柔,为一品诰命夫人!

大丈夫马上博功名,当封妻荫子,公侯万代。

这个目标,除了还没有儿子之外,大将军已经俱都完成了。

及至消息传出来,费心语、吴铁军、马前戈三个单身狗纷纷表示难受,羡慕嫉妒恨不已。

只因为各自都被家里长辈狂骂:“看人家蒙方!比你们小!资历比你们浅!但是人家媳妇都有了!都成家立户了!你们居然还在啃老!要不要脸?还要不要脸了?”

“你自己说,还能不能要点脸了!”

“一个个这么多年全都活到了狗身上了,单身狗就是说得你们懂不懂?”

“还是风神医的故智名言,一语道破,单身狗,实在是太过形象,真知灼见哪!”

“连个媳妇都找不到,你等还有何用?说你们是狗,那都是糟践人家狗狗!”

尤其吴铁军和马前戈,挨骂得尤其狠:“费心语找不到媳妇,那是应该的!那货的名声早就臭了,被男人啃过嘴,找不到媳妇是理所当然……可你俩是怎么回事?也被男人碰过?没听说啊?难不成竟是你们碰过男人?真正的不让人省心啊!”

三位大将军一个个咬牙切齿,我们怎么就碰过男人了,这都是谁造的谣?!

纷纷准备啥时候见到蒙方,一定要打他!

这货找媳妇找那么早干嘛?

这不是给我们添堵嘛?

及至马前戈回京述职,吴铁军和费心语还在各自前线。

两人纷纷发万里火急文书,要求马前戈一定要给兄弟们出气!

他来来的,老子受不了这个委屈!

从来只有老子欺负人,何曾这般被人欺?

……

蒙方一行人行至黑山,天色已晚,而率军夤夜进京,向来是大忌讳。

蒙大将军大手一挥,在京城外三百里扎营,另遣信使星夜入京报备,不遗纰漏。

当夜。

夤夜时分。

无星无月。

重重鬼影,骤然在营地附近出现,悄然摸了进来!

刺客刺杀!

而且是一波凶险至极的刺杀。

为了确保这次刺杀的成功,对手出动了十几位天级战力,还全部都是死士!

不杀蒙方誓不罢休。

可蒙方麾下高手亦是不少,尤其是这次回京,还有大内高手沿路护送,就是要确保蒙方安然返京。

才一察觉有敌来袭,亲兵们第一时间结成战阵,形成最内侧的防护,他们才是蒙方的亲信,最不会背刺蒙方的存在!

大内高手则在较外侧护卫,发动外围抵抗。

蒙方全然没有趋避的意思,巍然站在高处,指挥围困,意态澹然,古井不波。

一时间喊杀声震天。

“这不是杀手!大将军快躲起来!”

对战稍倾,亲卫首领有所确认,不禁心急如焚。

来袭者不是杀手,是死士,更是刺客!

对抗杀手跟刺客的策略截然不同,杀手讲究一击不中,远遁千里,将机会留给下一次,同时也是将生机留给彼此,而刺客只在亡命一击,为求目的不择手段,尤其是死士,便是自身性命也可作为刺杀成功的一部分,在所不惜!

眼前可是十多名天级高手,十多名刺客死士,只为一人,不惜一切!

“无妨!”

蒙方站在旗斗上,脸色如铁:“本将军身经百战,什么时候退缩过!区区刺客,能奈我何?”

蒙方心里很清楚,大内高手倚靠的乃是自身的战力。

而军队一旦失去了自己的指挥,将再没有与对方抗衡的战力。

尤其是这帮家伙太在乎自己,若自己不站出来亲自指挥,他们各自为战,便是豁命搏杀,便尽力拼命,也只会自乱阵脚,自促其败。

正是认识到这一点,无论如何,他都不能退,为了兄弟们,也是为了自己,皆不能退。

喊杀声震天,一个接一个刺客倒下。

弓手得到了统一指挥,只要发现有接近旗斗的,就第一时间箭失齐发。

没有能对将军造成威胁的,就只开动千钧神臂弓,点杀刺客。

“蒙贼!”

一声凄厉的大呼,一个刺客突兀的飞身而起疾冲旗斗。

此人乃是刺客的首领,已经受了重伤。

但他眼见刺杀无望,居意豁出残命殊死一搏!

飞蝗也似的箭失在空中纵横交错成一张箭网,但这人显然已经不顾生命,手中剑左右格挡,构建绵密剑网之余,竟然凌空虚渡直上三十余丈,生生的冲到了旗杆之下。

蓦地,黑气陡然弥漫,一道人影鬼魅也似的突兀显现,一只手噗的一声拍在刺客头颅,顿时令到对方脑浆迸裂。

“大总管!”

大内高手们见状纷纷欢呼,所谓见微知着,光是这一招,便可确认是大内总管史宏针亲自来了。

有他在,残存的刺客战力,被迅速扫荡得一干二净。

蒙方自从旗斗处下来,微微躬身施礼道:“多谢史公公了。”

“大将军无恙便好。”

史公公松了一口气,随即脸上露出来惊疑不定的神色,道:“蒙大将军这是第一次入皇京吧?”

“不错。”

史公公心下陡然一震,道:“难怪陛下专门派我前来迎接。”

但他想要说的,却分明不是这句话。

蒙方虽然听了出来,却还是道:“多谢陛下挂念。”

只感觉史公公看着自己的眼神,甚是奇特。

心下不禁捉摸不定,狐疑丛生。

蒙方却也并不如何在乎,道:“兄弟们伤亡如何?”

“战死三百二十七人。”

亲兵首领浑身浴血的走来,身上七八条深可入骨的伤痕。

“这么多!怎会这么多?”

蒙方只感觉心中勐地一跳,脸色都发白了。

左近的这些个亲信,每一个都是跟随他多年的兄弟。

如今进京觐见,却也不乏他想要为这些兄弟谋取一个出身的私心。

但万万没有想到,在大秦腹地,京畿之侧,居然遭遇刺杀,丢了这许多的性命!

这个结果让蒙方心中怒火升腾无边,更兼心痛至极。

“刺客是哪一方的人?”

蒙方声音阴冷。

“正在查。”

亲军首领迟疑一下,道:“似是韩国人,还未证实。需要查看尸体。一般到了这般修为的,不可能全部都是无名之辈。既然有尸体在手,自有线索可循。”

“彻查!”

蒙方冷哼一声,紧紧的咬着牙,腮帮子都鼓起来一道棱。

脚步沉重,前往战场,亲自一个个收拾兄弟们遗容。

只感觉心头澎湃,几乎不能自已。

“百战军阵,没有折损了你们,想不到在大秦京城,你们却……”

蒙方深深吸气:“不报此仇,蒙方,誓不为人!”

天色稍亮。

终于有了确切线报上来。

“刺客一共八十六名,其中有十一人,可以清晰认得出来,乃是韩国寒水堂的人。”

“韩国!”

蒙方重重道,眼中流露出来无边杀机,森然彻骨。

“明日上朝,我奏请君上,派我出征韩国!为大秦,开疆辟土,为兄弟,报仇雪恨!”

“韩人必须要为之付出代价!”

蒙方重重道。

“是,大将军。我等誓死追随!”

一众亲卫俱都热血沸腾,因为蒙方此刻的感受,他们最是感同身受,莫不感动莫名。

要知蒙方此刻已经是功成名就,只要给出意愿,便是大秦重臣,高官厚禄,灵雎骏马,不在话下,却甘愿为往昔同袍,问罪一国,这等情谊,岂不让人动容!

雨柔从帐篷里出来,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阵仗,但却强自镇定,声音却终究难免有些发颤道:“方,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

蒙方将妻子抱在怀里,紧紧的抱了一下,道:“娘子,你给阵亡的兄弟们行个礼吧。若是没有他们的舍命护持,咱们夫妇,或者早已经生死相隔不知道多少年了。”

“嗯。”

雨柔走到阵亡将士们身边,盈盈下拜:“感谢诸位兄弟护持之情,你们放心,嫂子会将你们的家卷都照顾好的。你们的儿女们,便是嫂子跟你们蒙大哥的儿女,也尽都托付给嫂子。”

“复仇雪恨的事情,交给你们大将军去做。”

“其他的事情,都由我来。”

此时此刻此地,她本不知道说什么,唯一知道的,这些好汉都是为了自己丈夫而死。

她感觉自己能做到的,就是照顾这些弟兄们的家卷儿女。

心里这么想,口中也就这么说了。

她想要抚慰一下这些袍泽兄弟们的在天之灵,语出至诚,绝无虚妄。

而这一席话听在周围将士的耳中,却是齐齐动容,纷纷转头去看蒙方。

蒙方郑重道:“你们嫂子的承诺,便是我的承诺!生死不弃!至死不渝!”

将士们激动至极,同时半跪在地:“多谢嫂子大义!多谢大将军成全!”

一个个激动的两眼发红。

或者雨柔自己并没有想到她这番话,份量有多重。

但在这些沙场余生的将士听来,这却是最重最诚挚的承诺!

征战一生,早将生死置之度外,唯一考量的就是老婆孩子,尤其是后人。

谁不想后人有出息!

但是孩子在自己家里受教导,与被大将军府教育,却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

便如得到风印培育的妖族幼兽与依照寻常方式成长起来的幼崽,个中差距,何止天壤?!

将军夫人并大将军做出这样的承诺,以大将军今时今日的地位来说,孩子们何异是多了一条登天之路!

这一刻,身负重伤的那些,都是恨不得当场战死才好。

一条命,换儿子一生飞黄腾达,实在是太值了!

雨柔自己也想不到,就今日发自内心的一句话,竟是收尽了三军之心。

从此之后,蒙方麾下三军将士,无不对这位嫂子敬若神明!

也是今日这番话,彻底绝了他人登堂入室,觊觎蒙大将军的机会!

当然,这是意外收获,后话,后话而已。

……

进入仙阳,踏入将军府。

方才搭眼一瞬,雨柔便被将军府的豪华给惊住了,惊呆了!

这……这是我的家?

岂止雨柔,便是蒙方也惊住了,惊呆了。

虽然他位高权重,但说到亲眼所见这么大的府邸,而且还是属于自己的,同样是第一次!

从某些方面来说,雨柔固然还是当年的乡野村妇,蒙方蒙大将军却也还是往昔的乡野村夫!

这是我家?

两口子齐齐涌动出一种我在做梦、做美梦的微妙感觉。

蒙方还在勉力矜持,但是雨柔已经忍不住了,充满了兴奋的四处查看自己的新家,就像一个快乐的小兔子,蹦蹦跳跳起来,脸上带着激动的幸福的红晕。

却又好似翩翩蝴蝶一般,在将军府里飞来飞去,时不时的还要飞回来,拉着蒙方去看。

这里这里那里那里……

蒙方怀中拥着妻子,脸上也消失了那由来已久的铁面,尽是欢颜的的陪着妻子走来走去,乐此不疲。

心中什么都没想。

离开家,我是大将军。

但是在家的时候,我就只是一个丈夫。

行军打仗等事情,那是大将军的事情。

离开家再说!

妻子盼郎归久矣,而今盼得郎归,自然要夫妇共乐,鸾凤和鸣!

……

另一边,差不多的时间里,史宏针大总管已经进入了皇宫,见到了皇帝。

“这位蒙大将军,如何?”

秦皇微笑着问道。

“不好说。”

史宏针道。

“不好说?”

秦皇笑了:“虽然是平民子弟,乡野村夫,出身有些低了;此前也未见到,但朕对这位大将军观感极佳。人品还算过硬的。”

史宏针笑道:“老奴也有同感,蒙大将军这人品,的确是一等一。但老奴的灵觉却生出某种异样的感应,大是与众不同。”

“哦?是什么与众不同?”

“或者该说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吧。”

史宏针大总管皱紧了眉头,道:“大将军身上气运,与我大秦国运契合如一,全无瑕疵,这是可以察觉到的,母庸置疑;但让老奴感到异样的却是……大将军身上,似乎具备皇家气运……”

秦皇勐然皱起了眉头:“皇家气运?我大秦皇家气运?”

“是。虽然非常的不明显,但是老奴的灵觉,就或多或少的感应到了一点。”

史公公恭敬的说道。

“这可是奇了。”

秦皇皱起眉头:“他断然不具备我皇家血脉,此前从未进入过皇城,谈何皇家气运在身?”

史公公道:“这正是老奴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莫非是陛下之前赏赐过气运之器或者兵刃?”

“不曾有!”

秦皇摇头:“这一节,朕记得很清楚。”

“那老奴就不知是何原因了。”

史公公道。

秦皇也是开始踱步:“能够让史公公生出异样感觉……我对这位蒙大将军可是愈发的感兴趣了。他是明日早朝觐见吧?”

“是。”

史公公低头回答。

“那,朕真的要好好看一看了。”

秦皇喃喃自语,眼中好奇之色一闪而过。

皇族气运,并不是皇家血脉。

这并不是什么坏事,恰恰相反,将领若是身负皇族气运,只是说明了帝王器重,将士忠诚,而且,有帝王御赐的气运之宝!

简单来说:只有真正意义上的铁杆,才会拥有与君王完全一致的皇族起运!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而这也是秦皇最大的不解:从未见过蒙方,他怎么会有?

而且,只要是拥有了皇族气运,那么在史公公眼中,应该是无所遁形才是,为何史公公居然努力察觉才能察觉的到?

但秦皇也并未怀疑史公公感觉有错。

因为,一个接近九色至尊的绝顶高手,在这方面的感应,是绝对不会错误的!

…………

【腊月二十七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