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在东厂当缝尸人那些年 > 第三百六十九章 骗血全文阅读

第三百六十九章 骗血

热门推荐:

“尽管他掩饰得很好,还是暴露了他是宫里的阉人。”既然鱼儿已经上钩了,阳九觉得他们应该去吃顿好的。

等掌控禄东清雅后,阳九打算将其两个妹妹,一并给控制了,反正他手头的白纸还有很多。

若不控制的话,就怕他们刚回长安,禄东清雅又被算计,到时还得回来,反反复复,无休无止。

吐蕃的饭菜,绝情吃不习惯。

在客栈里的时候,她都是借用一下厨房,亲自下厨。

“算卦啦,算卦啦,不准不要钱……”转过街角后,熟悉的声音从一侧飘来。

阳九循声看去,正在卖力吆喝的人,果真是算死仙。

算死仙也真是能耐,靠着骗术,好吃好喝,游遍大江南北,就算现在死了,也是不枉此生。

只是吐蕃人向来只信活佛,不信江湖术士,算死仙跑到吐蕃来骗人,收入肯定不怎么样。

“哟,这不是九爷吗?”算死仙看到阳九,满脸震惊。

但谁都看得出来,这震惊完全就是装出来的。

阳九在凳子上坐下,笑问道:“老算,今天挣得怎样?”

“别提了,我就不该来吐蕃。”算死仙真的不想承认,自从他踏进吐蕃的国土,这生意还没开张过呢。

再这么下去,他可能都没钱吃饭了。

好在现在遇到了阳九,算死仙下一瞬就是伸手借钱。

阳九断然拒绝。

“九爷,咱好歹也是旧相识,你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我活活饿死在异国他乡吧?”算死仙瞪着泪目,表情极度浮夸。

阳九笑道:“说实话。”

“那得借一步说话。”算死仙压低声音说道。

阳九无语,带他来到客栈的房间。

算死仙就像个渴死鬼,坐下后一个劲地灌凉茶。

吉曲的天还没那么热,这凉茶下肚,简直可以说是透心凉。

“我听说金国有派特使前往吐蕃,就想着跟过来看看。”算死仙道。

阳九面露哂笑,道:“想不到老算这么关心国家大事。”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嘛。”算死仙嘿嘿直笑。

阳九抬手一指房门,道:“这茶你也别喝了,赶紧滚。”

“九爷,你这……”算死仙没料到阳九竟会是这个态度。

跟算死仙这人打交道,十句话里有九具都不能信,剩下的一句也得仔细掂量。

阳九只是静静看着算死仙,就看算死仙什么时候会主动离开。

绝情坐在另一侧,一言不发。

屋子里的气氛,可谓是十分尴尬。

“九爷,我所言是真,这金国大汗派遣特使到吐蕃,而且是偷偷摸摸,并未对外宣布,我担心他们两国是想联手,对咱大夏不利。”算死仙说得正气凛然。

如果此事是真,阳九倒是觉得,金国特使的目的很可能是想劝说吐蕃跟金国一起并入大夏帝国。

白纸的力量不容小觑。

算死仙即便得知这样的消息,也不可能为了朝廷而来到吐蕃。

阳九直勾勾盯着算死仙,一言不发。

算死仙不敢直视阳九的眼睛,低下头,又给自己倒了碗凉茶。

这茶是早上出门前绝情泡的,回来后就打算倒掉换热的,可看算死仙喝得这么带劲,绝情都觉得这家伙大有问题。

算死仙或许正是在用这种方式,来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安。

“好吧,我承认,我是跟着你们来到吐蕃的,但我刚才所说的事,是真的。”算死仙颇为无奈,明明他的江湖阅历更深,可在面对阳九时,居然不占上风。

阳九笑道:“那件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何要跟着我们。”

“这不是太无聊了,就想出来走走,又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刚好看到九爷出长安,没忍住就跟上了。”算死仙笑得颇为猥琐。

绝情感到不可思议,问道:“你这一跟,就是几千里?”

“我知道这让人难以置信,但事实就是这样,你们在看风景,我也在看风景……”算死仙的这话听起来怪怪的。

至少绝情听进耳中,只觉浑身都不舒服。

阳九道:“我们现在要休息了,你可以继续去摆摊了。”

“九爷,借我点银子。”算死仙都不好意思开口。

阳九无语道:“你真的没钱吃饭了?”

“身无分文,这晚上都得去破庙里跟乞丐抢地方睡。”算死仙卖惨。

阳九拿出百两银子,丢给算死仙,看得绝情是直皱眉。

“九爷果然大方,就冲这银子,我必须得给九爷算一卦。”算死仙拿到银子,乐得合不拢嘴。

阳九催促算死仙赶紧滚,算死仙却已是自顾自地开始算卦。

“凶兆,大凶啊……”算死仙看着卦象,面色凝重。

绝情赶紧问道:“怎么说?”

阳九摇摇头,卦师的话,绝情怎会信?

当卦师说出凶兆之类的话,就等着人这么询问,然后他们才能故作高深地胡说一通,骗取钱财。

对算死仙的卦,阳九从未信过。

“今晚九爷有一劫,当在吐蕃皇宫,那地方暗藏杀机,如同地狱……”算死仙摇头晃脑地说道。

绝情忍不住看了阳九一眼,觉得算死仙这回可能说对了。

阳九正在筹划要掌控禄东清雅,禄东清雅呆在皇宫里不出来,而闯入皇宫的危险,可想而知。

但看阳九面带微笑,对算死仙的话全然不放在心上,绝情只得问道:“可有化解之法?”

“当然有,那就是现在马上离开吉曲城。”算死仙说道。

绝情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阳九做事,向来都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我知道九爷不会轻易离开,我只能说若九爷遇到危险,遇水则能化解。”算死仙一本正经地道。

绝情不解地道:“遇水而解是什么意思?”

“天机不可泄露,九爷只要牢牢记住这点便是。”算死仙道。

阳九朝外摆手道:“你可以走了。”

算死仙赶紧起身离开,像是担心走得稍微晚点,阳九会将银子要回去。

“相公,你真的不信他算的?”绝情倒是知道算死仙不少事情。

算死仙看似是个江湖骗子,实则他算卦算得很准,在江湖中都是赫赫有名。

阳九笑道:“要是什么都能算到,你说他还会这么穷?”

绝情无言以对。

仔细回想的话,好像那些赫赫有名的卦师,腰包似乎都很瘪。

按理说他们靠泄露天机为生,大多数都不得善终,理当更富有,让日子过得更好些。

事实却是卦师的日子过得都不怎么好。

阳九起身将房门关上,走过来一把抱起绝情。

绝情吓了一跳,问道:“干嘛?”

“干。”阳九只说了一个字。

有一点算死仙可能说对了,就是今晚阳九可能会去吐蕃皇宫,没空陪绝情练功。

将今天的练功提前到白天,也是有备无患。

傍晚时分,二人正在吃饭,外面突然传来噪杂的脚步声。

很快就有人敲响了房门。

阳九过去打开门,看到带头的正是白天来买符的那个阉人。

“你,跟我们走。”那阉人尖声说道。

他是来带阳九进宫的,自然不必再遮掩什么。

阳九朝绝情一点头,便跟着那阉人离去。

那阉人还带着大量侍卫,显然若阳九不愿去,他们就会用强。

但看阳九这么配合,那阉人对阳九也是客客气气。

“现在我可以跟你坦白,我是宫里人,想要灵符的人是长公主,请你进宫,就是希望在零点以后,你可以马上给长公主画符。”那阉人如实说道。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阳九笑道:“长公主想要灵符,大人说一声便是,我画好后,给长公主留下便是,不用这么麻烦。”

“还有一点,也得提前告知,在长公主有身孕前,你不能离开吉曲。”那阉人道。

此前有不少江湖神医来给禄东清雅瞧病,个个保证吃了他们的药,不出三月,禄东清雅就能实现母亲梦。

结果无一例外,都是骗子。

再往后,但凡有人敢打这种保票,禄东清雅都会将人留下,等期限一到,她的肚子毫无动静,那时候便将人杀掉,才能解她的心头之恨。

阳九笑道:“放心,我是来吉曲城做生意的,最近半年都不会离开。”

那阉人点点头,一点都不担心阳九会逃掉。

这里是吉曲城,他们想要监视囚禁一个人,这个人绝对逃不掉。

吐蕃的皇宫跟长安城的皇宫相比,档次差得很远。

长安城中许多王公的府邸,都比吐蕃皇宫要大要奢华。

吐蕃虽强,却远远比不上大夏帝国。

那阉人带阳九来到一座大殿,殿中摆满了桌椅,四周的墙壁上挂着字画。

那些字都是用吐蕃的文字写的,阳九一个字都不认识。

此前缝尸得到的吐蕃语,也只是让阳九会说吐蕃的话而已,但对吐蕃的文字,仍是一窍不通。

“需要什么尽管说。”那阉人就站在旁侧,而且并不打算离开。

他要监督阳九画符,确保阳九不是在湖弄人。

事实上禄东清雅对阳九的送子娘娘符,没有抱任何希望。

但不管是何法子,只要是没尝试过的,禄东清雅都想尝试一下。

阳九摆弄桌桉上的笔墨时,已将符纸和神笔拿出来,笑道:“我这符真的很灵,在长安的时候,已经帮不少人圆了孩子梦……”

“那你倒是快点画。”那阉人催促。

阳九轻笑道:“现在不是还没到零点?其实想让这灵符更有效,最好是能用一点长公主的血。”

“莫要放肆。”那阉人眼眸一沉。

阳九笑道:“当然,不用长公主的血也行,就是这效果,可能没那么好。”

“我越发觉得你像个刺客。”那阉人看阳九年纪轻轻,可不像是能画出神符的人。

阳九将后背靠在椅子上,道:“反正时间还早,你可先去告诉长公主,让长公主自己来决定如何?”

禄东清雅为了有个孩子,可是想尽各种办法,拼上老命,纵然有一万次的失败,她还是义无反顾地站起来,继续求子。

那阉人思忖半晌,最终决定将阳九的话转告禄东清雅。

至于信不信,就让禄东清雅自己来拿主意。

这里是皇宫,他也不用担心阳九会跑了。

那阉人很快就来到了鲁东清河的寝宫。

禄东清雅正在吃东西,等吃饱后,还有六个男人在等着她。

“要我的血?”禄东清雅哂笑。

那阉人道:“那家伙说不要也行,但要了效果更好。”

“要多少?”禄东清雅问道。

那阉人答道:“几滴就行。”

禄东清雅让宫女取来刀和碗,一刀割破手指,在碗里滴了不少鲜血,然后将手指塞进嘴巴里,轻轻吸吮。

那阉人端起碗,快速离去。

禄东清雅是真的想要个孩子,此前再难喝的药,她都喝了,现在只是流点血,根本不算什么。

那阉人将血拿给阳九时,阳九都有些懵,想不到禄东清雅这么勐。

看来禄东清雅是真的想要个孩子,既然如此,那他就给她这个孩子,好让将来禄东清雅安心带领吐蕃并入大夏帝国。

阳九已将符纸裁好,对那阉人说道:“你在外面等候。”

那阉人这回很听话,迈步出去,将门带上。

阳九挥笔画符,速度奇快。

那阉人在窗缝里偷看,看到阳九果真在画符,方觉放心。

阳九随后拿出白纸,用神笔蘸上带禄东清雅鲜血的墨,快速书写,将禄东清雅的后半生全给安排得明明白白。

但在开头,阳九着重写明,要和禄东清雅好好谈一谈。

在白纸起效后,相信禄东清雅很快就会来找她。

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阳九便继续画符。

不管是送子娘娘符,还是镇尸符、拘鬼符等,全都画了一些。

画好后,阳九将那阉人叫进来,道:“你将灵符交给长公主,长公主只要用一张即可,用多了反而会适得其反。”

“今晚你得留在这里。”那阉人道。

阳九道:“相信你也看到了,我有娇妻,将她一个人留在客栈,我不放心。”

就算阳九说得天花乱坠,那阉人都不可能放阳九离开皇宫。

但就在这时,有宫女匆匆跑来,跟那阉人说了几句话。

那阉人颇为懵逼,看看阳九,又看看那宫女,最后表示他知道了。

“长公主想要见你。”那阉人仍然不敢相信,长公主居然会在这时候想要见阳九。

一般这个时间点,长公主应该在床上,谁都不见。

阉人本想到长公主面前告阳九的状,阳九说什么要等零点过后再画符,现在还不到亥时,这符就已经画好了。

现在长公主要见阳九,有些话还是得憋着,绝对不能乱说。

来到禄东清雅的寝殿,阳九看到在外面守着六个健壮的男人。

显然想要喂饱禄东清雅可不容易。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