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香江之最强大亨 > 719、强强联合(7K大章,求订阅全文阅读

719、强强联合(7K大章,求订阅

热门推荐:

郑玉彤等人想要的是借助这次的机会垄断香江的地产业,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会如此痛快的在甲库与汇丰合作的这件事情上如此快速同意的原因之一。

不过这种事情楚欢肯定是不会明面上答应他们的,因为这种事情现在也许传不出去,但将来肯定是会传出去的。

君不见未来香江四大地产商被人骂成了什么样子。

而且不管他们是否有这个行动,只要甲库站在他们前面,那么这件事情的好处就肯定是会有甲库的一份的。

而且还是最大的那份。

既然是这样,楚欢自然是不可能在这里跟他们定下这个口头之约了。

“阿欢,未来有潜力的地产公司,你说的是陈松清的佳宁,杨守成的好世界?”

郑玉彤忍不住的向楚欢问道。

逐鹿地产曾两次与陈松清的佳宁合作,近日又传出甲库完成了与杨守成好世界关于大屿山地皮的交易,这自然是让郑玉彤想到了这两人。

至于刘鸾雄现在还只是一个小透明,引不起郑玉彤的注意。

楚欢笑着讲道:“总是会有几个人成长起来的,再说了如果这种事情做的太过分的话,大家也难免会受到一些社会上舆论的影响不是吗?”

郑玉彤等人想了想,认为楚欢说的确实有些道理,也就不再说什么了,不过还是记住这两人了。

.

“爹地,怎么在报纸上一直没有看到甲库与汇丰合作的消息呢?”

这一日,在新世界总部,郑佳纯有些不解的向郑玉彤询问着关于甲库与汇丰合作的事情。

“按理讲,现如今逐鹿地产,大众国际投资,甲库银行,汇丰银行已经完成了公司的注册,并且通知了香江的各个房地产公司,这种事情应该会轰动整个香江的,但是现在外面竟然一点这方面的消息都得不到呢?”

就在昨日,逐鹿地产,大众国际投资,甲库银行,汇丰银行的获多利共同出资50亿港币,成立了香江合地投资公司,专门用来解决香江地产公司的融资问题。

其中,逐鹿地产,大众国际投资,甲库银行,共同出资30亿港币,汇丰一家出资20亿港币,合地投资公司也以四方出资多少分占股份,按理说逐鹿地产,大众国际投资,甲库银行都是甲库系的公司。

也就是说甲库在合地投资公司持股60%,应该是大股东,公司董事会主席应该是甲库的人。

但实际上,合地投资公司的董事会主席却是汇丰总经理沉弼。

郑玉彤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文件,带着笑容问道:“这么说如果你是楚欢或者罗尹本特利,就一定会让这件事情大肆告知了?”

郑佳纯点头道:“自然是这样的了,楚欢不好说,毕竟他的公司并没有上市,但汇丰不同,他毕竟是一家上市公司,如果这个消息传开的话,汇丰的股价肯定是要上涨的!”

郑玉彤呵呵一笑,讲道:“涨了股价又能如何?”

郑佳纯愣住了,确实啊,涨了股价又能如何?

汇丰根本不在意这点事情啊!

郑玉彤为郑佳纯解惑道:“阿纯,你确实是香江年青一代中的佼佼者,能力也是有的,但有些时候,目光还不够深远,格局不够大,这件事情看似公开了,就能够为他们带来更多的好处,但你不要忘了,凡事都是双面性的,有利就有弊,而这件事情也不单单全是好事!”

郑佳纯想了一下,讲出了自己的想法:“爹地你的意思是,楚欢与罗尹本特利担心这个消息公开之后,香江地产公司的股价都会上涨,到时候影响到甲库与汇丰在香江统治力。”

郑玉彤一声苦笑,两重意思:“那你就太小瞧楚欢与汇丰的格局,和太高看我们这些地产公司的影响力了。”

郑佳纯认真的请教道:“爹地,您请说!”

郑玉彤对于郑佳纯的态度还是非常满意的,讲道:“这件事情的关键所在其实就在当初我在游艇下来之后,跟你讲的那件事情。

当初我向楚欢提出就我们这几家地产公司,将香江的地产业进行垄断........”

“对啊,这是一个多么好的机会啊,如果是这样的话,可以说香江的地价就是我们说的算的了,到时候香江的地产业也不用担心容不下那么多的地产公司了,爹地你让我想楚欢的用意,我始终想不明白他为什么没有直接同意这件事情!”

郑佳纯不能理解的打断了郑玉彤的话。

郑玉彤向郑佳纯问道:“你说依照甲库现在的发展前景,他们会达到什么样的地步?”

郑佳纯想了一下给出了一个恐怖的答桉道:“如果甲库未来的发展没有出现弯路的话,我敢断定,楚欢在全球的影响力不会弱于那些犹太人!”

“是啊,现在的楚欢不过是26岁而已,就已经取得了这样的成就,更加恐怖的是从现在我们知道的他的投资,都是极具潜力的产业,如果按照这样的发展,即便是未来幻想漫画,狼烟游戏出现产品不继的情况,甲库依然是世界级的企业。”郑玉彤先是一番感叹,然后继续讲道。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现在的问题就出在这里了,到了阿欢的这个级别,他所在意的已经不单单是自己的产业该如何增长了,他还在想着一些生意以外的东西!”

郑佳纯摇头道:“商人就应该在意自己的产业,我不明白还有什么是阿欢更应该在意的!”

郑玉彤笑了笑,讲道:“名声与传承!”

“到了他这个境界已经开始在意自己的名声了,也就是我们所讲的精神追求,我想阿欢肯定是希望在自己将来退隐幕后的时候,不求听到外界对自己的赞誉,但肯定也不希望听到外界的骂声,地产业在香江的发展很快,现在还看不出来什么,但我可以断定,如果香江的地产业按照这样的速度发展。

等到了未来,香江的房价将会位列世界前茅,到时候那些普通人辛苦一辈子,却不见得能够买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你才那个时候,那些普通人会怎么想?”

郑佳纯开始理解自己父亲的意思了,然后试探性的讲道:“到时候他们一定是需要一个情绪上的宣泄口,而我们这些地产商们,自然也就会成为他们口诛笔伐的对象!”

郑玉彤点头道:“是这样的,所以我敢断定,将来我们肯定是不会有什么好名声的!”

郑佳纯陷入了沉默,他很想说这管他们什么事情啊?

但实际上还真管他们事情,虽然他们明面上不会承认什么,但房价的提升,绝对是有这些人的推波助澜。

“现在汇丰联合甲库做的这件事情,说白了就是在变相的支持我们的发展,所以不管是汇丰,还是楚欢,都不会将这件事情拿出来公开讲的!

为的就是不希望将来落人口舌!”

郑玉彤解释道。

郑佳纯讲道:“但是之前,楚欢却已经拿出了100亿港币让逐鹿地产成立了一个地产项目投资部啊,难道那个时候他就不怕吗?”

郑玉彤感叹的一笑,道:“难道你忘了,楚欢是将自己的百亿公寓计划同时拿出来的,这两相基本上就抵消了,最重要的是,这两年逐鹿地产与其他的地产公司合作的项目都是以这些地产公司的名义兴建的物业。

人们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聪明,也很少会有人去深挖每一件事情内在原因,他们总是愿意对自己看到的东西做出评价,并且将其认为成真理。

你相不相信,用不了二十年的时间,整个香江的普通人将不会记着逐鹿地产有一个地产项目投资部,他们记住的永远都是那些站在聚光灯下的地产公司,也就是我们了!”

郑佳纯有些不满的讲道:“楚欢这不是拿我们当枪使吗?”

郑玉彤神情一肃,讲道:“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讲,我也不想再在其他人的口中听到你说过这样的话。”

讲完之后,郑玉彤的神情才变的温和一些,继续开解着自己的儿子。

“这件事情,不是阿欢主动让我们凑上去的,而是我们不得不凑上去的,因为我们不做,还会有很多的地产公司去和逐鹿地产合作,而这样的结果就是,我们自己的公司越做越小,而终将会有其他的地产公司将我们取代。”

说到这里的时候,郑玉彤有些无奈的讲道:“归根结底其实就是我们的实力不够,我们还停留在谋求自身发展的阶段,而阿欢已经将自身的商业帝国建立起来了。

不仅是落后要挨打,落后也要承担骂名!”

“哦,我知道了!”郑佳纯神情有些复杂的点头道。

郑玉彤笑道:“你也不用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实际上我们还是应该感谢阿欢的,毕竟阿欢已经带着我们在寻求一条新的道路了,那就是在澳洲与加拿大的投资,现在我们投资的加拿大的公司,现在虽然还在花钱,但只要能够成长起来,那就是我们的一条后路。

如果将来那边的公司,能够给我们提供更多的资金,那么香江的房价也就会有所下降,这是一个十分长远的计划,我是看不到了,也许你能够看到,也许你的后人能够看到,但至少这是我们在努力的一个方向!”

说完这句话之后,郑玉彤自己也不知道这件事情是否真的能够成真,毕竟时间太长远了,更重要的是,当房价上涨到一定的地步之后,那个时候他们的后人,还能够放开眼前的利益,去做压低房价的事情吗?

这恐怕只有天知道了!

“爹地你刚刚所讲的阿欢这么做除了为了自己的名声以外,还有就是传承,说的是这个意思吗?”郑佳纯想到了刚刚郑玉彤所说的那句话。

郑玉彤摇头,道:“不是,我说的传承更多的是我的一种猜测,但这种猜测我不知道将来会不会成真,但至少在我看来,阿欢是在这做这种事情了!”

郑佳纯苦笑道:“爹地,我突然感觉自己今天有些废物,您还是一次性的给我讲明白吧!”

郑玉彤呵呵一笑,道:“你知道明朝的沉万三吗?”

郑佳纯点头道:“知道,沉万三是明朝初建时期的巨富,传闻朱元章定都南京,都是沉万三帮忙出钱建的城墙。”

郑玉彤继续问道:“那你听过沉万三的结局吗?”

郑佳纯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但坊间传闻他最后被朱元章给杀了也有的说是被流放云南了。”

“反正不管怎么讲,都是结局不太好吧?”郑玉彤问道。

“是这样的!”郑佳纯点头道。

郑玉彤笑了笑,讲道:“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阿欢肯定是非常看好香江将来会回到老家的怀抱的,所以阿欢对老家的投资也是不遗余力的。

现在老家的发展确实是需要阿欢的资金,但如果老家的发展真的如同阿欢所认为的那样,成为了全球重要的经济体的时候,你认为那个时候不管是阿欢,还是香江对老家的影响,还有现在这么大吗?”

郑佳纯的神情开始变的严肃起来,因为郑玉彤说的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大了!

“您的意思是未来有可能卸磨杀驴?”

郑玉彤摇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跟老家的那些老人见过面,认为他们应该会有更大的心胸,但不管怎么讲,你要明白一件事情,不管在什么样的地方,只能有一个政权,也就是一个说的算的人。

阿欢在香江的影响力太大了,而土地在我们华人的眼中,就是根本,如果等将来香江回到老家的怀抱,而老家那边的发展也不再需要香江,且老家需要用人来安抚香江普通居民对住房的需求时。

你猜那个时候,谁会成为那砧板上的肉?”

郑佳纯这一次是真的呆住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么多。

“所以从几年前,阿欢便已经在刻意的减少自己在公众面前出现的次数了,更是能够低调就低调,这就是原因,百年家族靠的从来都不是聚光灯下的光鲜亮丽,所以阿欢现在是不会再让他的甲库在明面上有什么惊世之举了,也许还剩下一个........”

说道最后的时候,郑玉彤有些不自信了。

郑佳纯忍不住的问道:“剩下一个什么?”

郑玉彤笑着讲道:“到了那个时候你就知道了!”

.

合地投资公司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在香江成立了,香江市民不知道这件事情,但香江的地产公司们却已经知道了。

少有的几个人猜到了楚欢与汇丰的想法,但更多的人是没有猜到,他们更关心的是,这件事情能够给自己带来多少的好处。

“好处肯定是巨大的,这样的话我们基本上就不用担心资金的来源了!”

在佳宁的总部,庄永城开心的对陈松清讲道。

钱正楠则是有些担心的向陈松清问道:“清哥,现在楚欢与汇丰双方眼看着合作越来越密切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汇丰那边会不会将我们的事情告诉给楚欢啊?”

陈松清在想了一下,自信的讲道:“不会的,虽然现在楚欢与汇丰的联系更加的密切了,但不代表他们双方就就没有竞争关系,如果汇丰将我们的事情告诉给楚欢的话,那么以后谁还敢和汇丰合作啊。”

“没错,还是清哥你看的透彻!”庄永城拍着陈松清的马屁道,然后看向钱正楠有些埋怨的讲道:“阿楠,不是我说你,你一天到晚的就是愿意胡思乱想,清哥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会想不到这些事情呢?”

钱正楠瞪了庄永城一眼,但并没有说什么,他本就不是一个愿意争辩的人。

陈松清向钱正楠问道:“阿楠,我们与逐鹿地产合作的那个项目现在进行的怎么样了?”

钱正楠讲道:“现如今设计图纸已经出来了,房屋署那边也已经同意了我们的申请,这段时间就可以动工了!”

陈松清叮嘱道:“这个项目你一定要盯好了,明年必须完工,到时候我要一个满堂彩的结果!”

钱正楠讲道:“我知道的,清哥你放心就好了!”

庄永城有些羡慕的看着钱正楠,大家都是一起跟着陈松清的,但很显然,陈松清更愿意相信钱正楠,更是将与逐鹿地产合作的那个地产项目交给了钱正楠。

“那你就先去忙这件事情吧!”陈松清对钱正楠讲道。

钱正楠也没有多想,离开了陈松清的办公室。

等钱正楠离开之后,陈松清才向庄永城问道:“我们在赤柱的那八幢富士豪华别墅的销售预桉出来了吗?”

除了与逐鹿地产合作的地产项目以外,佳宁还有一个重要的地产项目,那就是位于赤柱的赤柱的八幢豪华复式别墅。

这个项目之前的负责人是钱正楠,但是随着这个项目马上就要竣工的时候,陈松清却将让钱正楠将这个项目交给了庄永城,用的理由也是要让钱正楠去负责与逐鹿地产合作的项目。

庄永城赶忙讲道:“已经出来了,刚刚我就想想要给清哥你了,只是被钱正楠说汇丰与楚欢的时候给打断了!”

说完,庄永城将自己已经准备好的销售预桉给了陈松清。

结果却是,陈松清根本没有去看这个预桉,而是向庄永城问了一个灵魂问题。

“你的这个预桉能够保证我们的这八套别墅在三天之内卖光吗?”

庄永城很想说没有问题,但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又不想让自己在陈松清面前显得失败,于是庄永城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桉:“清哥,我一定会努力的!”

陈松清何等聪明之人,自然是看出来庄永城在敷衍自己了,不过对于庄永城的态度,陈松清并没有失望。

因为陈松清了解庄永城这种人,只要他没有能够力发展到与自己平等的地位,这个人就一定是忠于自己的。

在这一点上,钱正楠比不了庄永城,因为钱正楠有着一个让陈松清看起来非常搞笑的底线,当事情涉及到了他的底线的时候,钱正楠就不会去做这件事情,即便这件事情是陈松清让他去做的。

反观庄永城就不同了,不管是什么样的事情,只要是自己交代的,那他就一定会去做!

“阿城,知道我为什么要将那八套别墅的销售交给你去做吗?”陈松清看着庄永城问道。

庄永城以为陈松清要苛责自己呢,赶忙讲道:“清哥,我真的是会努力的!”

陈松清摆了摆手,笑着讲道:“阿城,你想错了,我之所以将那八套别墅的销售交给你去做,是因为你才是我在香江最信任的人!”

刚刚还有些惊慌的庄永城听到陈松清这么讲,脸上立即露出了激动的神情:“清哥!”

陈松清讲道:“赤柱那八套别墅的销售预桉你不用做了.......你不用担心,我不是要还掉你,而是这八套别墅的主人我已经找到了!”

庄永城露出震惊的表情,虽说现在香江的楼市特别好,但这八套别墅的售价明显是高于赤柱物业的市场行情的。

现在位于赤柱的别墅,大部分都在700万-750万之间,但他们推出的这八套别墅的售价定的却是800万港币每套。

现在陈松清竟然已经将这八套别墅卖出去了?

此时陈松清在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了几份文件,递给了庄永城,然后讲道:“这是那八个买家的消息,等开盘的时候,你分三天将这个交易完成,到时候给我好好地宣传一下!”

庄永城激动的在陈松清的手中接过了文件,只是当庄永城看到文件上买家的时候,愣住了!

陈松清根本没有找到买家,而这八套豪华别墅的买家其实都是陈松清的佳宁旗下收购的公司。

也就是说.......这是一次虚假交易?

“有问题吗?”陈松清看到庄永城的表情,出声问道。

庄永城赶忙讲道:“没有问题!”

不管这是不是虚假交易,庄永城都会帮着陈松清完成的。

“阿城,现在正在我们公司收购汉美公司的关键时刻,这个时候只有更多的关于我们佳宁利好的消息传出,才能够让香江的股民相信我们不仅能够收购上市公司汉美,同时还有能力将汉美经营好!”

陈松清难得的跟庄永城解释了一句。

庄永城对这样的解释也表现的十分受用,激动地讲道:“清哥,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在宣传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不会提到买家的,更多的会将宣传的重点放到我们的公司上的!”

陈松清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对庄永城讲道:“既然已经知道了,那你就去做这件事情吧!”

“嗯!”

庄永城激动的离开了,刚刚开始的时候他确实是因为陈松清的操作而显得有些惊慌,但在想明白之后,便立即觉着这件事情没什么了。

清哥并没有在做错事,只是为了更好的提升佳宁的竞争力!

正常操作而已!

等庄永清离开之后,陈松清在自己的抽屉里又拿出了一个地图,地图上圈定了一块地方,哪里是清水湾道。

在这里汉美公司拥有16套复式别墅,而陈松清想做的就是将这16套复式别墅买下来,继续向外界展现自己的财力。

不仅如此,陈松清还想中了汉美位于加拿芬道的京华银行大厦。

不过还是那句话,陈松清手中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现金,更何况他刚刚还命令了庄永城用公司的资金买下他们在赤柱的那八套别墅。

这可都是贷款买的,而且是分别在香江不同的外资银行手中贷款的。

所以现在如果想要买下汉美公司旗下的着16套别墅,外加京华银行大厦的话,陈松清的手中至少还需要2.5-3亿港币!

“以前是只能寻求裕民财务的帮助,现在正好合地投资公司成立了,到是可以在这上面的做一番功夫了!”

想了一下,陈松清还是先拨通了徐意办公室的电话,相对于汇丰来讲,陈松清更希望能够与楚欢有更多的合作。

毕竟现在楚欢才是香江第一人,也是最有势力的人。

“徐小姐你好,我是佳宁的陈松清,有些事情想要跟楚董商量一下,不知道楚董有没有时间!”

陈松清十分客气的跟接通电话的徐意讲道。

徐意听到对方是陈松清,也是笑着讲道:“原来是陈生啊,你稍等一下,我去问一下我们老板,一会给你回电话!”

“多谢徐小姐!”陈松清开心的讲道。

很快,楚欢办公室的电话就拨通了陈松清办公室的电话。

“有什么事情吗?”

陈松清接听了电话之后,听到了电话那边楚欢的声音。

陈松清倒是也没有寒暄,立即将自己需要现金收购汉美公司物业的想法告诉给了楚欢。

“原来是这件事情啊!”楚欢拿着电话,想了一下,用一些无奈的语气对陈松清讲道:“陈生,本来按照我们的关系以及我对陈生的信任,1.5亿港币的借款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但现在你也知道我们公司刚刚与汇丰联合成立了合地投资公司,在现金上确实是有些困难,最多只能给你提供5000万的借款!”

为了显示自己的势力,陈松清只说了借1.5亿!

陈松清感激道:“这已经非常感谢楚董了,剩下的两个亿我自己是能够解决的!”

楚欢笑道:“那就好了!”

随着两人挂断电话,陈松清再次拨通了沉弼办公室的电话。

之所以没有言明是在合地投资公司借钱,是因为这是两个不同的投资。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