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5910章 去而复返全文阅读

第5910章 去而复返

热门推荐:

第5910章 去而复返

停住是停住了。

可在文素三人的眼里,那片云雾硝烟悄然溃散的中间,付占涛早已不是刚刚那意气指使、不可一世的付占涛。

他头上的铁簪被打掉,披着头乱蓬蓬的长发,两只袖子尽碎,露出略显健壮却布满伤痕的手臂。

就连胸口也印有一个焦黑的大脚印,令其衣袍凌乱,形同枯槁,毫无高人风范。

这还不算,付占涛的嘴角还挂着一条鲜艳的血痕,明显刚刚吐过血。

“付占涛,居然败了?”

文素直接看傻了,那可是大名鼎鼎的鬼见愁,八转上境的绝强人物,就这么败了?

“这怎可能?”

颜信也呆若木鸡,印象中,输的不应该是那个七转境的公子吗?怎么结果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

陈漾儿也无法平静,不过她如今方才反应过来,难怪当初此人不稀罕被爷爷保护。

就这般修为,恐怕爷爷来了,也占不到多大便宜吧。

总之,太厉害了。

山顶云消雾消,露出付占涛狼狈不堪的身影,他单膝跪地,嘴角溢血,纵使强忍着伤痛站起,却也不得不否认,自己受了不轻的伤势。

而其心里的伤,则更重。

适才还嘲笑对方口出狂言扬言要把自己踹死,自己不信,到最后,还是应了那这臭小子的话了。

“可恶,可恶至极。”

付占涛气的直发疯了,一脸凶戾的神情远比即将暴走的野兽还要狰狞、狂躁。

可当他正要爆发雷霆之怒,取风绝羽项上人头泄愤的时候,忽地,一道道流光由先前陈冲等人离开的方向折回。

不多时,唰唰唰数道人影归落在山顶之上。

众人一怔,扭头看去,不是陈冲等人还能是谁。

“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神剑公子袁崇天第一个落地,眼见得山顶一片狼藉,冷声发问。

“爷爷……”陈漾儿扑到陈冲的怀里:“爷爷,你们怎么去而复返了。”

“丫头……”

颜真卿来到女儿颜信身边。

除此,还有黄韫、李长仙、徐雷、廖仓、冷云飞……

这时颜信打量父亲,赫然发现,颜真卿的身上竟然还有伤势。

文素和陈漾儿也发现了端倪,再一看,刚刚离开不久的这些人,或多或少都有些伤势,似乎他们离开之后遭遇了什么必须出手的事情。

“爹,你的伤?”颜信不可置信,他的父亲是八转巅峰修为,谁能伤了父亲。

“无防,小伤而已。”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付占涛喝问道。

徐雷环胸抱臂哼了一声:“还能发生什么,三足毕婴逃窜时已被人斩杀,为夺妖丹,恶战了一场。”

“那谁赢了?妖丹又在何处?”

付占涛问道。

但这也是风绝羽想要知道的事情。

三足毕婴居然被杀了,妖丹也被人夺走了,谁得手了?

“衡天宗捡了便宜。”

逍遥魔廖仓有些不忿地说道。

得知这个结果,付占涛憋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

星路福地一连发现了两个大妖,身为星路之主,衡天宗怎会不知情,别的不说,此地的巡查使就不知道有多少。

而一旦妖丹落在衡天宗手里,他们这些自诩强者之辈就是想抢,也没办法动手了。

原因无它,这里是衡天宗的地盘。

逍遥魔说完,冷云飞突然道:“说起妖丹,我等到是还想问那位小兄弟一个问题,你可是亲眼看见三足毕婴杀了幽泉妖树,夺走了树心髓核?”

冷云飞一句话,让所有的目光同时看向风绝羽。

“怎么了?为何有此一问?”

风绝羽面色如常,已然猜到了什么。

徐雷目光如刃,凝视着风绝羽,声音深沉又阴冷:“适才衡天宗的人杀妖取丹之时,我等亲眼所见,那妖物并没有吞噬树心,臭小子,你是不是撒谎了,幽泉妖树并非由三足毕婴所杀?”

陈冲、袁崇天、冷云飞、黄韫等人纷纷看向风绝羽。

袁崇天俯视着风绝羽道:“这位小兄弟,你莫要害怕,只要你把实情说出来,我等断然不会刁难你一个后辈,说吧。”

风绝羽听着,淡淡一笑,坦然道:“幽泉妖树确非三足毕婴所杀。”

一句话,文素三女心里咯噔一下子。

刚才他亲口说过,幽泉妖树是他风绝羽杀的,再结合刚刚大战付占涛而稳占上风的局面,难道,他说的都是真的?

陈冲等人可没有见到风绝羽力挫付占涛,听完这话,有人怒了。

李长仙沉声道:“哼,可你刚刚明明说过是三足毕婴杀了幽泉妖树,还夺走了树心,你敢撒谎?”

众人怒视。

风绝羽毫无畏惧,双手一摊道:“前辈莫要污我,你那句话,可不是我说的。”

“你放……”

廖仓气得要骂娘,刚骂到一半,声音却止住了。

而这时,众人方才想起来,刚刚问起时,风绝羽还没等答话,就被人抢了白。

而说出三足毕婴杀了幽泉妖树那番话的人,并不是风绝羽,而是徐雷。

是徐雷推测幽泉妖树的死因。

徐雷面色一变,鼻子都气歪了:“混账小子,当时我推测的时候,你为何不反驳?”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我为何要反驳?”

“你!”

徐雷懵了,竟无言以对。

是的,人家跟自己非亲非故,凭什么问什么就说什么?

李长仙忍不住了,强装儒雅慈祥道:“那这位小兄弟,幽泉妖树为何人所杀?树心又去向何处?现在可以说了吧?”

“幽泉妖树是我杀的,树心在我这,不过我已经把它炼了。”

风绝羽答道,坦坦荡荡、不遮不掩。

众人听着的一怔,旋即哈哈大笑了起来,以为风绝羽在跟他们开玩笑。

袁崇天眸子里闪过阴霾:“小兄弟,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确实,小兄弟,我不知道你是为了保护何人而将这祸事揽在身上,但我要奉劝你一句,这件事,你可担不起。”冷云飞威逼道。

其他人都觉得风绝羽有些不识抬举,更不会相信一个刚刚破境七转的小人物能杀了幽泉树那样的大妖。

唯有文素三女,沉默不语。

恰在这时,付占涛勃然大怒,不等众人再行逼问,操刀直奔风绝羽掠出。

刀势动荡,穹宇乱颤,一挂挂霜银如雪、冷洌如月的星河瀑布直挂而来,仿佛无数天幕垂拱天地之间,声势惊人、横扫四野。

下一刻,付占涛消失,星河弥漫人间。

“星斗欺杀术?这付占涛一点前辈高人的风范都没有,竟对一个刚刚破境七转的小人物出此杀招?”

众人又愣又惊。

可这时,陈漾儿却是说道:“这可不是没风范,刚刚付占涛已经使过星斗欺杀术,但却被那位风绝羽公子打败了。”

什么?

众人一听,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不可思议地看向陈漾儿。

“漾儿,不可胡说,你可亲眼所见?”

陈冲惊呆了,他这个孙女虽然没有在外游历的经验,但说话也从不吹牛,可此事未免太过惊人,哪里就能凭其简短一句话便就相信。

不等陈漾儿回答,前方的付占涛已经给出了答案。

星流刀势漫卷的山顶上,一道人影逆冲而起,宛若海中蛟龙、镇山之神,垂临人世。

“手下败将,何敢逞勇。”

轰!

风绝羽一脚踹出,清灵高远的洞宇力量化作一片炽烈浩瀚的流光,裹挟着倾天覆地之力,狠狠扫向悍然杀来的付占涛。

那片流光就像一口天斩之刃,所向披靡,震碎穹宇。

周虚在这一脚之下战栗颤抖,一道道蛛网般的裂纹,布满了这一方天地。

一脚而已,破周虚、裂天地。

倾光印!

修行到今日,风绝羽已经将身体化为武器,无论掌拳、脚腿,皆可施展出幻妙真印五诀和无定剑意真境,此一脚甩出,看似飞踹,其实蕴藏着极其高明深奥的大道玄机。

一势倾光,恐怖如厮。

轰轰轰!

连续数声狂鸣,付占涛的星斗欺杀术层层瓦解开来,直似一片暗藏机锋的星河被风绝羽一脚踹爆,水银似的流光疯狂溅射溃散,千万刀光尽都溃如光雨。

而付占涛也再次被风绝羽一脚踹在胸口上,力道大如洪涛海浪,令其狂退不止。

还是那个地方,但这次退出去二十八丈远,大口呕血。

“这……”

全场死寂!

归来的强者位全部看的瞠目结舌,鬼见愁付占涛,绝杀门外门长老,七杀刀之一,败给了一个刚刚破境七转的小家伙?

袁崇天和冷云飞只觉得汗毛倒竖,什么时候七转神人拥有力挫八转上境的实力了?

陈冲和李长仙面面相觑,只觉得眼前发生的一切太过不真实。

逍遥魔和徐雷眼中精光直冒,对风绝羽的轻视之心一扫而空。

这家伙,刚刚破境七转,一脚就破了付占涛的星斗欺杀术?

是星斗欺杀术太过不堪,还是那小子太过勇武?

黄韫和颜真卿也是匪夷所思,难以置信,直如雕塑一般,久久无言。

去而复返的众多高手看到这一幕全部呆滞,尽都被风绝羽那惊世绝艳的一脚震惊的无以复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