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瀚海唐儿归 > 第836章 卷,都给我卷全文阅读

第836章 卷,都给我卷

热门推荐:

慕容信长还不知道皇甫氏又让他小姨和母亲给弄回来了,他现在正忙着清点高丽二十四豪族的家产呢。

在经过一系列的调整和观察之后,慕容信长留下了黄州皇甫氏、平州庾氏以及姜弓珍的姜氏家族三家,其余二十四家豪族,全部将被清除出高丽。

七月十七,二十四家豪族的残余人员三万四千多人全部被装上船,他们将在朝廷命令到达之后,由千余水师官兵押解下,乘船到达登州。

这些豪族出发时,只被允许携带了每人不超过五百钱的财物。

到了登州之后,其中有姿色的女子,将被张圣人留下用作赏赐功臣的新罗婢。

其余男子则会被分散到各地充做劳役,要是运气好的话,或许在几十年后能融入当地。

他们留下的家产,一部分直接被封到各地的封臣直接占据,一部分上缴到慕容信长这个大王那里储备起来,用到明年进行的倭国征讨战当中。

不过,当慕容信长命人清点完这些高丽所谓豪族的家产后,不免叹了口气。

足足二十四家,人口三万多,留下的布匹、粮食、房舍、牲畜、金银器等加起来,价值还不足二十万贯。

平均一人连一贯都不到的家产,这特么的算什么豪族啊!

但好在高丽王室还有点结余,这是昔日开国大王王建积存下来,准备用在国力恢复后北上完全占据鸭渌江之南所用的宝库。

大约价值三十七八万贯,其中有十七万石粮食,算是解了慕容信长的燃眉之急。

战死的统计报告也报上来了,经过平壤之站、海翎岛海战、开京围城以及此后的剿灭各地反叛之战,起码有超过四万高丽士兵战死,民夫最少损失了三万。

如果算是镇压时,各地被乱兵所杀的人口,举国只有一百二十余万人的王氏高丽,至少失去了十五万以上的人口,占全部人口的百分之十二点五,且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精壮男丁。

收到了这个报告,慕容信长就知道高丽人打不下去了。

因为按总共一百二十万人算,整个王氏高丽的成年男子,也就是三十四五万左右。

现在一下起码战死了十一二万,占了总共男丁的三成还多,基本上能打的,敢打的,都已经被杀,剩下的人,自然就打不下去了。

同时,作为征服者的慕容信长也明白,不能再打了。

再打下去就没有足够的劳动力来为他耕种,要知道农活可是一项重劳力活动,靠老弱妇孺是没法完成的。

这也正是慕容信长命各地观察处置使,将各大小封臣都召集起来应卯的重要原因。

作为一个也算是从基层起来的大王,慕容信长自然知道下边人层层加码的惯例,他这个大王定了大约一成八的税率,有些人就敢收到三成五六。

特别是他手下的这些封臣,大部分都是穷苦人家出身,骤然登上了高位,大捞特捞恐怕会是常态,必须要给他们敲一下警钟,才能让他们收敛一点。

正要把王朴召过来,讨论一下是不是该严加管理一下封臣,就听得外面锣鼓喧天,欢呼声一阵高过一阵。

不一会王朴、王景等都兴奋的跑了进来,口中连连道喜,原来是朝廷的封赏下来了。

绍明六年,公元951年,九月初一,黄道吉日。

身在开京的慕容信长在朝廷特使,也是他外祖谯国公曹元忠的见证下。

好大儿身穿只比皇太子形制低一点点,由张周礼部新弄出来国王冕服,在开京满月台举行登位仪式。

张鉊还特赐慕容信长用十二琉冕冠,以彰显他的地位和功绩。

张圣人晋封辽阳郡王慕容信长为燕国大王,将平壤以南封给了他,称燕国,以开京为都城。

改开京为汉城,皇宫满月台为广月宫。

彻底废除高丽这个称呼,赐燕国之地为朝鲜,取朝日鲜明之意,鸭渌水以南到平壤改回古称,称为乐浪郡。

同时,张鉊还下令慕容信长捣毁王建、王武、王尧以及王建父母、祖父母的山陵,褫夺他们的王位以及追赠称号,通通贬为庶民。

将当日劝王建以高丽为国号的朴述熙、王规两人的尸体挖出来挫骨扬灰,子孙以及族人男丁一体斩绝,妇孺贬为奴隶。

内婚制中,王氏家族所有近亲所生的子孙及其后人,不分男女,也一体斩绝。

而高丽大王王昭,连去紫微宫蹈舞的机会都没弄到,因为随着张鉊册封慕容信长制书而来的,还有张周刑部、大理寺、御史台、礼部四堂会审的判令。

四堂部一致判定王昭身为乐浪王氏后人,认贼作父、背弃祖宗,又在家族实行内婚制,罔顾人伦,当处以斩立决之刑。

而慕容信长为了震慑剩余的高丽人,选择当着文武官员,三百多位大小封臣,数万开京,阿不,汉城百姓的面。

就在临津江边,将王昭装进麻袋中用大棓锤死,随后命三百白袍银鞍昭义郎纵马来回践踏,直到踏成肉泥为止。

惩罚完毕之后,就是欢宴了。

慕容信长此次在燕国封了一个侯爵,向训被封为元山侯,治下八千户,具体位置就是后世北棒的元山市,在朝鲜半岛的东面,正临东朝鲜湾。

这地方远离作为半岛政治、经济中心的半岛西面,迫切需要一个有手段的狠人前去镇压,向训正合适。

伯爵则有两个,慕容彦超被封到了向训以南的金城郡,封号金城伯,治下四千户。

族弟慕容信真被封到了春州,封号春州伯,治下四千五百户,具体位置也就是后世北棒的春川市附近。

这一侯两伯,除了元山稍好一点外,其余都是比较贫困的地区,因此需要能人去统筹占领并镇压。

且这些地方除了他们一侯二伯,还有四个子爵,九个男爵,二十九个巡检使,按照远近,慕容信长特批可以由他们分别统领。

而其余相对人口稠密区域则不一样,基本子爵也很少见,大部分是七八百户的男爵以及大量一百户到五百户之间的巡检使。

人口更稠密的地区,巡检使都少了,大部分是大号府兵,这些地方属于是慕容大王的直系力量。

海大鱼现在已经彻底抖起来了,他穿着上等江南绸缎做成的襕袍,连头顶的幞头,这么一小块布,都是用上好的于阗细緤布和纱巾制作的。

当然,全身上下最显眼的,要数他腰间挂着的一块金镶玉,玉上面刻着昆明之宝四个字。

这是种形制的金镶玉,是此时燕国子爵才能有的,只要有了这块玉,别人远远一看,就能知道这是个尊贵的卡卡。

二弟海二蟹看到兄长腰间的金镶玉,羡慕的眼睛都发红了,兄弟两交谈了几句,海二蟹就只能看着兄长进去宴饮。

因为海二蟹连个巡检使都不是,只是从水手被提拔为了横海镇的水手长,手下管理着五个水手而已。

若是别人发达了,可能还不是很刺激海二蟹,但是看到常年在一起的亲兄长,如今已经是数千人的君,还带着一个管家两个护卫来参加大王的宴会,怎么能不让海二蟹大受刺激。

微微细雨中,海二蟹连假期也不休了,他呜咽着策马就往军营跑去,心里暗暗发誓。

他从今天起,一定能要每天练枪两百次,潜泳一个时辰,一定要在下一次征讨倭国的战斗中立下大功,他要在倭国当子爵,不,当伯爵!

踏踏!踏踏!快到军营了,到处都有马蹄声响起,海二蟹诧异的四处一看

好家伙!这个傍晚,军营门口的道路上人山人海的,都是受了刺激赶回来内卷的。

海二蟹甚至看见他的顶头上司,横海镇队正王阿水的身影,这圣人刚同意横海镇的一部分官兵可以加入燕国军队,他们就开始了拼命。

“这也太卷了吧!”海二蟹不由得惨叫一声。

而且海二蟹不知道的是,不光是没有爵位的他们要开始卷,连一些有爵位的都开始卷了。

宴会中,海大鱼找到了兄弟海三虾,但是海三虾跟海大鱼说了一件让他目瞪口呆的事,海三虾要放弃得到的巡检使爵位,继续追随大王征讨倭国。

“虾仔你是不是疯了?你忘了咱们在老家当白水郎,耶娘死了都不准上岸埋葬的事了?你现在是堂堂巡检使,是勋贵呀!”

海大鱼还是很看重他血战得到的这个身份的,从来都是把勋贵两个字挂在嘴边,所以他根本理解不了弟弟海三虾的决定。

海三虾则苦笑一声,“阿大你是子爵,是君,下面有一千多户,当然满意了。

可是我呢,只有一百三十户,地也不好,每年就能收接近一千石粮食和一点肉,其余油盐酱醋都要从外面买,娶个婆姨过日子是够了,但也就那样。”

海大鱼想了想,确实是有些少了。

呃,人的欲望,都是随着眼界和能力不断攀升的。

这要是在他们老家闽南,至少也要是三四百亩的小地主每年才能有这些收入,还要不是他们这种白水郎才行,因为白水郎根本没资格上岸。

更重要的是,这一千石多石的粮食是不需要自己去耕种,完全就是坐在家里就能得到的,这要在闽南,起码要两三千亩的大地主才能有。

所以要是在以前,别说一年可以无劳动得一千石粮食,就是能得到三十石粮食,他们兄弟都要把嘴给笑烂了。

但是现在,对于眼界和能力已经起来的两兄弟来说,穷乡僻壤的一千石,太少太少了。

“那你的封地和爵位怎么办?就这么白白扔掉了?”

海大鱼想了半天,他现在是子爵,算是有家有业了,要是还拦着弟弟不让他去立功,这话实在有些说不出口,当即也就不反对了。

海三虾见兄长不反对,顿时就坚定很多,他看着远处不断去跟大王敬酒的侯伯子等大封爵,下定决心一般的回答道:

“每个府都有一定放弃封地的名额,放弃后会被收回去,但能得到一领甲作为补偿。

礼安君曾经陪陈国公长子在龙韬院学习过,他说倭国比咱们封的这些地方富的多,地方也大得多。

去了倭国,一个男爵能统治的户口比在朝鲜当子爵还多,某准备跟礼安君凑到一起,抱团去闯一闯。”

海大鱼想了想,礼安君应该是指尚州府的礼安县男,此人姓马,使得一手好枪棒,射术也很精湛。

好像听说确实是陈国公马昭远的亲随出身,弟弟跟着他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这几日你就在汉城别走,某卖五百石粮食和二十斤精盐凑点钱,给你和阿蟹买张好弓和一口好刀。”

海大鱼现在能为兄弟做的,也就是这些,说完不知道怎么的,他有点伤感,两个弟弟这么一走,肯定就很少再能见面了。

运气好去倭国做了大封臣,轻易不能离开封地。运气不好,那就得葬身鱼腹或者埋身他乡。

不过马上,一群同样腰间挂着金镶玉的子爵、男爵走了过来,约着让海大鱼一起去向大王敬酒。

海大鱼马上就想起自己大小也算是个贵族了,治下六千百姓,娇妻美若天仙,立刻又开心了起来,准备去给大王好好磕一个头。

清晨,慕容信长从剧烈的头痛中醒了过来,昨天差点没被下面的文官武将和勋贵们,给活活喝死。

听到了大王起床的声音,门外的宫人就鱼贯而入,身边的掌书记也带来了今天慕容信长需要批准的奏章明细。

在确立了他燕国大王的国大王爵位以后,原本慕容信长的辽阳郡王霸府就被取消了,取而代之的是完整的国体。

政事上以左右国相为首,下面同样设立六部,只不过六部官长只能是侍郎而不是尚书,同样也有大理寺和御史台。

军事方面则在全国设统管常备军、大府兵、封臣军的中尉各一人校尉各两人,中尉和校尉,则直接归国王管辖。

今天最重要的事,就是有一个男爵,七十六个巡检使请求更易爵位。

所谓的更易爵位只是比较好听的说法,实际上是嫌弃现在的爵位小了,想要跟着他去倭国。

慕容信长很满意现在的这股子士气,而且他并不拒绝下面的封臣放弃爵位。

因为通过这些年的信息收集,慕容信长已经知道,现在的倭国地盘虽然比高丽大,人口比高利多,但也相对更加分散。

且倭国军队的装备更差,还处在用竹甲,拿破铁刀的都是精兵的地步。

这种地方,不同于高丽全国大部分人口集中在靠西的几个平原上这种情况。

在高丽,只需要几场关键性的决战,消灭敌人占领他们的膏腴之地,就可以把一国打下来。

在倭国,由于人口更加分散和战斗力更低,需要的是少量精兵,比如一两百人重甲利刃小部队,不断在除了京都和奈良以外的地区反复清剿,彻底打服本地人。

所以慕容信长准备在倭国,把除了京都和奈良以外的地区都封出去,跟他去的个个都是大封臣,让他们团结起来镇压当地倭人的反抗。

那么这些不愿意在朝鲜当小封臣的野心家们,正是合适的人选。

批阅了一会奏报,新任右相韩匡图喜气洋洋的走了进来,“耶大王,律充容命人送来了礼单。

这些物资都是她在中原置办的,同时她愿意亲自出面,收揽最少两千战力不错的契丹人到燕国来,成为大王的忠臣勇将。”

耶律充容就是耶律阿不里,充容为九嫔之一,是耶律阿不里的封号。

而这位这么抢着巴结慕容信长的原因,就是平壤现在还是慕容信长在代管。

耶律阿不里儿子皇六子张贤炅,基本已经确定要被封到平壤来了。

所以现在平壤这片区域,才会被奇奇怪怪的称为乐浪郡,就是在为张贤炅长大之后被封为乐浪郡王做准备。

这也算是张鉊表示愿意让契丹人融入变成汉人的最重要表态。

慕容信长打开礼单一看,顿时满意的挑了挑眉毛。

耶律阿不里为他送上了粮食二十万石,铁十万斤,布六万匹,铁甲一百套,硬弓五百张,横刀五百口。

还承诺从现在起直到张贤炅成年,平壤的税收全部归慕容信长所有,并且以后,每年还会给慕容信长不少于三千贯的礼物。

唯一的要求,就是乐浪郡的治理官员,要用一些耶律阿不里从汉地招揽的人。

同时,耶律阿不里还透露了一个消息,慕容信长想要的三百户儒士,朝廷准备出两百户。

而剩下的这一百户,她会配合慕容信长的母亲曹贵妃,想法给慕容信长补齐。

慕容信长哈哈大笑,耶律阿不里跟张鉊跟得早,本身也还挺会理财,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富婆,手里还是有不少积蓄的。

本来好大儿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乐浪郡可是他牺牲儿郎性命打下来的,但现在耶律阿不里如此上道,他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充容一定派人过来了吧,请进来!”慕容信长决定当着耶律阿不里的信使面,承诺会把乐浪郡好好的留给六弟张贤炅。

万里之外,雪域高原,冈底斯山以南,马垂措(玛旁雍错)畔,一场决定性的战役,也刚刚结束。

李存惠亲率步骑一万三千,在各地已经皈依六法宗的两万余封臣贵族军队的协助下。

大破由阿里王系上衮三王,其他信奉苯教地方领主,镇远国,以及被他们雇佣而来,盘踞于克什米尔的乌特波罗王朝残余,共五万人组成的大军。

此役,李存惠以极大的优势,在自身伤亡不到六百人的情况下,阵斩敌军六千余人,俘虏数万,并一直追击到了后世尼泊尔西端一带。

沿途望风而降的各族头人达到数十家,上衮三王之一,原古格王朝赞普吉德尼玛衮的三子德祖衮,也袒露上身请降。

至此,整个巴塘高原九成的地方,都在朝廷的控制之中了,也即将全部皈依六法宗。

这一仗更大的意义,在于李存惠基本击溃了阿里地区的所有反抗力量,还重创了叛徒镇远国。

击败了他们以后,相对温暖、湿润,可以农耕和屯兵的藏南谷地,就已经在事实上向李存惠敞开了怀抱,只等明年夏季到来,就可以出兵拿下。

而有了藏南谷地,天竺就遥遥在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