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大明小学生 > 第九百三十章 是不是天赐良机全文阅读

第九百三十章 是不是天赐良机

热门推荐:

刘天和号松石,资历很老,乃是正德三年的进士,比张潮张老师还要早。而且能力也很强,事业心也不缺。

就是此人在朝中没有太过硬的人脉,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在西北边镇打转,在甘肃、陕西、三边干了一遍,就是没有在京师刷过存在。

但刘天和还是凭借过硬的功绩,一直做到了三边总督,还把官衔加到了兵部尚书。

在秦德威的丰州大捷之前,嘉靖朝督抚对北虏作战的斩首记录应该就是属于刘天和的,曾经创下过斩首四百多的战功。

在历史上,刘天和还有个孙子叫刘守有,比爷爷还要出名。

这孙子在万历朝的后张居正时期,干到了正一品左都督、太子太傅、锦衣卫都指挥使掌卫事、缇骑总巡捕。

此时此刻,看着手里的七八份名帖,刘天和只要不是老年痴呆就能猜得出来,朝廷肯定发生了什么自己还不知道的变故。

虽然刘老大人即将致仕,已经无欲无求,但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

随后他便对长随吩咐道:“你去找人打听!”

大人物都要讲究一个镇静,哪能亲自慌慌忙忙的到处探风,一点体面都没了。

一个时辰后,这长随就回来了,对自家老爷禀报道:“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刘老大人亲临一线久了,是个很接地气的人,长随又是个跟随二十多年的老人,也敢和自家老爷说笑。

刘天和便笑骂道:“你这刁才,倒是学会卖关子了!好消息是什么?”

长随答道:“好消息就是,今日朝廷诸公廷推兵部正堂官,老爷你被列为备选,奏报给天子了。”

大明以京师为贵,但凡是督抚回京任职都是为升迁。

刘天和听到这个消息后,顿时就愣住了。

在边镇熬了这许多年,心态早就磨平,已经对入朝完全不抱希望了,突然听到这样消息还是很震惊的。

今天这又是什么情况?铁树开花了?临到致仕反而更上一层楼?

他要有这种人脉,何至于在西北干了二十年?还是说,自己多年任劳任怨,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

一瞬间,这个老帅想到了很多,无数过往画面不停闪现。

寒窗青灯下的苦读,考场上的奋笔疾书,第一次站在边墙上的踌躇满志,第一次临阵指挥杀敌......

心情突然就激荡了起来,站在长随面前的刘老大人不知不觉走神了。

“老爷?老爷?”长随连忙又轻轻唤了几声,让刘老大人回过神来。

然后他不敢继续卖关子了,万一弄出个大起大落心情,让老爷挂了就亏大了。

所以就赶紧说:“坏消息就是,备选不只老爷你一人,另一个是督师东南的秦中堂。”

刘天和:“......”

踏马的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坐堂兵部尚书怎会平白无故的送给自己!

他总算明白,张璧让自己“风紧扯呼”是什么意思了!

秦中堂是什么人,大明官场上谁不知道?

再看看那七八张名帖,刘天和还明白了,这七八个人大概并不是一路人。

里面肯定既有想劝自己退让的,也有想劝自己不要放弃的。

“依小的看来,还是别趟浑水了,还是早点抽身走人吧!”长随很诚恳的建议说。

刘天和却狡黠的笑了笑,“为什么要早点抽身走人?难道那秦德威还能吃了我不成?”

老长随忍不住又提醒说:“老爷这是有人想利用你啊!”

“那我也不能白让人利用了,也可以反过来利用别人!”刘老大人很有点逆向思维精神。

长随很奇怪的问:“那老爷你想干什么?”

刘天和捻着白胡子,若有所思的说:“你说,如果我让幼子去拜礼部的张尚书为师,他会不会答应?或者换成户部的王尚书?”

长随惊道:“那四爷岂不就成了秦中堂的师弟了?”

“所以这是天赐良机啊。”刘天和说,“平时还没有理由呢!”

还没等刘天和再说什么,会馆的管事又领了个人过来。

刘天和对此十分不满,即便自己即将致仕,就不要排场了?怎能不经禀报,就随便直接带人到自己面前?

但被带过来的人马上就自我介绍道:“晚辈吴春,奉首辅之命,邀请老大人赴宴!”

刘天和心里暗暗吃惊,不动声色的问道:“你与夏阁老是什么关系?”

吴春就如实答道:“乃是翁婿也!”

刘天和便知道,按照礼节不去不行了。夏言以首辅之尊打发了女婿来请人,无论是谁也要应邀的。

通过夏首辅急急忙忙又势在必得请人的情况,聪明人基本都能猜出点真相了。

如果夏首辅没点特殊想法,会有这样表现吗?

随后刘天和就跟着夏首辅的女婿吴春走了,并直接来到了夏府。

而且是公然进去的,完全不避人了,估计也是故意想让外人看到的。

然后刘天和又在夏府外书房等了一会儿,夏首辅才下了直,从宫里回到家中,坐在了刘天和面前。

夏言一边吩咐仆役准备宴席,一边与刘天和闲聊起来,“松石久镇西北,多着辛劳,实乃元勋戎臣。我向来却少有亲近,是我的失职了。”

刘天和心里就“呵呵呵呵”了,还差点下意识的冷幽默了一句:前年我任满到京师叙职过,可惜夏阁老不在京师啊。

然后又听到夏言继续说:“天子信重,两次起用我为内阁首揆,我一直想做些事功,怎奈朝中总有奸人掣肘,叫人不能得志啊。”

刘天和又想问一句,奸人指的是哪些人?

客观的说,夏言相教于严嵩,最大的区别就是还有点“政治抱负”的,而严嵩则完全没有。

或许曾经的严嵩也有一点点的抱负,但是嘉靖十七年的“称宗入庙”事件就像是一道分水岭。

在嘉靖皇帝强逼之下,严嵩被迫带头鼓吹献皇帝“称宗入庙”后,就与二十年前的张孚敬桂萼之流一样,也背负上了奸佞骂名。

然后严嵩心中仅存的抱负都被打碎了,此后就是破罐子破摔了。

当然这一切跟即将致仕的刘天和没关系了,他就是继续听着夏首辅说话。

夏言转而又说:“近日收到消息,北虏酋首吉囊死了?”

刘天和终于能开口了,点点头答话说:“确有此事。”

在近些年的北虏势力里,俺答势力最大,而吉囊则是俺答的兄长大哥,两人共同执掌北虏右翼三万户。

但在俺答雄起之前,嘉靖初年时,寇边最凶勐的势力就是吉囊了。

只是近些年来,吉囊渐渐老去,而俺答正值壮年,所以俺答的风头渐渐才盖过了吉囊。

但兄弟两人没有内讧,俺答渡过黄河向东发展,主攻宣大方向,而吉囊则留在了河套地区,主攻延绥宁夏等三边。

所以刘天和担任陕西巡抚和三边总督时,多年来的主要对手就是吉囊,一次斩首四百的功绩也是从吉囊这里获得的。

就是因为吉囊去世,西北边镇压力暂时减轻,短期内不会有问题,刘天和才会借着机会奏请致仕,这样不至于影响大局。

就是刘天和不明白,夏言忽然提起吉囊去世,又是想说明什么。

夏首辅说话是直来直往的风格,不会云山雾罩的让别人猜,马上就说到了正题:“趁着吉囊去世,是不是有了复套的时机?”

刘天和:“......”

作为一个即将致仕的老臣子,他就是抱着不得罪人,混吃混喝的心态来的。

却不料,夏首辅居然提出了一个如此宏大的议题。

所谓复套,就是重新收复河套,恢复河套卫所,把西北边防拓展到黄河北岸。

三边防线的对面就是河套,所以作为三边总督,刘天和对朝廷关于复套的议论也是有所了解的。

两年前夏首辅就提出过复套,然后被秦中堂评价为“十赌九输的军事冒险”,然后冷嘲热讽的掐灭了夏首辅的复套提议。

万万没想到,夏首辅今日居然会旧事重提。

如果秦中堂在场,肯定又会感慨,历史的惯性真踏马的大;然后又再感慨一遍,夏师傅为什么非要作死?

刘天和猜测,夏首辅接下来会询问“胜算有几分”之类的技术性问题,所以心里就急剧的盘算起来。

无论是不是致仕,但凡还有点责任心的老臣,该给建议时也不能藏私。

然而夏言却没有询问任何技术问题,只是鼓励说:“如果朝廷决定复套,就没有人比你更适合坐镇兵部了!

毕竟放眼天下,肯定没有人比你更了解西北边镇的情况,你就是最适合的兵部尚书。对此你是怎么想的?”

这意思就是想让刘天和表态了,但刘天和苦笑了几声,答道:“还请朝廷慎重三思!”

也不知道是说对复套慎重,还是对兵部尚书人选慎重。

夏首辅又鼓动道:“松石你镇守西北,与河套虏骑反复厮杀多年,难道就不想一劳永逸,收取全功吗?

如此巨大的功业,若是在你手里做成了,足以让你彪炳史册。朝廷求才若渴,松石你这样的人才致仕就太可惜了。”

不得不说,刘天和颇为心动,如此宏图大业,很能诱发出激情。

略加思索后,刘天和又对夏言试探说:“不提其它,单说因为吉囊死去,就认为良机出现,可能并不准确。”

夏言诧异的反问道:“盘踞河套的吉囊刚死,按照北虏的习气,势力内部肯定要先内乱一两年吧?这难道不是天赐良机?”

刘天和耐心的分析说:“今时不同往日,北虏还有俺答这个强人在,能让一些内乱消弭。

俺答势力与吉囊势力本来就是同流同源,强势的俺答直接兼并吉囊遗留势力也很容易。

这样俺答势力更加壮大起来,对边防的压力反而要加重,这是非常有可能的。”

夏言却说:“这也只是你的一家之言而已,别人不见得这样想,或许真会以为这是天赐良机。”

从夏言这句话里,刘天和听出了一点弦外之音。

吉囊之死到底是不是天赐良机并不重要,只要有人比如皇帝能以为这是天赐良机,这就足够了!

然后就可以“拉风险投资”,把“复套”这个大项目启动起来。

而他刘天和,也将是项目中的一枚重要棋子,可以增强对风险投资人的说服力。

如此刘天和便可以彻底断定,“复套”是夏首辅用来争权夺利的工具,夏首辅大概想借着操弄“复套”来揽权。

针对夏首辅这个心态,刘天和心里不由得产生了质疑。如此艰难的事情,如果心思不纯,能办好吗?

夏首辅就没有想到过,如此宏大的设想,投入也是巨大的,万一办砸锅了,后果会有多严重?

刘天和一边想着,一边摇了摇头说:“看来是在下见识浅薄了,不配受此重视,朝廷还是另请高明之人吧!”

夏言有点恼火,就是为了贴近刘天和的条件,增加刘天和的竞争力,才找了复套这个议题,不然刘天和拿什么与秦德威争?

这刘天和到底是装傻,还是没意识到这件事的精髓所在?

想到这里,夏首辅便收起了先前和蔼可亲的申请,严肃的说:“朝廷用人自有法度,为人臣者若被朝廷选中,只管尽心尽力就是!

我今夜请你前来,只是事先与你通个气,你不必有太多的压力。”

这意思大概就是,你怎么想的不重要,老老实实等待组织上安排!

当然,如果你刘天和真挤掉了秦德威当上兵部尚书,那么你肯定要与秦党彻底翻脸了。

到了那时候,还怕你刘天和不投靠过来?这兵部尚书最终还是要落到夏党手里!

而且他夏言还有一个想法,如果朝廷开始筹划复套,可以将辽东巡抚曾铣调到三边去!

让秦德威后爹直接操持复套的事务,这样足以钳制秦德威了。

从夏府出来后,在回会馆的路上,长随随口问道:“夏阁老与老爷都说了些什么?”

刘天和叹道:“也许你说的对,早点抽身走人才是上策。”

京城这些大老花样真多,真心玩不过他们。连夏言都已经这样了,那秦德威又该是何等威勐?

长随又出了个主意:“要不找张阁老斡旋一下?”

刘天和无奈道:“找他也没用!”

长随所说的张阁老就是乡党张璧,可是张璧的地位虽然不低,但却一直都是虚高,所以遇到扎手的硬点子时,也未必帮得上忙。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