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现言小说 > 踏星 > 第四千五百八十一章 应对全文阅读

第四千五百八十一章 应对

热门推荐:

下一刻,因果暴涨。

柔噬踪寻存活的岁月相当悠久,而因为分身缘故,它经历的也极多,超越一般永生境。

存活岁月加上分身经历,让它为陆隐增加的因果竟然不比告天少多少。

这给了陆隐一个天大的惊喜。

可惜了,不能杀它,否则直接宰了,烙印出现在点将台地狱上,他就可以多唤将一个高手。

柔噬踪寻的价值不在于其本身,而在于分身。

千机诡演那边的战争应该没那么快结束。

一段时间后,因果增加结束。

陆隐返回闭关之地,本尊闭关,白骨分身走出。

蛤蟆老六望着陆隐白骨分身,没有说什么。

猜到归猜到,但不必说出来。

陆隐白骨分身带着蛤蟆老六,暨,还有试剑石来到业海莲池,让它们看到了柔噬踪寻,以及青莲上御等永生境。

蛤蟆老六震撼,本以为人类早已衰弱,却没想到还有这么多高手。

尤其青莲上御,给它带来了压力。

它‎​​‎​‏‎‏​‎‏​‏‏‏可是死亡宇宙深渊,虽然才刚刚当上,但实力绝对不弱,这个人类必然是契合两道宇宙规律巅峰层次。

怪不得这个人类文明敢参与不可知与死亡宇宙的博弈。

柔噬踪寻在诅咒,在哀嚎,在业海因果中扭曲。

陆隐白骨分身步入业海,杀。

失去磅礴的死寂力量,柔噬踪寻本身防御同样很强悍,但之前就被陆隐他们联手打伤,后来又被青莲上御等永生境重创,如今面对白骨分身,只有等死。

所有人都平静看着这一幕。

堂堂契合两道宇宙规律的存在在消亡,这里死去了不止一个死亡宇宙深渊,今后,还会有更多。

人类文明崛起势不可挡。

业海沸腾。

柔噬踪寻白色岩浆的身体被彻底撕碎,死亡。

陆隐将它破碎的身体扔给蛤蟆老六。

“你有门户吧。”

“有,那我走了。”

陆隐看着蛤蟆老六:“自己小心。”

蛤蟆老六点点头,刚要离去,陆隐忽然想起一件事:“不可知一直在寻找玉宇宙,这是一个任务,老大它们带着七宝天蟾也都去了玉宇宙那边,将来必定有相聚的一日。”

蛤蟆老六深呼吸口气:“放心吧,我什么都不会做,只要不做就不会被利用。”

陆隐他们一众人看着蛤蟆老六离去,心情沉重。

不做就不会被利用吗?

王文如果那么容易对付就不是王文了。

好在不可知还有陆隐自己,还有白骨分身,倒也不会让蛤蟆老六单打独斗。

回想起来,事态发展真是诡异。

蛤蟆老六明明要加入不可知,在不可知利用下加入了死亡宇宙。

而自己白骨分身明明加入了死亡宇宙,却也莫名其妙加入不可知。

而蛤蟆老六加入不可知却又帮人类,自己本就是人类。

真是,陆隐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在蛤蟆老六离去后,一众人目光看向暨与试剑石。

却都没说什么。

不久后

,陆源老祖带着白骨分身,暨还有试剑石不断瞬移,来到了与柔噬踪寻鏖战的星空。

陆隐看向远方,主战场还没结束,三股力量纠缠屏蔽了一切。

“老祖,你先回去吧。”陆隐道。

陆源老祖点点头:“你自己小心。”说完,好奇看了眼暨与试剑石,离去。

陆隐看了眼暨:“此战结束应该也有死亡大挪移,我们必须分开。”

“好。”暨很干脆的走了。

原地只剩下陆隐与试剑石。

他带着试剑石寻找就近的死亡大挪移范围。

这一找就是数十年,等于说主战场的鏖战也持续了这么久。

直至死亡大挪移出现,这场因为戾落尘衰引起的战争才结束。

陆隐带着试剑石登上死亡大挪移,眨眼与试剑石分开。

没多久,降落千机诡演的深渊。

千机诡演已经回来了,正站在河边沉思,那里是长天的方位,如今长天被陆隐救走,空荡荡的,什么都没了。

陆隐来到千机诡演‎​​‎​‏‎‏​‎‏​‏‏‏身后。

千机诡演声音传来:“结果。”

“不知道,我跑了,不过蛤蟆是叛徒。”陆隐道。

千机诡演转身,看向陆隐,很平静。

陆隐点头:“你不意外蛤蟆是叛徒?”

千机诡演咧嘴:“这没什么意外的。”

陆隐道:“我也对柔噬踪寻出手了,毕竟我加入了不可知,试剑石保护我,但没主动对柔噬踪寻出手,我大部分时间在应对暨。”

“柔噬踪寻实力很强,直接压过蛤蟆,我即便配合蛤蟆出手也不是对手,所以只能逃。”

“最终它与蛤蟆结果如何我不清楚。”

见千机诡演没说话,陆隐好奇:“戾落尘衰在哪?是因为我才让柔噬踪寻替代戾落尘衰,还是因为蛤蟆?毕竟你清楚蛤蟆也是叛徒。”

千机诡演道:“你加入不可知后,我可有联系过其它深渊?”

“没有。”

“那还不清楚?”

“这是早就有的布局?”

千机诡演没否认。

陆隐道:“所以你任由我加入不可知,并让我清楚你没有与其它深渊联系,就是为了引导不可知出手,一旦我确定你联系过其它深渊,此战就未必会发生了,不可知不蠢,死亡宇宙更不蠢,不可能在明知对手知晓的前提下还那么做。”

千机诡演对着陆隐一笑:“我说过,在这里别想太多,你要做的就是修炼,融合两股力量,至于不可知与死亡宇宙的博弈,你并没有那么重要,不过是一点添头而已。”

陆隐苦涩:“是啊,并不重要。”

“那不可知怎么样了?”

千机诡演收回目光,看向河底:“紫色不可知彻底脱离了主岁月长河,这个代价不比杀了它小,那可是它耗费无尽岁月才获得的牵引主岁月长河的能力,如此一来,它等于半废。”

“不可知偷袭死亡宇宙本身也失败了,黑仙狱骨守在那。”

陆隐没想到死亡宇宙那也有战争。

这场战争的规模远远超过当初三者宇宙灾劫,只是他没资格参与。

“我就想不通,这个人类怎

么消失了?”千机诡演疑惑。

陆隐走上前:“自己逃走了?”

“不可能,他做不到。”

“毕竟有十眼神鸦的天赋。”

“十眼神鸦天赋只要被看清就可以解决,他绝不是自己逃的。”千机诡演说完,转头看向陆隐。

陆隐很自然:“你怀疑我?”

千机诡演打量着陆隐:“没,你没这能力。”

“但你可以告诉不可知。”

陆隐耸肩:“告诉不可知意义在哪?它们为什么要带走长天?”

千机诡演笑了:“无所谓,带走就带走吧,早晚还能再抓来,不过你可以帮我传话给不可知,我愿意交换。”

话刚说完,深渊震动。

这种震动陆隐感受过一次,在乐髅枯尽的深渊,那一次,掌生死劫死亡。

“柔噬踪寻死了。”千机诡演少有的目光严肃,语气依旧平静,但陆隐感觉的出来,它有些在意。

这种在意不像是对柔噬踪寻,更像是另一种层面的输赢。

它‎​​‎​‏‎‏​‎‏​‏‏‏看向陆隐:“参与柔噬踪寻一战的都会被问询,此战是与不可知博弈,对外,杀伤不可知力量,对内清除叛徒,想好了再说,我不希望面对死海冥压它们的质问。”

陆隐行礼:“晚辈明白。”

“是明白如何应对死亡宇宙还是明白如何应对我?”千机诡演忽然来了一句。

陆隐一惊,不动声色:“晚辈没有欺骗前辈,而且以晚辈的实力也奈何不得柔噬踪寻。”

千机诡演手指抓了抓下巴:“这也是我没有怀疑你的原因。”

真的没怀疑吗?

陆隐不清楚。

他不会小看任何生物,尤其千机诡演这种能与王文智慧博弈的生物。

现在能做的是少说甚至不说,说得越多错的越多。

不管千机诡演是真没怀疑还是怀疑了故作不知,自己在它这起码是安全的。

数日后,陆隐陡然起身望向星空,看着遮天蔽日的黑暗骨鸟,黑仙狱骨,来了。

他没想到黑仙狱骨会来,本以为是死亡大挪移。

不过想想也是,死亡大挪移每次动用都会消耗庞大的死寂力量,即便死亡宇宙也撑不住不断使用死亡大挪移,黑仙狱骨可以瞬移,可以解决沟通的问题。

望着那遮蔽星穹的骨鸟,陆隐的杀机毫不掩饰释放,盯着高空。

星穹之上,黑仙狱骨目光落下,也盯向陆隐,发出尖锐并带有杀意的嘶鸣声:“人类白骨,你的态度让我很不喜欢。”

陆隐走出,迎面而上,朝着黑仙狱骨。

下一刻,黑仙狱骨磅礴的死寂力量坠落,宛如黑暗大山直压陆隐。

陆隐目光陡睁,死寂力量冲天而起,胸前,三亡术不断释放黑暗,对抗黑仙狱骨。

轰的一声,更恐怖的黑暗扩大,狠狠压向陆隐,陆隐不甘示弱,三亡术毫不吝啬,直挺挺轰上去:“哪来的杂毛鸟,滚下来。”

黑仙狱骨怒极,抬爪,锋芒毕露。

千机诡演陡然出现在他们中间,随手一挥,两股死寂力量凝固,紧接着破裂,并肉眼可见的粉碎,最终化为虚无。

黑仙狱骨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