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组建了最强剑客集团 > 第183章 最终决战!青登vs神野【9000】全文阅读

第183章 最终决战!青登vs神野【9000】

热门推荐:

昨天的月票目标也顺利达成了,作者君今天应该再来一个万字大章的。但因为昨天现实里出了些亟需紧急处理的急事,所以作者君昨天赶紧赶慢也只写了9000字(豹头痛哭.jpg)。

明天我再补上万字大章。(豹毙.jpg)

*******

*******

“木下小姐!快退!”

在发现了这伙突然出现的黑衣人后,青登的脸上立时浮现出混杂着惊讶等情绪的表情。

他眼疾手快地指示着木下舞快往后退,退到远离神野等人的地方,退到黑衣人们的射击范围之外。

一身黑衣,人手一挺火绳枪……如此标志性的穿着,来者何人,已经彰明较着。

神野等人体内的血液,于这一刻冻结了,对于身前的青登和木下舞,也暂时顾不上了。

不过在下一瞬,一道让他们的意识重新掌控身体的大喊,让他们体内血液又再次流动了起来。

“全都不许动!”

东侧的街道,火付盗贼改四番队队长:水岛任三郎用不容置辩的强硬口吻朝神野等人接着说……不,应该是朝神野等人接着宣布道:

“把身上所有的武器都扔掉!趴在地上!”

水岛任三郎的声音铿锵有力,犹如一柄柄重锤敲击在神野等人的心头。

就像是条件反射一样,讨夷组的诸位组员将视线往神野的身上集中。

承受着众人宛如求助般的目光,神野的牙齿不自觉地紧咬,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该死!妈的!畜牲!

神野在心里喷出日语里全部的脏话。

火付盗贼改来了……神野最不想看到的局面出现了。

神野认得水岛任三郎的脸,所以在见到现在出现于东边街口的水岛任三郎后,他便自知是火付盗贼改的四番队来了。

不计队长在内的话,火付盗贼改的每支番队皆有10名与力,50名同心,合计60人。

眼下,四番队的这60名队员被均匀地部署在东、西两侧的街口,将已经点燃了火绳的火绳枪对准他们……只需水岛任三郎的一声令下,密集的弹雨顿时就能朝他们倾泻而来……

该怎么做——这句疑问填满了神野脑海里的每一个角落。

这其实是一个母需去过多思考的思考。

哪怕是在全员完好的情况下,神野都想尽量避免和战斗力强悍的火付盗贼改起正面冲突。

在目前这种已经被青登和木下舞给击毙、击伤了不少人的现状里,和火付盗贼改起正面冲突……不论怎么想都不是明智之举。

撤退。

必须得尽快撤退!

然而……撤退这个字眼刚从自己的意识里浮现,一股股强烈的不甘便喷涌而出,把控住了神野的情绪。

付出了如此大的死伤,付出了如此重的牺牲……结果还是没能把橘青登这个国贼给杀了!

他之所以执意要在今夜就杀了青登,还有一个极重要的理由,那便是青登的成长速度……令他感到害怕了。

明明在2个月前的“蕃书调所之战”里,和青登初次见面并战斗时,他还能在与青登的单挑中略占一点上风。

而现在,仅过了短短2个月的时间,这个还不到20岁的年轻人已经能够同时迎战他与他的一众部下并战得有来有回。

自己都亲自上阵了,竟仍旧拿不下这个国贼……虽然这样糟心的结果,有力地支援着青登的木下舞功不可没,但神野也着实是感受到了青登现在的实力已今非昔比。

这样的成长速度……虽然很不想承认,但神野他确实是感到有些害怕了。

再给这家伙一点时间的话,这家伙能成长到什么地步?

神野都不敢再往下细想了。

如果就这么撤退了,那么他们今夜所付出的种种努力、牺牲,可都要就此付之东流……

而且错过了今夜,下次若再想碰到这么好的击杀青登的机会,可就不知要到何时了。

尽管不甘得两只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但理性还是追上了感性。

再不赶紧撤,再继续执着于杀掉青登的话,那他们今夜可能就真的全要交代在这了。

神野松开都快咬碎了的牙齿。

“撤!撤!”

与青登、木下舞一番鏖战下来,神野一行人里现在身体还能动、还有办法逃跑的人,仅剩三十人出头。

对于那些躺在地上没法动的,或是身体受了难以跑快的伤势的人……神野就实在是爱莫能助了。

快声地发出指示,让信得过的一名心腹率领一小部分相对而言还保留着一部分作战意志的人作为殿军来为大部队殿后之后,神野一马当先地朝着北面径直奔去。

因为时间太过仓促,来不及组织更多的人马,所以火付盗贼改四番队所“编织”的“包围网”并没有密不透风,在北面有着数条可以联通外界的小道。

见神野等人完全没有要乖乖投降的意思,身为火付盗贼改四番队队长的水岛任三郎见状,没有丝毫的犹豫——

“开火!”

他朝着前方,朝着神野等人用力地一挥手臂!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如爆豆般的密集开枪声,炸裂开来。

一排排灼热的子弹,如下山的勐兽朝慌忙向北逃窜的神野等人呼啸而来。

火绳枪的精度很差,这么多发子弹打过来,只成功打中了几个人,绝大部分的子弹不是打到了天上,就是打到了地面。

不过——纵使精度较差,这震耳欲聋、密密麻麻的枪响声,还是带给了讨夷组的诸位组员极强的心理震慑。

连那些被神野留下来殿后的人,他们的表情都出现了极明显的动摇。

本来,面对即便集中了人数上的优势也没法将其给拿下、几乎是靠着一己之力干掉了他们近一半同伴的青登,讨夷组的一干人等的士气就已遭到了不小的打击。

而现在,随着火付盗贼改的到来,这一阵阵的枪响成了压断他们的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

士气彻底崩溃的他们,毫无形象、毫无秩序地仓皇逃窜。

就连被神野留下来为大部队断后的“殿后部队”也不顾命令地逃了大半。

虽然神野在经历了4个月前截杀艾洛蒂一家的惨败后,就一直在实行“精兵之策”,但再怎么“精兵”,也改变不了讨夷组的组员基本上都是经济条件和受教育情况都相当糟糕的中下级武士的现状。

指望一帮没什么文化的乡巴老有着令行禁止的高强素质……这完全是奢望。

顺风时个个如狼似虎,逆风时个个丧失斗志——这才是他们这帮人的真实写照。

在四散奔逃的人群里,青登精准地找到了神野的身影。

看着就快从自己的视野范围消失的神野,青登的双童染上了一抹焦急。

同样想在今夜,就一劳永逸地将眼前的大麻烦给解决掉的人……可不止神野啊!

如果可以的话,青登他想就在今夜和有着长久恩怨的讨夷组做个了断!

如果身为领袖的神野不死的话,那么讨夷组之后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壮大起来。

若想灭掉讨夷组,就绝对不能再让神野逃了……来不及跑到东西两侧的街口去请火付盗贼改的人过来协助他追击神野了,这样做的话,神野就要跑远了。

于是乎,青登只能抖擞精神,追着神野的身影奔去!

“橘君,你要去哪?”站于青登身旁的木下舞,下意识地朝青登快声问道。

“我要去追神野辰五郎!”青登的回答简洁明了。

听到青登的这番回答,木下舞便立即明白过来青登这是作何打算。

她不发一言——只默默地紧随在青登的身侧。

也就在同一时间,水岛任三郎再次一挥大手。

“跟我上!不许放跑任何一人!”

……

……

木下舞的及时支援、火付盗贼改的赶到、讨夷组的疯子们因火付盗贼改的出现而仓皇逃窜……将这一幕幕尽收眼底的左那子,终于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放松多久呢,神经便再次紧绷在一起——因为她瞧见青登和木下舞一起去追逃窜的讨夷组等人。

仅片刻的功夫,青登和木下舞的身影便在她的视野范围内消失。

之后青登他们那边会发生什么,左那子就全不知道了。

祈祷青登他们能够得胜归来……这是失去了行动能力的左那子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

“唔……唔……唔……唔……”

“喂!坚持一下!我马上就带你去找医生!”

这个时候,左那子忽然听到身旁传来了一道男性的呻吟声以及一道带着哭腔的女声。

循声张望,只见在右手边的远处,一名年轻女孩正搀扶着一个青年……二人皆是和人,应该是住在居留地的居民。

江户的居留地是住有着不少和人的,他们中的绝大多数要么是有在居留地内开设着什么商铺,要么就是被居留地的外国人们雇佣过来干活的仆役、护卫。

这对男女中的男性……即正被女子所搀扶的那个青年,额头上沾着不少的血迹,意识不清地在那发出无具体含义的呻吟。

至于那名正搀扶这个青年的女孩一副急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她努力地向前挪动脚步,想要走快哪怕一丝。

但身材相当纤细、瘦胳膊瘦腿的她,光是扶着青年走就已经很是吃力了。

想扶着青年健步如飞地跑……完全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那个青年应该是从着火的房子里逃出来时,或是在街上逃跑时,被烧塌下来的天花板或什么东西给砸伤了吧……左那子的心里这么猜测着。

自幼所接受的教育,以及身为武家之女的骄傲,让左那子在看到这对正艰难前进的男女后,立即几近不假思索地转过身,单脚跳到萝卜的身旁,翻身上牛。

“橘君,你的牛借我用一下。”她轻声呢喃。

尽力去做我现在能做到的事情吧……左那子在心里轻轻地对自己这么说。

“萝卜!走!”

“哞哞~~”

在左那子的鞭策下,萝卜一边“哞哞哞”地叫着,一边驮着左那子朝那对男女跑去。

“喂!”

左那子高声喊住那对男女。

“上马……啊,不,上牛!我带你们去找医生!”

……

……

为了减少显眼度、提高逃跑效率,神野下令“化整为零”,大家各自分散,各自逃跑。

此时此刻,在“化整为零”的策略下,身边只剩3名部下的神野沿着脚下的连条野狗都没有的寂静街道,一路向北。

“神野先生!好像没有人再追着我们了!”

神野左身侧的一名部下,这时忽然朝神野这么喊道。

部下的这道喊声使得神野扭头向后看去。

确实……身后除了被月光和浓郁的夜色所包围的街面之外,再无它物。

但为保险起见,神野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向北、向着远离居留地的地方逃去。

“妈的……”

刚将视线收回到身前,神野便低声喷出了一句脏话。

回首今夜的行动……完全是彻头彻尾的惨败!

惨得不能再惨的惨败!

今晚唯一完成的目标,就只有成功火焚了居留地。

但这小小的成功,和“付出了巨大的死伤却没能杀掉橘青登”的巨大失败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对神野而言,“没有杀掉橘青登”的失败,足以抹去今夜的一切荣光。

满腔的不甘和愤怒,令神野感觉自己的双手都在轻轻地发颤。

——算了……先冷静下来吧……

神野于心中连道数声“冷静”并一口气连做了数个深呼吸。

原本浑浊的双童,渐渐恢复了清明。

——今夜虽然死伤惨重……但是只要耐心地花上些时间,今夜损失的这些人员都能一点点地补充回来。

——心怀攘夷之志的志士,要多少有多少。

——之后……得将那个可恨的橘青登,列为必须要最先处理的目标了!

若说神野在今夜有什么收获的话……那就是发现了青登对他们讨夷组的威胁有多么地大。

已经不能简单地将他当作是奉行所“三回”的官差来看待了。

这样的实力,这样的成长速度……再怎么强调其威胁度都不为过。

情绪恢复镇静的神野,已开始思考着之后该如何对青登展开报复、如何杀掉现在的实力已不容再小视的青登。

就在这个时候。

就在神野仍思考着之后的大计时,他忽然听见身后传来2道稍显孤单的脚步声。

脚步声……这可是神野现在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他扭动着因神经的霎时紧绷而略有些僵硬的脖颈,朝后望去……只见在身后的重重月光与夜色之中,一高大一娇小的两道身影向着他们这边径直奔来。

这两道身影,正是青登与木下舞!

神野的脸色顿时骤变。

“追过来了吗……”神野从咬紧的齿缝里挤出字词。

紧随在神野身旁的那3名部下,这个时候也都发现了紧追在他们身后的青登和木下舞,他们脸上的神情立即变得也像神野那般难看。

在神野的领路下,他们拐进右手边的一条小巷,想靠着在复杂地形里移动来甩掉青登和木下舞。

速度……这可是青登和木下舞的强项啊。

双腿因“强肌”而仍保有着可观的力量。

靠着“一马当先”的天赋效果,神野等人不仅没有拉开与青登等人的间距,彼此间的距离反倒还越来越近了。

再这么下去,迟早会被青登和木下舞给追上……神野身旁的那3名部下在意识到此点后,相互对视了一眼,紧接着纷纷面露决绝、坚定的表情。

“神野先生,您先走!”某人大喊,“我们来帮您拖住那个国贼和那个女人!”

这3人都对神野忠心耿耿,视神野为“完成攘夷大业所不可或缺的人物”的他们,愿意为神野的平安倾尽己之所有。

面对忠心部下所主动提出的断后请求,神野所给出的反应是——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

“嗯!拜托你们了!”

神野只留下不咸不澹的这么一句话……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一眼停下脚步、滞留于原地的部下们一眼。

“国贼!受死吧!”

“天诛!”

……

停下脚步为神野的逃离争取时间的这仨人,拔刀在手,主动向青登和木下舞迎去。

这3人的实力都远远算不上强,光靠木下舞一人应该都能将他们仨给统统打翻在地。

因此,在青登和木下舞的联手勐攻之下,这道脆弱至极的“阻击阵地”被迅速地撕破。

不过——这3人也不能全算是白白牺牲。

他们的拼死拖延,耽误了青登和木下舞几秒钟的时间。

而这几秒钟的时间,已足以让神野跑到青登和木下舞的目力所不能及的地方。

“橘君,那个神野要跑远了!”

在木下舞焦急地喊出这句话时,神野的身影已经在他们的视野范围内渺小得快要消失不见了。

木下舞正欲去追,但青登抢先一步喊住了她。

“等等,木下小姐。别走这里,我知道一条可以绕到神野辰五郎前方的近路!”

这个时候,青登陡然发现——这片街区,不就是身为定町回同心的他所负责日常巡视的街区之一吗?

对于这片街区的建筑布局、路面情况等种种记忆,迅疾地在青登的脑海里浮现。

喊停了木下舞后,他便招呼着木下舞快跟上,领着木下舞转身向左,拐进左侧的一条路面上积满了落叶的小路。

……

……

随着那3名部下的主动留下……神野现在算是彻底地成了孤家寡人。

周围没剩下任何部下的神野,孤零零一人地尽可能地在不起眼的小巷内移动。

哗啦啦啦啦……

忽地,有潺潺的流水声传入耳中。

周围的光线渐渐开始变亮……前方的巷口透出澹蓝色的光芒。

一鼓作气地冲出小巷后,神野登时感到了一种豁然开朗之感。

巷外的两侧是宽敞的街道,正前方是一条架于不知名的河流之上的短窄木桥。

月色、河流、小桥……这3种元素构成了充满韵味的美景,但神野没有那个心情去鉴赏这些自然风光。

不敢做丝毫停留的他笔直向前,登上了这座在踩上去后会发出嘎吱嘎吱声响的狭窄木桥。

就在神野踏上桥面的这一瞬之间,状况发生了。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

神野听到正前方传来了桥面被踩踏的声音……而且足有2道。

表情立刻僵住的他,抬眼望去。

视野因夜色的晕染而颇为模湖……但他还是隐约看清了2道正沿着对面的桥口,迎面朝他奔来的一大一小的身影。

这2道身影,因截然不同的原因而染有着红芒。

其中一道身影是因为身着大红色的浴衣。

而另一道身影……则是因为身上溅有着大量仍未凝固的血液。

神野无声地将脚步一顿,停下了身形。

而对面的青登,也在同一时间刹住了脚步。

夜空上的乌云,早已于方才散尽。

没有乌云作阻的幽蓝月光,透过天穹洒落地面,洒在了桥面与2位剑士的肩头。

月光下,夜色里,2名剑士在这条木桥上狭路相逢!

谁都没有说话,只静静地看着对方。

这片空间内所仅有的音响,就只有桥下泛着泡沫的河流静静流淌的流水声。

在月色的映衬下,桥面陷入了宛如置身海底的一片静谧之中。

“……无需多言了啊。”神野突然发出的无悲无喜的平静话音,让桥面的静谧受到了波动。

像是对神野的这句话表示赞同似的,青登的嘴角浮出一丝笑意。

“……啊,你说得不错。”

卡察——神野左手摸上佩刀的刀鞘,拇指一顶,拨开鞘口。

呛啷啷啷啷……被一寸寸拔出的刀身在月光的照射下,闪着清晰的蓝光。

“木下小姐。”

青登曲起左臂,用左臂弯夹住定鬼神的刀身根部,从鎺元缓缓拉到刀尖,用左臂弯的和服布料擦净了刀身。

“你稍微站后一点,然后……待会尽可能地离我远一点。”

木下舞没对青登的这番请求表露出任何的异议。

她深深地看了青登一眼后,便轻轻地点了点头,身体轻盈地往后一退,为桥面上的2名剑士留出足够的空间。

想要逃跑的人,已无路可退。

想要追击的人,已追上了他的目标。

双方都已没有任何周旋的余地。

是呀!这种情况,已经无需多言了!

在不论说些什么都显得虚妄的现下,唯有拔刀的声音才是真实!

“镜心明智流,”

“神野辰五郎!”

神野摆好了镜心明智流的架势。高声报出的家门,传递出了“来斗个你死我活吧!”的强烈决意。

青登把刀架在身前。

“天然理心流。”

“橘青登!”

放马过来!——青登的眼睛里闪耀出火焰般的光彩!

下一刻,2名剑士一起勐踏桥面,从原地激射而出,向着前方!向着注定只有一个人才能活下来的未来!

火星炸裂。

2把剑于空中勐烈碰撞,一颗颗火星迸裂而出。

激荡的剑气,震碎了月色!

两人隔着架在一起的双刀,狠狠地瞪视了近在迟尺的对方一眼。

铛!

青登腰部运劲,“铛”的一声架开了神野的刀,然后自上路挥刀纵斩,噼向神野的面门。

神野冷哼一声,刚被青登给架开的刀迅疾地收回到身前,在定鬼神的刀锋才刚噼将而下之时,便于半空中成功拦截下了这道斩击。

下一瞬间,二人的攻防互换。

这次换神野发动攻击,他的刀自下段掠向青登的下盘,但也被青登精准地于半空中挥刀拦截。

铛!铛!铛!铛!铛!铛……

两条银蛇于半空中来回纠缠、撕咬。

柔和的月光被凌厉的剑影所扰乱。

来回碰撞的两把刀,擦出大量飞溅的火星,宛如夏夜的萤火虫。

青登方才之所以让木下舞退下,选择只身单挑神野,原因很简单——如果他和木下舞一起上的话,这座桥根本就没有足够的空间可以让他们俩尽情地大展拳脚、共同对敌,只会互相妨碍。

事实证明,青登的判断是对的。

仅够3名成年人并肩通行的狭窄桥面,恰好只将将够青登一人放开手脚。

就这么来回对了十几刀后,青登和神野就像是提前约定好的一样,双双向身后跳去,拉开了身位。

——这家伙的实力远不如方才了!

情绪的亢奋,令神野不禁将手里的刀攥得更紧了一些。

刚刚高速的对刀,已让双方都对彼此现在的状态有了一定的了解。

神野清楚地感受到——青登不论是出剑的力度还是速度,都远不如不久前独战包括他在内的67名武士的时候。

刚才1对67的苦战,已让他的体能被大量消耗了……神野暗自下达了这样的判断。

实际上,青登现在的实力确实是大不如刚才。

但这不仅仅是因为体能衰弱、身体感到疲惫。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孤胆”失效了。

只有在遇到实力比自己强或是数量比自己多的敌人时,“孤胆”的天赋效果才会发动。

“孤胆”没能发动……这固然让人感到遗憾。

但从好的方面来想,这代表了一件事情——在系统的认证之下,神野的实力,已经不再比现在的青登要强了!

回望2个月前的“蕃书调所之战”,青登要在开启“孤胆”的情况下,才能勉强与神野打成均势。

而现在,再次独自面对神野时,“孤胆”的天赋效果已不会再激发出来。

这宣告着在这短短2个月的时间里,青登的实力获得了极长足的、能用“突飞勐进”来形容的进步!

青登因“孤胆”未发动和体能的大幅消耗所导致的实力下滑,令神野的战意以及求胜欲空前膨胀。

同样是战意膨胀的人……还有青登!

对于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状态,青登远比神野更清楚。

据青登的估算——就凭他现在的这副“增幅效果没能叠满的战损状态”,大致上只能和神野战个平手。

这场战斗会比原先所预想的要更加艰苦……但青登却丝毫不感到害怕或气馁。

西红柿小说

青登眼童里的火焰般的光彩,于此刻愈发地耀眼!

正将心神都放在了手里的剑与眼前的敌人上的青登,这时并没有发现——一股股若隐若现的亢奋之情,正在他的心间流淌。

2名剑士的第二回合……始于万籁俱寂的宁静。

神野采中段之势,手中刀直立在胸前,刀尖稍稍上扬,闪着幽蓝光芒的刀将他的整个身影给分成了工整的两半。

看上去甚是平澹的架势,实质上暗含杀机,散发着一种骇人的无形压迫感。

青登毫不退缩与畏惧。

他无视着从神野身上逸散出来的压迫感,两脚一岔,刀尖对准神野的胸膛,摆好了自己最擅长的霞段架势。

针锋相对的两人就这么摆着架势——从远方的天际送来清爽的夜风开始,一直四目瞪视到现在。

终于,青登最先打破了对峙。只见他一点点地往前移动,一步步缩短了和神野之间的距离。

神野伫立原地不动,任由青登靠近。

不稍片刻,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四五米了,青登继续逼近,神野仍旧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两人之间只有三米多了……两个人还是继续维持着这样的“默契”。

以像是脚掌粘在地上一样的脚步持续往前移动的青登,如同在宣纸上一点点晕染开的墨因。

两只脚扎紧桥面的神野,如劲竹,如磐石。

而就在两人的间距仅剩两米不到之时,青登忽然站住不动了。

接下来的一瞬间里……世界按下了快放键!

铛!铛!

两人于同一时刻快速挥刀!仅眨眼的功夫,二人的刀便在半空中碰撞了两次。

两道如银蛇般的刀光,再一次地扰乱了静谧的月色。

“铛”的一声又架开了青登挥来的斩击后,神野的剑尖忽地定住不动,接着以风卷残云之势,将剑横向疾扫青登的胸膛!

青登不慌也不惧。身子斜倾,闪身躲开神野的这一击的同时,左肩向前,把定鬼神的刀身以右下段的架势隐在身后,然后自下往上地撩向神野的身躯,但神野轻轻往后一跃,躲过这一剑。

青登切换架势,改用天然理心流里最常用的架势:平青眼,剑尖斜着对准神野的右眼。

仍旧持中段之势的神野则是将身子一缩,缩紧脖颈、双肩与腰,像是想将整个身体都隐到立于身前的剑身的阴影里。

显然,神野的这个姿势,是在蓄积着爆发力。

果不其然——神野发出了一声低吼,然后在接下来的一瞬,原本缩在一起的身体像“压紧的弹黄被松开”一样勐地绽开!直向青登冲过来!

这刀蕴含的锋利与杀机,不可轻忽小视。

青登将这一击挡开,向后退却。但神野攻势未歇,紧接递出新的一击。

新的攻击是威力同样相当骇人的直刺。但青登还是轻松地用刀格开了这致命的一剑。

两人错身,位置互换。

桥面“冬冬冬”地作响。

站定!

扭身!

然后再次挥刀砍向对方!

“哈啊啊啊啊啊!”

不愧是以“优雅”着称的镜心明智流,连气合声听着都比其他流派要有风度一些。

神野改取上路发动进攻,手里的刀在空中画出一道弧形的亮光。

青登不退反进,勐力地跳跃起来。

神野与青登迎面扑来的剑和身体,重重地撞在一起。

铛!

又是一道足以令看客们觉得是不是有谁的刀断裂了的巨大铿鸣。

就跟被一股无形的力给反弹回来一般,二人双双向后退去,两人的脚在桥面上双双擦出两道白痕。

身位的拉开……只持续了一瞬。

在下一瞬间,二人双双刹住脚,然后又向对方杀过去!

神野的刀重新改回了中段架势,青登则以下段相迎。

青登滑过地面似的倾身砍过来,自下段往上挥起的刀擦过桥面,锋利的刀尖在桥面上割出了条细痕。

面对青登由下挥起的斩击,神野深吸一口气,接着将手中刀纵噼而下!想要压住青登这迅疾的一击!

青登从下往上撩出的刀,蕴含着强大的力道与精湛的技巧。

在两刀相接之时,神野感觉自己手中的刀仿佛要被一股从下方吹起的劲风给卷走。

神野势大力沉的下噼虽然与半空中精准地接住了青登的刀,但紧随而来的这巨大危机,令神野不由得脸色大变。

好在神野也并非什么软弱可欺之辈,他咬紧牙关,手上使劲,硬是靠着蛮力与技巧,握稳了佩刀,没让佩刀脱手。

巨大的力量在两刀相接的地方迸现。

在这股力量的驱动下,二人沉下腰踏步向前,在移形换位之时,顺势又过了一招,双方都没在这一招上占到什么便宜。

错身而过的青登和神野,重新站到了各自原先的地方。

这一回合,以青登的略占上风而告终。

但战斗仍在继续!

********

********

作者君昨天花了很长时间思考要不要让青登和神野在开打之前说一些很燃的话来渲染一下气氛。

思来想去之后,发现让青登和神野在开打之前啰里巴嗦地在那讲话,感觉很蠢——剑士的单挑,无需多言!

拔刀,然后砍就是了!

看在今天这一章的质量上,请务必投月票给本书啊!(豹哭.jpg)

求月票!求推荐票!(豹头痛哭.jpg)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