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末日乐园 > 2163 地下农场全文阅读

2163 地下农场

热门推荐:

林三酒没想到,名称叫作【地下农场】的末日世界模型里,竟然一抬头就能看见蓝天。

在她又一次穿越障眼法,走过那一块岩石石壁之后,她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片风和日丽的澹蓝天幕,远远地伸展了出去,仿佛一张画布似的,铺在一排排深木色房舍上空,舒坦平整。

“这……这也是障眼法吗?”她忍不住停下脚,小声问了一句。

忽然多了一脸络腮胡子的余渊,倒是意外有了几分西部片里硬汉的气质——林三酒原本还以为,他看起来肯定会是一个刺青版的瘦圣诞老人呢。

他四下看看,答道:“既然是末日世界,或许自带天空也不奇怪?”

林三酒提鼻子闻了闻。

“有可能。你发现没,这儿一样有臭气,但轻了很多,”她一边说,一边慢慢朝深木色房舍的方向走去,“是不是因为,处于【地下农场】的臭味反而能散掉?这里有天空有日光还有风……而困在山洞里的气味就只能越积越浓了。”

话是这么说,却不代表里头就好闻了;林三酒觉得自己真应该将刚装上去的眉毛摘下来,塞进鼻孔里。

【地下农场】反而是一个处于天幕之下的户外之地,或许还不是最奇怪的。林三酒本已做好心理准备,要看见大群大群被关押在这儿的普通人了;可是走了一会儿,除了空地上一条条深挖出来的、流着粪尿脏污的开放式简陋下水道,他们一个人也没见到。

凤晌午总不会是得了错误的消息吧?

很快,他们就走进了一排排整整齐齐的深木色房舍之间。远看跟农人民居差不多的小房子,离近一看才叫人发现了异常——每一栋小木舍上,都没有门。

不止是没有门,在冲着走道的那一面上,连墙壁也只是垒到了腰间高度的半道土墙;任何成年人走过时,都能在探头一扫之间把木舍内看得清清楚楚,要是愿意的话,甚至还能伸手捞起房内地上的东西。

……只不过,也没有什么东西怕人偷就是了。

林三酒的目光越过土墙,在房内扫了扫。

没有床,没有桌椅,仅仅是在泥土地上铺着两排各色花样图桉的长条破布;唯一一个共同点,它们都已经陈旧肮脏得连织线都能清清楚楚地看见了。

slkslk.com

她盯着泥土地上一张挨一张的破布,以及每张破布上的大团稻草,慢慢地才有点回过了味来——原来这些布就是床铺,稻草团则是枕头。她没有看见哪张“床”上有被子,或许它正被人穿在身上。

“你看,”余渊上半身探进了土墙里,指了指下方地面。“或许这就是砌半道矮墙的原因?”

林三酒顺着他的手指一看,发现在紧贴着矮墙的阴影里,还架着一排铁碗和勺子;看看数量,正好与屋内的“床铺”相对应。

地上斑斑点点、汁液干涸,尽是食物残渣留下的脏污。

“什么意思?”她一时有点没明白。

“到了吃饭的时候,分餐的人只要举起勺子,往墙后举起的碗里一扣,就分完了,连门都不用进。”余渊说着,以脚尖点了点地面,说:“我这么说是有根据的。你看民居之间的小路上,已经印了不知多少深深浅浅的车轮痕迹了,看着像是手推车。”

林三酒愣了愣,脑海中设想了一下分餐的画面。

在铺着床单的空泥地旁,就是另一个小小的隔间;她甚至不用进去看,只遥遥一闻,就已经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了——在土地里挖出的沟渠,已经被浸成了黑色,整个【地下农场】的气味,应该就是来自于这一大片聚集了人体、汗腺、食物、粪尿的木舍。

“那……住在这里的人呢?都哪去了?”

余渊当先一步,继续往木舍深处走去,说:“我们继续往前走吧。”

每个小木舍都一模一样,仿佛是打印机没设置好,嗡嗡地吐出了一排又一排的雷同文件,叫人来不及按暂停,因此只好一个个排列起来,物尽其用。有的木舍铺满了“床单”,有的木舍空空如也,好像房子比人更多。

木舍绵延不断,左转右拐,简直像个横平竖直的迷宫;【地下农场】的规模远远要比【医疗系统】更大,再加上二人战力都因为【面部毛发】而被打了个一折,因此走了好一会儿,林三酒才总算从远方木舍海洋之外,捕捉到了一点点人声漂浮。

“在前面,”她低声说,和余渊一起加快了脚步。

好像所有木舍里的人,都聚集在前方那一个正方形空地上了,还不等二人走近,林三酒就先迎上了一片厚云似的人的体味,浞热浓郁,厚腻酸腥。

大群大群的人,挤挤攘攘,肩背相接,嗡嗡有声;有一部分人排成短短的队伍,等在数个亭子前面,但能维持秩序的人不多,短队伍延伸不了一会儿,就变成了不成章法的团团簇簇。

但有一点,却非常鲜明地叫林三酒意识到了问题:在挤满了人的空地上,却好像有一条隐形的分界线一样,将男女泾渭分明地给隔开了。在那条隐形界限的两侧,男人女人似乎都对迟尺之遥的异性视而不见,连眼神也鲜有交流。

“看来咱们得分开走了,”林三酒说,“你身上的通讯器还在吧?”

“在,”余渊沉稳地说:“我先过去,你再跟上来。”

在一个性别隔离的地方,自然不该一起出现。林三酒看着他融入了那一群群的句偻后背,油腻头发里,深吸了一口气,也往女人堆里去了。

假如凤晌午的女儿,就在这些女人之中的话,这么找无异于是大海捞针。

林三酒不在高处,看不清全局,但一路走来粗粗估摸着,这儿少说也有好几百个女人;再说,她还没忘记,这里仅仅是许多山洞洞道中的一条——凤晌午也不知道女儿在哪,她估计也是随便挑了一个进来的,万一凤欢颜在其他山洞里呢?

才一走进人群里,她就意识到,自己太惹眼了。

一张又一张或瘦长、或扁圆的脸,都像是受了磁力吸引的铁石,纷纷朝她转了过来;目光从她身上一闪而过,窃窃私语追着她的脚步响起,还有个不怕事的,故意用肩头撞了她一下,走过时还使劲闻了闻林三酒。

“新来的?”有人低声跟同伴说,一个字不落地听进了林三酒的耳朵里。

“你看她身上衣服……那么好,估计是跟进化者有一腿吧。”

“为什么连这种人也救?”另一个人说着,四下张望起来:“怎么就她自己一个人?她的舍友呢,保长呢?”

保长是什么?

林三酒疑惑之中,却也明白了,在这儿一个人走来走去恐怕是件不合规矩的事;她急忙举起手,假装朝远处的人挥了挥,叫了一声:“我在这,就来!”

当她将那两个人抛在身后以后,她却不小心撞进了又一个人的注意力里——正是被她挥手时吸引了目光的一个中年大姐。

“你刚才是叫我?”那中年大姐满面迷惑,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忽然想明白了什么似的:“噢,你是新分配来的那一个?顶替空位的?”

林三酒打蛇随棍上,赶忙说:“是我,我刚来,对什么都还不懂呢,还请您多指教。”

“你态度可比上一个好。”大姐挺满意,点点头说:“你来得倒及时,正好赶上我们体检了。”

体检?

隔着挤挤攘攘的人,林三酒也看不见前方究竟在干什么,闻言一愣,小心问道:“这个体检……”

她这一招还是向清久留学的;果然,那大姐就自己补上了后半句话:“每天都有,你习惯就好了,不过你刚来,前几次体检你肯定不合格。”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